第一部分:阅尽七百年沧桑
第1节:卢沟桥(图)1

          





中国北部的游牧民族,多数是“逐水草而居”,流动迁徙,居无定所的。因此,期望这些游牧民族在建筑文化上有长足的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而,崛起于松花江上的女真族有所不同。它是一种城塞部落民族,一种有领土意识且居有定所的半游牧半农业民族。在中国历史上修过长城的少数民族,就是女真族。女真族跟北京城的渊源很深,公元1153年,完颜亮正式把金的都城从东北的会宁府迁到燕京,改名金中都,从此北京开始成为中国的政治中心之一。
这个城塞部落民族建立的国家,在城市建筑上是卓有建树的。金中都的宫殿极其豪华,承袭了北宋崇尚奢丽纤巧的风格。金世宗在中都东北郊浚湖垒山修建的大宁宫行宫区,吸引了元世祖忽必烈,使这位纵横欧亚的马上皇帝为之心动,在版图辽阔的统治区域内,选中了金中都作为大元的首都,从此,奠定了北京作为元明清三个统一的大帝国的政治中心的地位。设想,如果女真族不是一个善于学习而且乐于建筑的民族,如果金世宗没有在今天的北海一带兴建行宫,忽必烈于何时何地定都建元就很难说了,中国历史也可能是另一种写法了。
金的建筑历经战乱,在北京已经基本上看不着了。只有一座石头造成的大桥供人凭吊。这座石头桥名气之大,居然在宫殿、苑囿、园林、塔寺、府第林立的北京,挤进了“燕京八景”的行列。它就是曾在元朝供职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说的“世界上最好的、独一无二的桥”——卢沟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