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揭秘——毛泽东去世前的绝密任务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他的病情在这一年6月加重;7月,中共中央决定对毛泽东身后事预作了各种工作上的准备,指定了专人起草讣告和悼词文稿。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局长的周启才,参加了毛泽东讣告和悼词的起草工作,列席了文稿起草和治丧事宜的政治局会议,亲历了这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过程。

一、1976年7月下旬,毛泽东病情危重。纪登奎向周启才、李鑫传达紧急任务,起草讣告和悼词文稿。

当时,汪东兴打电话急促地对周启才说:“老周,你,并通知李鑫,马上到怀仁堂正厅等候,中央有紧急重要任务交你们办。”周启才立即打电话告诉了李鑫,不到一刻钟,周启才和李鑫气喘吁吁地来到怀仁堂。只见中央政治局委员纪登奎、姚文元,正一前一后,脚步匆匆地向正厅走来。

进入正厅,他们站在那里,没有落座。纪登奎神色凝重,面带哀伤地对我们说:“中央领导同志派我们来向你们传达一项紧急重要任务,目前毛主席病情危重,医疗组的专家们全力治疗,但从病情发展看,不幸事件随时可能发生。中央决定,丧事要预作准备,指定由你们二人负责起草讣告和悼词文稿。此事保密性很强,时间要求紧迫,你们要尽快完成,保证中央使用。”说完,他们转身急匆匆离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任务,周启才和李鑫惊愕万分,一时不知所措,竟不约而同失声哭起来。不一会儿,汪东兴秘书打来电话说:“东兴同志指示你们就在怀仁堂正厅办公,这里环境安静,也有利保密,生活问题已布置警卫局服务科操办。”

毛主席的讣告和悼词怎么写?多长时间内写出来才能保证中央使用?经过讨论,他们感到中央要我们完成的任务和要求,已经明确,当下我们需要的是让思想情绪赶快稳定下来。他们先起草了讣告文稿,而后草拟了悼词文稿。悼词文稿没有沿用以往惯例写毛主席曲折、光辉的革命简历。因这两个文稿是在毛主席在世的情况下起草的,文中凡提到“毛泽东主席”的地方,全都被替换掉。

起草任务完成后,他们打电话报告了汪东兴,并请示是否将两件文稿送他阅转中央。汪东兴听后说:“两件文稿,由周启才亲自加封,亲自保管,暂不上报中央,什么时候上报,待命。”为了保密安全,周启才回到办公室,密封好两件文稿,锁在自己专用的保险柜里。

1976年7月28日凌晨,唐山地区发生了强烈地震,北京有较强震感。为了保证党中央工作的正常运转,秘书局工作人员于当天搬出了办公楼,在楼南临时搭建的军用帐篷内办公。周启才保管的讣告和悼词文稿,装在一个小保险箱里,亲自转移到一个绝对安全部位,直到恢复正常办公,又封存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

二、9月9日凌晨,毛泽东与世长辞。中央政治局凌晨两点召开紧急会议,江青在会上捣乱,遭到大多数政治局成员抵制。

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毛泽东逝世。清晨5时10分左右,汪东兴同志打电话到周启才办公室,他哀伤地对周启才和李鑫说:“老周,你带上那两件封存的文稿,速到主席住地会议厅来,政治局等着讨论。通知李鑫也来这里。”

周启才急速打开保险柜,取出封存的文稿,下楼直奔毛泽东住地会议厅。半路上看到汪东兴正在毛泽东住地外边马路上来回踱步,不时地朝周启才来的方向看。他在急切地等着周启才和李鑫。汪东兴对周启才和李鑫说:“毛主席今天凌晨逝世,政治局两点多在这里召开紧急会议,开到五点。江青在会上捣乱,干扰会议议程。现在政治局正等着讨论讣告和悼词文稿,你赶快进去。”周启才急步走向毛泽东住地会议厅,厅内灯光暗淡,一片沉寂。周启才走到华国锋面前,把密封的文稿放在他座位的茶几上。他示意周启才坐在他左后方的沙发椅上,并把文稿启封。

这时,江青从会议厅大门进来,她边走边叫:“我还是要求政治局讨论邓小平的问题,今天会上要作出决定,要把他开除党籍。”这句话她重复了好几遍。此前她在会上就曾提出这一问题,经与会大多数政治局成员的抵制,江青未能得逞。现在她又旧话重提,会上无人吭声。华国锋怒视着江青,当江青走到她的座位坐下后,华国锋拿起茶几上的两份文稿,环视了一下会场,说:“现在继续开会,讨论中央预先准备的讣告和悼词文稿,今天主要讨论讣告文稿,会上要定下来,下午要对国内外广播,时间很紧;悼词文稿也过一遍,不讨论,会后印发给大家,另择时间开会商定。”

华国锋指示周启才把讣告文稿在会上读一下。讣告文稿是以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委名义发布,定名为:《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全文二千五百多字。周启才以较慢的速度读完后,华国锋说:“大家看有没有原则性修改或补充意见?有,请提出来讨论;如没有,我意先送中办秘书局印刷厂加急排印,印出清样,人手一份,我们再仔细推敲定稿。”

与会成员同意华国锋的这一意见,不到一小时印出了清样,周启才在会上分发给与会成员。在排印讣告文稿期间,李鑫在政治局会上读了悼词文稿,华国锋批示后,交周启才会后印发政治局各成员。经过讨论,会议一致通过了《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决定9月9日下午四时对国内外广播。

三、中央政治局讨论悼词文稿,汪东兴提出悼词文稿加上毛主席批“四人帮”时讲的“三要三不要”,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表示赞同。

9月16日下午3时,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怀仁堂正厅开会,讨论毛主席悼词文稿,研究商定9月18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追悼大会的有关事项。中办秘书局通知悼词起草人周启才和李鑫列席会议。

下午两点多,汪东兴把周启才叫到人民大会堂的临时办公室,对他说:“有两件事你代我报告国锋同志:一是,今天下午的政治局会议,我不能去参加,我要在这里保护毛主席的遗体,你替我向国锋同志请假。二是,悼词文稿我看过三遍,认为基本可用。有一条补充意见,就是在悼词文稿的适当地方加上毛主席讲的‘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这条重要指示。我认为加上毛主席这条指示,很有必要。”周启才说:“好。我马上就去怀仁堂,国锋同志一到我就向他报告。”这时已是下午两点半,周启才走出大会堂北门,乘车进新华门直到怀仁堂会场。

下午2点50分左右,华国锋到达会场。周启才向他报告了汪东兴请假和对悼词文稿的意见。华国锋听后说:“保护好毛主席遗体,任务十分重大,也十分艰巨,东兴同志不能离开,可以请假。会后你把会上讨论的情况向他汇报。”稍停片刻,华国锋接着又说:“东兴同志提出悼词文稿中加上毛主席‘三要三不要’重要指示,这是一条重要意见,我很赞同,开会时,你可以代他把这个意见在会上讲一下。”参加会议的政治局成员陆续到达会场,最后来的是江青。

江青身着黑衣,走到离会议桌不远处,大声叫道:“许世友同志,前几年有件事我对你不起呀!今天我要向你道歉。”她走到许世友跟前,伸出手想要和他握手。而许世友对江青这种没话找话,想拉近乎的表演,给以无声的回击。他不言不语,正襟而坐,双臂下垂,目视前方,对江青不理不睬。江青十分尴尬、难堪,只得把手缩回来,红着脸低着头悻悻地走向她的座位。

下午3时整,华国锋宣布开会。他让周启才把汪东兴对悼词文稿的意见讲一下。周启才转达了汪东兴同志的两点意见后,华国锋说:我认为东兴同志这个意见很好,毛主席“三要三不要”的重要指示,对我们党的建设意义重大而深远,我们要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这条重要指示,我赞成加上。说完,他看了看旁边坐着的叶剑英和李先念。这时,王洪文侧身看了看江青,江青扭头看了看张春桥,张春桥紧闭双眼,默不作声。姚文元则低着头翻看悼词文稿。

叶剑英发言说:我同意国锋同志的发言和东兴同志这个提议。“三要三不要”是主席留给我们党的宝贵财富,是引导我们党沿着马克思主义道路前进的指南,在主席悼词中加上这条重要指示,对我们党的建设和发展,意义非常重大。李先念发言说:国锋和叶帅讲得很好,我赞成东兴同志的提议,悼词中加上毛主席这条重要指示。接着,除了“四人帮”,所有到会的其他政治局成员都表态同意加上毛主席“三要三不要”重要指示。当时坐在一起的“四人帮”个个沉默不语,既没表示赞成,也不表示反对。

华国锋指着姚文元说:“没人提出不同意见,那就把主席这条重要指示加到悼词的适当地方。”当时姚文元被指定为会议上的悼词修改人。除了加上毛主席上述指示外,经过讨论,对悼词文稿的个别文字做了一些修改,经华国锋审阅并把补充和修改的地方读给大家听后,中央政治局通过了这一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反映当时政治背景的悼词。

这次会议还一致同意毛泽东的追悼大会由华国锋致悼词,王洪文主持,并对大会程序作了安排。会后,周启才根据华国锋的交代,把会议情况向汪东兴做了汇报,也谈了“四人帮”在会上的表现。汪听后说:这几个人骨子里是反对悼词里加上毛主席“三要三不要”指示的,因为主席就是批评他们针对他们讲的。但他们看到,政治局多数人同意,他们反对也没用,而且他们如公开反对加上这条指示,政治上就会陷于被动,所以他们不说话,不赞成也不反对。

四、毛主席追悼大会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临开会前,“四人帮”发难,华国锋说:“这是他们故意捣乱!”

1976年9月18日下午3时,毛泽东主席追悼大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首都百万群众参加,同时向全国转播大会实况。下午2点20分左右,周启才到达天安门前东观礼台下面的休息室,检查了各项准备情况。两点五十分左右,规定在这里休息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宋庆龄等全部到齐。周启才将到齐的情况报告给华国锋。当时他在休息室外面与汪东兴交谈。华国锋让周启才回休息室再讲一下向毛主席遗像三鞠躬的程序,以免大家在台上动作不一致。

这个程序是:在追悼大会开始前,党和国家领导人按顺序走上追悼会高台,先面向广场群众;追悼大会开始,当主持人宣布向毛主席遗像三鞠躬时,大家向后转,向毛主席遗像三鞠躬后,再转回来,面向广场群众。周启才刚说完,张春桥发难说:“那怎么行?转过去,屁股对着广大群众,不行!”“四人帮”其他成员也跟着说:“是啊!屁股不能对着广大群众啊!”周启才说:“这个程序是上次政治局会议上定的,因为毛主席遗像竖立在大家站的高台后面,向遗像三鞠躬必须向后转过去才行。”叶剑英、李先念、吴德、许世友等都说:上次政治局会上已经定了,就按定好的程序办!“四人帮”没再吭声。周启才把“四人帮”的这一情况报告给华国锋,华说:“这是他们故意捣乱!”

毛泽东主席追悼大会于9月18日下午3点准时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3点30分宣布结束。18天之后,也就是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粉碎了“四人帮”,历史从此掀开了新的一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