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贴一位大佬可怕的评论!分章节啊,厉害!
一,对1-5章
1、可以看出,当每章开头“有关知识”说明作者本着严谨的创作态度。军事、行政、武备、制度行典、甚至乃至当时的语言特征等等方面,凡该注意的地方都能详细地说清讲明,挑不出硬伤。虽然故事情节是虚构的,但是作者这种严谨正确的态度却保证了历史大背景的不容置疑。这种在事实基础上展开想象力的创作避免了“关公战秦穷”似的不着边际,而作者的熟练老道的笔力交代的引人入胜的情节又能让人看后能信服,做到两全其美,是难得可贵的!虽然文中也出现多次“号炮响起”的叙述(真正的炮,唐时期是没有的),但作为小说,特别是看到作者在第五章有关知识的“提前使用之”这五个字,本着作者与读者互相理解的态度,我也只说五个字:可以理解之!要提示的两个地方,一个就是当我看到第五章,大山子已经失守,主城眼看就守不住时,出现了一个角色:敦那敦。这明显是个负责占卜的,就类似蒙古等通古斯族系的原始宗教萨满教里的巫师。那么,第一次听说这个词的读者就会产生疑问,所以建议把关于敦那敦和藏族原始宗教的简短解释,也补充到“有关知识”里。其二还是第五章“有关知识”里对吐谷浑的说明:“现在的后裔为土族,主要居于西宁东北”。严谨的说,今天土族的族源说法不一,吐谷浑说只是呼声比较高的一个,除此
以外也有蒙古部落说等等。
    2、环环相扣的情节让人有阅读的强烈欲望。比起《惊》是循序渐进的“慢热”来说,作者在《朔》中,从一开始(一到三章)就先安排一场激烈的战斗,又靠自己漂亮的文笔把这一仗(野狼滩)写的淋漓尽致!无论是对作者本人还是对于读者,可以说是开张就博了个头彩!如此精彩的开头,怎么不让人产生继续度下去的欲望?这种一开始情节就“紧”的文章并不十分好写,交代不清写的散漫,反而让人感觉杂乱(这部分内容不仅交代了战场上的多处场景,还插有李的回忆和大量的人物对话等等,想理明晰,没有一个合理的构思是不行的)。从这里我也可以看出,相比创作《惊》的时候,作者的自信心明显增强了,更成熟了。继续说这一到三章,当读者看过第一章时,按常规惯例往往认为藏人是鹰,李负责护卫的唐军辎重人马是兔,这是一场凶多吉少的埋伏战。但随着情节的延续,特别是当看过第三章后,才发现作者的用心居然是兔子蹬鹰!这种看似平常,结果却锋回路转的情节铺垫对读者更是有吸引力。加上对两次战斗精彩的描写。这一仗,不仅李天郎在藏人
当中“立威”,同样也在读者心中有了一个与之相配的形象了。

www.SonicChat.com


二 对6-9章

www.SonicChat.com

其实我觉得,更应该把1~9章放在一起来评述,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这九章都是
一个连贯的整体。而在这之后,故事情节才向另一个方向的枝脉上发展。如果把这九章放在一起说,会是什么呢?对我来讲,却在阅读过程种,随着思绪逐渐引入,而越来越明显地闻到了浓重的血气:作者写的不仅紧张,而且还堪称是血腥啊。文中毫不掩饰或者说毫不保留地去描述战场上残酷的厮杀和战后的惨烈景象,并以其营造气氛。殷红色的液体,似乎都快要从白纸黑字间渗出来了……在你的笔下:恩兰家族随着野狼滩的战况大逆转而绝了户,连云堡的吐蕃人也几乎一个都没有留,而你为他们交代的“绝唱”,居然是一场猫戏老鼠似的、战胜者对战败者从灵魂到躯体的肆意折磨!以至于我隐隐感觉那急切盼望观赏虐杀战俘的人哪里是变态的阉宦边诚令啊?分明就是你阿弩嘛(读到此处,无论是否说中,且听我冷笑一下)!这就会给读者造成一个印象,并左右他们在对后文阅读中的立场和审视的角度:无论是唐还是吐蕃的任何人,无不是以杀人为生,以被人杀作为他们一生杀人的结局。这个结局与其说是理所当然,还不如说是……报应。如果在后面的情节中出现了情势大逆转,今天的胜负双方颠倒了位置,那么看到曾经的得意者翻人落马,读者也不会惊奇了。于是呼,阅读过程中产生的一个疑问,现在可以甩给你了:为什么要写的如此杀/怨气腾腾?是认为这样对自己更过瘾?还是说可以靠这种“嗜战”似的方式可以让读者在心理上产生某种很原始的共鸣?非要靠这种方式来塑造英雄?或者有其他的原因呢?
      第二就是一个“紧”字,李天郎的足迹,马不停蹄地出现在野狼滩、大山子/连云堡、坦驹岭、阿弩越、孽多……几乎从未停顿。甚至到了晚上你也要安排几个刺客捣捣乱,不让他休息一下。如果让我总结前九章交代的故事内容,我想那就是――李天郎血雨腥风般的发家史、成名录(读到此处,再听我大笑一下)。当第九章开始,文中交代李终于可以静下来处理文书时,多少也让读者有如释重负的感觉。随着情节越来越紧张的头脑,终于可以缓下来了。所以说,这段李一边处理文书一边回忆过去战斗、生活和家人  的描述,对故事情节的安排把握来说,不仅是好,而且是算的上是及时了。
    第三点还是说说细节。我发现文中多次当时写到佛教对西域的影响。如文中写到小勃律人察卓那斯摩在翻越坦驹岭时念颂佛经、小小勃律王苏失利之最后的藏身之地――石窟等等。这些细节可以告诉读者一个情况:唐朝时期在西域,佛教一度十分盛行。这是符合当时的历史的,而伊斯兰教在西域取代佛教而占据统治地位,恰恰是和唐朝在恒罗斯
一战失利,中国影响力逐渐衰微直到退出西域联系在一起的。这种剧情架空后充分展开想象力,又能在细微之处体现真实的历史大背景,并把情节和史实揉的愈加自然的描写手法,值得一提!
但有一点我提出疑问:第九章里写高在大营里接见前来商洽投降的小勃律使臣珂黎布。其中有这样一句:“高仙芝身后的墙上,悬挂着那幅全西域最大最详尽的西域全图,包括大唐陇右道全境、北方的突厥、南边的吐蕃以及多坦岭、夷播海以北(现中亚)的广袤地势皆在上面一一标注。好大的地盘啊,小勃律的位置就在地图左边一个小小的角落
里,小的可怜可怜啊!仅在乌浒河源头占了那么一丁点!”很显然,这副地图和今天绘制地图的方式一样: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但在中国古代流行的图,往往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的。看地图者是左北朝南。如明《郑和海图》中的一些图册就是这样。那么在唐朝时候,地图主要是以那种形式绘制的,这个可以再查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