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僵尸秋水 第十章

朱秋水推开门进来,心中虽然有点气,可一来赵玲是个女人,好男不跟女斗,再说即使斗,那也是自找麻烦。二来既然在外面混饭吃,能忍就忍一下,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朱秋水还算是有礼貌的把稿件放到赵玲办公桌上道:“这一堆都是通过了审核的稿件,你看一下吧。”但心里面可没那么礼貌了,该死的女人,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整你一次。

赵玲刚准备好批评朱秋水的言辞,却一句也没用上。实在有些不相信的翻阅着这堆稿件道:“你真的一天就看完了,并且还审核过了?”

朱秋水故意摆出一幅不可一世的表情道:“那是自然,既然是赵编交代的任务,我就是拼了命也得做完呀。”

赵玲听得直皱眉头,现在跟心中原本的打算有些差距。本来是打算让他完成不了任务,然后狠狠的教训他一顿。现在看他那一幅嚣张的表情,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不会是打马虎眼,随随便便看了一下就算过关吧。”

朱秋水可是活了百年的人物了,再加又从事过各种职业,什么样人没见过,可以说是老成精的人物了,对人性已经是极为了解。看着赵玲本来狡诈的目光变成惊讶,然后又变成了气愤。心中已经开始偷笑了,赵玲小丫头,爷就是让你有气没出发,气死你这小丫头。嘴上确说道:“那会呢,不信你等会一篇篇的从新看看,这里面有些故事,我还写了些评论呢。”

赵玲哪会真的去看,这些稿件大部分都是以前刊登过了的,都是混合在仓库中,昨天故意翻出来的。赵玲怒目直视着朱秋水道:“哼,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朱秋水见赵玲把事情都摆到台面上了,干脆也就不再虎头蛇尾说话。拉开靠椅,摊开双手,完全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道:“小姐,上次的事我只能说是个误会,我先给你说声对不起。现在你到底要怎么样,你直说吧。”那件事情现在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就是解释起来赵玲也不会相信。

赵玲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办,刚才那话也只是台面话,真要他能怎么样?说实话自己还没想好。要他光道歉吧,好像太简单了点,就这么放过他心里实在有些不甘心。

朱秋水看着赵玲,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在想怎么讨价还价,直接道:“小姐呀,反正那事早已经过去了,更何况真的是个误会,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都已经过去了。难不成你要我为这么点小事负责不成?”

朱秋水这话说的虽然有理,可是却不应该这么直接,气得赵玲顺手就拿起桌上的笔砸过来,怒声道:“谁要你负责了?”

朱秋水随手就接住了扔过来的钢笔,在手里转起了圈圈。心中直笑,等的就是这句话。一幅无可奈何的态度道:“那就没办法了,既然你又不要我负责,你看是不是就这么算拉!”

赵玲哼了一声道:“算拉?没那么容易。”

朱秋水道:“你又不要我负责,又不肯这么算拉,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赵玲想了想,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整到他。但以后还有这么长时间,要自己真的拿权利去找他麻烦,反而显得自己小气,公私不分了。赵玲抛出了一句占尽便宜的话:“答应以后为我做三件事,我就算拉。”

朱秋水也不想为这件事纠缠下去,不就三件事吗!再简单不过了。“好,我答应你,但是不能违背天地良心,仁义道德。”有人说人的性格是从出生下来后,就带在骨子里的。朱秋水虽然性格变了很多,但是这两点始终没有改变。如果要自己去杀人放火,要自己去干什么缺德的事情可万万不行。要真以自己的力量,做起坏事来,恐怕非得世界大乱不可,朱秋水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人心是善变的,对任何人,朱秋水都会有一定的防备之心。

赵玲听到朱秋水答应得这么爽快,又见最后那句话说的那么正气昂然,还真看不出是从一色狼嘴里说出来的。不过赵玲可不会就这样就对他改观了,色狼就是色狼,男人没有不好色的。这是赵玲的观点。“好,但现在事情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要你做。”

朱秋水笑了笑,把笔放到桌上道:“OK,但到时候你不能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

赵玲一愣,朱秋水接着笑道:“我又不是上帝,没那能力。”其实朱秋水这意思是说,到时候别找那些超出常规的事情让自己做。

赵玲明白了这话的意思后,笑道:“那是自然,你是男人,说话可要算数。”眼中闪过一丝丝狡诈的目光,我自然不会蠢到要你做这些不可能的事。肯定会好好利用这机会的。

朱秋水站起身来道:“我虽然不能顶天立地,但说话还是算的。对了,这懂楼好像不干净,听说有鬼是真的吗?”

赵玲一听到这就来劲,把前面的事抛之脑后道:“我也不清楚,不过好多人都这么说,好像还有人看到过,就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哎,怪不得有人说漂亮的女人最容易被人骗了。

朱秋水想了想昨天那女鬼,问道:“那你还听说过些什么,说来听听。”赵玲并不会怀疑朱秋水为什么对这事这么感兴趣,这事凡是在这工作的,基本上都听说过了。

赵玲先给朱秋水倒了杯水,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坐下来带着一丝神秘,声音压的低底的道:“听说每个月圆的晚上,女鬼都会出来。晚上十一点以后,就会听到女鬼的哭声。要是有人还在这,第二天肯定晕在地上,然后要修养一个多星期身体才会好,昨天晚上你没有碰上吧?”

朱秋水笑了笑道:“没有呀,我这人阳气重,鬼碰到我不敢出来的。”心中却笑骂着自己,靠,什么鸟阳气重,爷就是一鬼头头,我不整人就算好了。昨天那小女鬼,还不是被我吓到了。

赵玲突然颤抖的指着朱秋水后面,口齿不清的道:“鬼......鬼......”

朱秋水眉头一皱,不会那个鬼胆子这么大,白天敢出来吧。但一感觉,根本没有。朱秋水立即明白过来了,刚才就奇怪这赵玲怎么一下说这么多,还故意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原来是为了吓唬自己。但刚刚把关系给缓解下来,当然要配合一下我们的赵领导了。

朱秋水忙装出一幅害怕的样子,转过头去哆嗦的问道:“那?那...?”

赵玲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道:“胆小鬼。”

朱秋水佯装有些生气的道:“你耍我。”

赵玲嚣张的哼了一声,道:“耍你又怎么样,哼。”

朱秋水只有暗叹,再一次领教道女人是惹不得的真理。你能拿她怎么样?朱秋水苦笑:“算我怕你了,我去工作了,你自己晚上的时候小心点,别让色狼给逮到了。”还好自己也不是吃素的,是喝血的。

赵玲被这话一刺激,马上拿出女人本色道:“哼,要不是那天是公交车上,有你好看,我可是学过柔道的。”

朱秋水只是笑了笑,没再接下去。要这一接下去,可能又没完没了了。就你那点本事,要大爷真是色狼,你小丫头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不过这话可不能说,说了赵玲肯定会跟自己急。

朱秋水再一次回到自己办公室,拿着笔边敲着桌子边想,这女鬼多半是吸了人的阳气,不然不会搞得人晕了以后要休息一个多星期才能恢复过来。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女鬼不去投胎,呆在这干什么,看来下次月圆的时候要去问问。

朱秋水只做了七天的鬼,但后来又在龙虎山呆了那么久,也明白一些事情。人死以后不一定谁都会留下灵魂,有的可能会消失,只有幸运的人,有怨气的人,才会留下灵魂。所以,鬼是很珍惜自己的。不会留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以免发生什么不测的事情,毕竟人类社会要比鬼的世界要复杂的多。

上午基本上没有事做,朱秋水也不会来新关上任三把火之类的事。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融入这个大家庭中。借句党的话,团结就是力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