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人与兽的边缘

魍魉魑魅 收藏 11 678
导读:走在人与兽的边缘

柔和的晨光从窗口透进来,照在她雪白的胴体上。她慢慢地抚摩着每一个部位。


她闭上眼,昨晚的情景浮现在她的眼前。高大魁梧的苟总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抱进她现在睡的这间屋子里,急促地亲吻着她的额、嘴和脸颊……两年啦,整整两年啦,整整两年没有享受男人那有力的拥抱,整整两年没有做过女人啦!那种被男人用力抱住的感觉真好啊!她恋恋不舍地穿好衣服,看了看还在熟睡的他,亲了亲他的额,走出了房间。


走在还没有多少人行走的大街上,她理了理长长的黑发,叫了一辆的士。在要到家的拐角处,她叫停车子,付给司机十元钱,朝卖豆浆和油条的那家饭馆走去。她要了三袋豆浆六根油条。她轻轻地打开房门,将油条和豆浆放在饭桌上。打开女儿的卧室门,女儿睡得香香的。打开丈夫实的卧室门,看见丈夫正伏在书桌上。实又等了一夜!她的心抖了一下。她轻轻走到书桌旁,慢慢地摸着丈夫的头发。


实是何等地爱她啊!记得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实为了追求她,从他读书的学校走路来看她都不止一百回。可那时,漂亮的她被无数的人追着,根本就没有理过他一次。后来,她被好几个追求者玩弄、抛弃,对生活完全失去信心。是丈夫用爱温暖了她,挽救了她。他没有在乎她的过去,一如既往地爱她,关心她。出来工作后,她和他结了婚,他包揽了所有的家务,从没让她操心过,生怕把她累着了。在性生活上,他也一直都是以让她感到满足而高兴。


要是没有那一场车祸就好了。是的,那场可恶的车祸改变了她的生活!那天,丈夫本来要赶制一张报表,女儿要做作业,可她就是要让他们一路去买那条可恶的连衣裙。就是在那家卖豆浆和油条的饭馆门口,那辆可恶的摩托一下冲了过来,她和女儿都吓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是丈夫不顾一切将她们母女俩一把掀开,让她娘俩躲过了一劫,而丈夫却被摩托拦腰碾过,扑在地上一动不动。从此,丈夫就再也没有和她做过男欢女爱的事。听医生说,好像是肾被伤着了。她也试着想唤醒丈夫的自信,可每次在丈夫身上摩挲时,丈夫那痛苦的表情让她很愧疚。


想到这里,昨晚那一幕又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去给苟总送材料,不知他在哪里吃醉了,她一进门就被他紧紧地抱住,那种感觉既让她感到不舒服又让她想持续下去。他在她的耳边喃喃地说爱她喜欢她,一直没有机会跟她说,他今天要说出来。她开始也想到了丈夫,想到了那次车祸。可她是女人,是有血有肉的女人,是已经知道了男女之事的女人,她需要那种感觉啊!两年,两年呐……当他抱起她时,她只轻轻地反抗了一下。当他褪去她的外衣时,她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没有抗拒,反而有些主动。当他吸允着她抚摸着她时,她找到了以前和丈夫做爱时的那种感觉,她主动地迎合着。她的阵阵呻吟让他也感到吃惊,竟然停下来看她。完事之后,他说他会对她负责,她没有说什么。她知道他有妻子儿女,他妻子还是董事长的女儿,他不可能对他的妻子做出什么,也不可能对她做出什么。她就那么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回味着……


“雪,你回来啦?”丈夫醒了。她轻轻摸着丈夫的脸,点了点头,娇嗔地问:“昨晚又等了一夜?!”“嗯。”丈夫揉揉眼说:“我去煮早饭。”“不煮了。我在街上买了油条豆浆回来。走,把圆圆叫起来,一起去吃。”丈夫很快就理好了衣服。女儿也起床了,嚷着要吃东西。她把油条和豆浆拿给丈夫和女儿,女儿两支半,丈夫两支半,自己只留了一支。丈夫只接了一支,说:“你昨晚熬了一个通夜,多吃点儿,身体要紧。”她抖着声音说:“实,你吃吧!我身体好,不碍事。”吃过早饭,丈夫上班去了,女儿也上学去了。丈夫出门时叮嘱她:“雪,好生睡一觉,别把身体累坏了。”她笑了笑说:“人家晓得!快点去上班,早点回来!”


整个家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关中匪事》,罗玉璋把喜凤强奸了。新婚后就没有和丈夫一起的喜凤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多少反抗,只是不停地骂。她想,喜凤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呢,既向往着,又觉得对不起丈夫?她关掉电视,丈夫和他的影子不停地在她的眼前晃动。丈夫是真心爱她,而他只是看上了她的美丽,就像读书时那一个个口口声声说可为她而死的人一样,只不过想尝尝漂亮女人的滋味。她越想越觉得浑身不自在。她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用力搓洗着被他亲吻过吸允过的地方。她把热水器调到了五十度,把水力调到最强,直对着自己的下身冲。她发誓不再做对不起丈夫的事,不管怎么样都不再理他。


第二天,她吃过丈夫煮的早饭就上班去了。走进办公室,他已经在那里等她了。她一进门,他就关上门急急地去拥抱她。她推开他,把脸扭到一边说:“苟总,别这样!别人知道了不好!”“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就是知道了又怎么样?我还想跟他们说,怕他们不知道呢!”他在那里软磨硬缠了很久,她都没有让他得逞。他只好悻悻地走了。如此过了几天,他没再来骚扰她。


她又回到了和丈夫以前那种无性而平静的生活。丈夫每天上下班,接送女儿,煮饭,收拾整理屋子。她每天上下班,在家里打资料,看电视,哄女儿睡觉,到深夜才去挨着睡熟的丈夫睡觉。


她常常想,一定要让这种生活持续下去,只有这样,自己的心里才会安稳。当自己和丈夫睡在一起的时候,内心才不会忐忑不安。和女儿一起的时候,自己才不会满脑子的愧疚。她甚至买回了一尊自己也不相信的菩萨,每天烧香磕头、祈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