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枯 萎

月之暗面 收藏 49 890
导读:[原创]小说——枯 萎

(一)四十八小时的抱怨!

当我得知索菲将要结婚的消息时,距离婚礼还有不足四十八小时。
走进家门的时候,门房太太突然拦住了我,将一个蓝色的信封塞给我。凭借着上面散发出来的海洋气息,索菲的名字已是呼之欲出。
"哦,上帝!那个讨厌鬼居然比你先结婚啦!"
门房太太发出尖利的惊呼。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她就已经是门房太太了,身上继承了法国女性所有的特质,优点与缺点一样鲜明。这样的人,我喜欢。
接下来我告诉她,自己已经被委以伴娘之重任,问她怎么想?立刻招致了预期之中的更为高亢的嗓门。幸好我事先已经将手指提到了一个可以及时插入耳孔的便捷位置上,才确保耳膜逃过这一劫。不过,对方的意思我还是能够了解:你们两个会把婚礼炸飞。
哪里有我们出现,哪里就会变得混乱不堪。童年时代的恶行原来如此真切地刻写在门房太太的心灵深处。
--能被以无序著称的人群视为秩序的破坏者,这算不算是一种荣耀?
算了,不必计较这些,我得赶时间……

(二)安德雷耶是什么人?

你穿成这样儿就去了?
在门房太太所构成的最后一道检查线上,我象不合格品一样被她挑剔的目光直接扫描了下来。大约是金属的靴子跟儿敲击石板所发出的响声出卖了我的行踪。
我回答说自己有关节炎。
她反问可是你倒不怕肩膀受风。
我连忙辩解说来不及换啦,要赶时间。
她摇头说理由不充分。
想要充分的理由吗?等我回来的时候编一个好啦。
我夺路而逃。冲出大门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比让娜.达克要幸运。她因为进不了门而遭遇火刑,我则依靠敏捷的身手和老练的脸皮躲开了门房太太眼中的炼狱。
"在打扮成愚蠢的伴娘之前,我至少还是我。"
在坐上前往南方的火车时,我暗自庆幸。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有心情仔细看信的内容。
安德雷耶?新郎的名字居然叫安德雷耶。这个名字给予我的感觉就像十六区的那些深宅大院一样古老。不会是个秃顶鼓肚子的阔佬吧?
不可思议的南方女人,你干嘛要嫁给这么一个破名字?

(三)登徒子

公共交通是我对国家的最美好的印象之一。SNCF是天选之民们对文明世界的伟大贡献。
都会转眼之间已经被抛到了脑后,什么购物天堂、文化圣殿、时尚乐园、另类艺术等等浮华世界的零件在这一刻对我来说,都变成了极其遥远的名词。
南方在向我招手。我来啦!
忽然,我的敏感神经发出预警信号:有人在注视我。
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已经替代了那位老妇人坐在对面坐位上的男子。
看不出他有多大年岁,不过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吧。正是修短合度的年龄。猫般碧绿的眸子正停留我胸前的海船挂坠上。这是索菲送给我的唯一礼物,却穿走了我最喜欢的高跟鞋,使我平生第一次起了诅咒人的念头。
看了很久吧?
是的。
喜欢这艘船?
是啊!一艘漂亮的船,但那波涛起伏的海洋更美。
先生,你不是君子啊。
小姐,你也不是淑女吧?
此时,彼此之间才发现,谈话已经从庸俗笑话转入了经典电影对白的套话之中。于是,我和他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他的笑很好看,也很轻佻,其中分明写着"登徒子"这个词。

(四)你就是安德雷耶?!

这个惊吃得真是不小!
你就是安德雷耶?!
当索菲吻他的时候,也是答案揭晓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膝盖一阵阵发软,很想找个什么地方坐下去。幸运的是,身后正好是沙发,给我提供了最起码的避难所。
我坐在那上面,就像坐一条飞行的魔法毯子,上下颠簸,似乎有无数条气流将我包围、翻弄,又自顾自地飕飕飞走。
自己应该是全世界最差劲的伴娘吧?我暗自苦笑,直到被通知与索菲一起去试服装,才终于再次站了起来。
走到院子里,迎面遇到了索菲的父母。虽然我从没见过他们,但是凭着过去从索菲那里听来的一连串带有讽刺性的描述,我还是一下子认了出来。他们是标准的匈牙利人外貌,肤色健康,精力旺盛,对我的态度也算和蔼。最为难得的是,他们宽容我的五彩头发。虽然我和他们这个年龄的人从无成功的交往,但留下的印象是美好的。我觉得,索菲不该以刻薄的态度来对待他们。
别傻了,他们是为了面子才对你客气的。
索菲对我的看法表示不屑一顾。

(五)索菲

在更衣室里,她突然把刚刚脱掉外衣的我按在壁板上,上下检查着我,然后发出满意的叹息。
他很不错吧?
哦,还好……你指什么?
身体虽然被暂时控制住了,头脑总算还没完全僵硬。
索菲盯住我的眼睛,就像正在对羔羊施展魔法的巫婆。说话的语气如同念咒语。
别告诉我你们这一路上什么也没做。你们俩又不是呆子。
我说我其实就是一个呆子。但是,在她将那只海船挂坠在我眼前晃起来后,我仿佛被催眠一般将全部过程包括细节都如实招供出来。
这个时候,我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索菲的脸。作为匈牙利移民的第二代,她的外观轮廓之中保留的大量的马札尔人特征,尤其是略显扁平的宽额头,使之带有鲜明的卡通特色。乖戾的脾气除了我可以忍受甚至欣赏之外,完全不讨中学同学们的喜欢。那时,人们都在私下里称她做"刚提拉"。至于与之亲近到几乎曲意逢迎的我,则被戏称为"匈奴王的宠妃"。因为有一年的圣诞节聚会上,我们俩双双出现,脖子赫然上带着彼此亲吻的印记。
我不知道索菲会怎样惩罚我,也不知道分别的这几年间,她的脾气有怎样的变化。我只能等待判决。虽然我不认为这个判决会因为那个安德雷耶。

(六)婚礼上

去教堂的路上,要路过港口。
这是一个古老的港口,曾经鉴证过令欧洲恐惧的皇帝怎样一手创建自己的舰队,那舰队又是怎样灰飞烟灭的全过程。
教堂也很古老,毛骨悚然的感觉扑面而来。我认为,这里最适合举行葬礼。
在上台阶的时候,我摔倒了,当然不是被吓倒的。但是无论怎样,脚踝确实扭到了,痛入骨髓。只有索菲和我知道,这是故意的。为了避免尴尬,我使用了苦肉计。
索菲的父母打算把我送到医院去,我拒绝了。现在脱离了舞台,我打算做个看戏的观众,不然也太吃亏了。大家将我送到车上休息,伴郎被留了下来。
安静下来之后,我才注意到他。很年轻的样子,侧面看过去,几乎还是个孩子。精致如细白瓷的脸上同样嵌着一对碧绿色的猫眼。
我向他要一支烟,因为我猜他肯定有,而我的脚确实疼,需要一点麻醉。
他确实有烟,很利索地递给我一支。我很利索地接过来,才想起换了衣服没带打火机。没等我说话,他依旧利索地打着了他的打火机。
我深深地吸下一口,感觉心情和身体都舒服多了。

(七)两兄弟

我问他,你是安德雷耶的弟弟吧?他承认并告诉我他叫朱利安。
弟弟做伴郎,朋友做伴娘,这真是天经地义的好事情呢。如果没有昨天的那次邂逅的话,婚礼也就很成功的举办下去了。
他看我在出神,就问我脚上感觉怎样。这一问,就把疼痛神经给唤醒了。
听我发出小声的呻吟,他提议说可以用按摩推拿的方式给我止痛。他到过东方,掌握了那门神奇的本领。我决心让他试试,于是将腿伸了过去。
他握住我的腿,然后小心地垫在他的膝头,整个过程中我居然没感觉到疼痛。很体贴细致的人。
脱下白色的高跟鞋后,出现了一个新问题:隔着丝袜看不清伤处。这个比较麻烦,必须解开吊袜带才能褪下来,可是那样的话……
犹豫片刻,我还是同意了这个要求,从侧面缓缓掀开裙摆……
从丝袜内解脱出来的腿上看不出什么伤痕,因此我有理由怀疑他是故意要我这么做的。看来兄弟俩都是同样的人,即使是孩子,也不怎么老实。算了,都到了这个地步,想这些也没什么用。

(八)朱利安

朱利安对自己的按摩技艺颇有自信,事实证明,他确实当之无愧。手指如同附着了魔法般随意动着,我的痛楚就像初春的雪一样,飞快地消融下去,代之生出的是一种细腻的快感。
我大声呼吸着,享受着,直到他突然说出你的腿真的很好看,哥哥一点没说错。
见鬼,他还说了什么?
呃……还有……
全部,对吗?
朱利安的沉默之中有几分局促,显然是在为自己的失言而生出小小的懊悔。他的手指测知了我腿部的僵硬。
做那个事情毋需有过多的羞耻,即使被索菲发现也可以泰然处之。但是被当作谈资,感觉就大不相同了。我有点愤怒了。
把我当作什么?旅途之中吃到的一味甜点?还是很容易到手的战利品?
朱利安迟疑地劝我不要多心,他哥哥没有那种意思。
我恼怒地收回腿,告诉他不要狡辩。
他慌乱地解释说自己没有,只是不希望造成误会。
我没有理会他,不顾疼痛再起,迅速地抽回了自己腿,同时将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
他更加慌乱起来,小声劝我不要激动,更不要为难自己的身体。
我执拗地转过身去,给了他一个冷淡的背影,同时心中想:你们已经在为难我了!

(九)手足情

我随手抛弃了已经燃尽的烟蒂,朱利安乖巧从背后递过一支,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下来了。就这样,我抽光了他身上所有的烟,感觉嘴里有点发苦,头脑也微微有些发晕。
就在这眩晕之中,我想起教堂之中进行的婚礼。时间已经有一段了,现在应该已经进行到交换戒指的环节了吧?
此时,背后传来朱利安怯怯的声音,问我是不是在想他哥哥。我回答说我想抽烟。
朱利安略略迟疑了一下,告诉我稍等,就飞快的下车,风卷残云般跑掉了。
我呆了一下,傻傻地坐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教堂的巨大阴影之中。我在想,究竟会有多少男人会因为我的一个手势就这样飞奔起来呢?数来数去,答案是无。
真是失败啊。我暗自感叹着,之后是继续发呆。再之后,朱利安回来了。带着粗重的喘息站在我的面前,手伸过来,摊开的掌心内是一盒烟。我的手摸上去,感到那玻璃纸外包装上还有几分潮湿。
我的心里也有几分潮湿。
我们其实不是亲兄弟,但是比亲兄弟还要亲。我们是在同一家孤儿院里长大的……
在我抽烟的时候,朱利安讲述起关于他和安德雷耶的故事。那是一个狄更斯小说式的故事。凭直觉,我相信他不是在撒谎。
后来,我完全沉浸在他的讲述之中,眼前浮现出一对孤苦伶仃的少年在阴暗的大房子里并肩而立,手握着手,一起颤抖,一起流泪……

(十)枯萎的结局

孤儿的故事被教堂内发生的骚乱截断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混乱的场景。我看不见什么,只知道朱利安紧紧搂着我、保护我。
恍忽之间,我看到安德雷耶被抬了出来,身上有红色的水痕。
在他身后,索菲的父母发出惊心动魄的叫声,踉踉跄跄地走出来。然后是语焉不详的人群。他们象浑浊的河水流过我的面前。
最后走出来的是索菲。苍白的脸色一如她手中那把雪亮的短刀。
我看到她走向我,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象示威,又象要倾诉什么。
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每个男人都会迷上你,现在我终于了解到,你这大散雌性激素的本事真是很厉害啊。在学校的时候已经成熟了吧?因此显得与众不同。虽然表面上冷若冰霜,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青楼女子!没有男人能抵抗,安德雷耶不能,朱利安也不能!
面对她,我除了努力睁大眼睛之外,其他什么也做不到。我就这样看着她用刀插入自己的腹部,然后象融化的蜡烛一样瘫软下去……
三天后,我在家里接到了朱利安的电话,索菲自尽未遂,但精神彻底崩溃了。至于安德雷耶,因为抢救及时而捡回一条性命,但那一刀的结果使他永远失去了男人的权力……
在朱利安的抽泣之中,我放下了电话,久久地凝望着窗外的草地。那里已经被秋风扫过,变成枯黄的单调世界。那一幕绝望的场景,就像我最后一次看到索菲的时候,她眼中流露出来的神情。
草地,在明年的时候,会恢复绿色,而索菲呢?她将永远活在那场枯萎的结局之中吗?我不敢想下去了,恶寒之中,匆忙为自己披上一件外衣。
冬天已经在敲我的门了,我听见它的脚步,轰隆隆走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