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正文  第四十节

“哪里话啊,李卫同志为抗日的贡献,我们可都听说了,真是佩服的很啊。”药铺掌柜不知道从哪儿了解到李卫的事情。

“请问,掌柜贵姓?”李卫这才想起忘了问这个掌柜叫什么名字,对于药铺掌柜对他的事情有一些了解,他并不奇怪,上级总会把自己的一部分背景告知相关参与此次任务的人员。

“我姓林,叫林清,有四年的党龄了,为了工作需要,你可以叫我林掌柜好了,请问一下门外那人是何人?”林掌柜有些谨慎的说道,他的手下人已经通过手势和眼色告诉他,这次李卫是带着另外一个人来的,组织上只说李卫是一个人来的。

“哦,外面那个跟我一起来的叫范国文,一个落难的归国华侨,与父母失散,刚好路上遇到,看他无处可去,难以生存,顺便把他带上了,找到他的父母就把他交回去就行了,我的任务,他并不知道。”李卫解释道,作为组织外围的人仍是保持警惕和保密工作。

“行,这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你的住处我已经安排好了,是在城东的我们自己一个同志的小院,请问顾先生是否和你一起住,还是我另外帮他安排。”林掌柜说道。

“一起住吧,分两个房间好了,你们有空留意一下,帮忙找找他的父母下落,还有,我们这次的资料有没有,我要熟悉一下。”李卫决定好落脚之处后继续说道。

“这里是西北联合大学工学院的资料,学生会里面已发展了几个地下党员骨干,可以配合你挑选人才,我们已经帮你安排好入学,是免试保送,是否需要用化名?”林掌柜递上十几张纸,他明显心思慎密,已经安排好李卫的细节。

抗战时期的大学最大的好处就是用不交学费,只要交一些书本和伙食费即可,并不限制入学的学生身份限制,不论家庭背景,只需过得入学考试这一关,皆可读大学。

李卫仔细看了一遍资料,上面写得很详细,这才抬头说道:“很好,这份资料很有用,我不要化名,就用原名,天下叫李卫的多了,还有就是不要保送,要直接参加考试考进去,保送生太引人注目了。”看完资料他掏出自己从现代带过来的ZIPPO打火机,做了一个很帅的打火手势,轻轻的点燃了那份资料,直至化为灰烬。

“你确定这样行吗?万一考不进,怎么办?”林掌柜有些担心道,八路军里能读书写字的好像不太多,虽说是上级派来的人,搞兵工是一回事,考大学又是另一回事。

“放心啦,我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李卫嘴角露出淡淡的笑,近代的中国大学,知识含量仅等于高中就已经很不错了,对于他这种线性代数和微积分之类的都玩得转的人,连现代大学的书都已经翻过了,还怕考不上这种只有现代高中水平的大学。

“行,我立刻去办,先让人带你们去住处安顿下来吧。”林掌柜安下心来,看来上级派来的人素质果然不一样。

李卫拉着在门口已经等得不耐烦的范国文和一个药铺的伙计,先前去事先安排好的住处。

作为城固县大学生活的暂居处,房东是一个理发匠,姓金,有着一手好理发手艺,房子进街一楼是他的理发店,是药铺林掌柜年轻时一起玩到大的好友,虽然不是党员,但也替组织工作,以理发店掩护组织上的负责接待和隐藏工作。

谢别了药铺的伙计,李卫在金师傅的带领下,安排住二楼的一个小阁楼里,范国文则被安排在边上的一个单间里,不过看范国文一身的脏样,金师傅和他老伴打了热水让他洗澡换衣。

李卫打量着不大的屋子,一边的窗口正好临街,窗前有一张书桌和几张椅子,边上支了一张临时搭起的木板床,现在时值五月末,蚊虫猖厥,床上还支着蚊帐,脸盆毛巾凉席一应俱全。

在屋内围了两圈,他在阁楼顶的几根屋椽处,找到一处比较隐秘的地方,取出随身行李箱内的武器零件存放了进去,然后再收拾一下,撒上灰尘伪装好。

这是房间门外响起敲门声。

李卫拉开门,见是房东金师傅正拿着一些东西放站在门口。

“金师傅,请进,请进。”李卫连忙让进金师傅。

“好好好,李同志,这里地方小了点,你可别见外,也别客气,就当是自己家。”金师傅很是热心。

“那要多麻烦金师傅一些时间了。”李卫客气的说道。

“这里是城固县中学的报考证,三天后才开始考试,还有一些复习课本,你也会用得着,今天先休息一下,厨房里还有一些饭我给你盛来了,先吃吧。”金师傅把手上的碗放在屋内正中的四方桌上。

“嗯,真是麻烦金师傅了。”李卫望着桌上碗中还冒着热气的白米饭,上面还撒在一些咸菜,而且还有一只色泽地金黄,香气诱人的荷包蛋,不禁让李卫食指大动,一路上都没怎么吃好,特别加菜的饭让他毫不客气的拔起筷子扒拉起来。

“李同志今年多大了?”金师傅很慈祥地看着狼吞虎咽的李卫。

“十九!”李卫头也不抬的说道,很久未吃到的白米饭和荷包蛋简直具有一种特殊的诱惑。

“这么年轻啊,真看不出来,还以为你二十多岁了,以前念过书吗?”金师傅像是拉起家常,平时来个人家里也热闹不少,特别是李卫言行带着一种特殊的亲和力,让金师傅有一种像是远房侄子的感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