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帖(10-10)

絶对零度 收藏 2 104
导读:草稿帖(10-10)

S中学,C市最出名的数所“国家级示范中学”之一。五月以过,眼看中考时间将至S中初三年级的学生们几乎都进入了一种“临战”的状态。在校最后的一个晚自习了,过了这一天,所有初三的学生便要回家备考,初中的学习眼看便要完结了。初三年级的教室灯火通明,一班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也有其例外之处,因为这个教室并不安静,一曲空灵、恬静的萧声正由教室中传来,竟是一首由琴曲化成的《静心曲》。
教室内,数十名学生在萧曲中依然各自做准备着考试的事情,但也显然少了几分浮燥,多的只是几分沉静。吹萧的是一名座在教室最后一排正中的少女,别在她左胸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徽”表示着她至少“品学兼优”。也难怪可以在别人做功课的时候,施施然地在那里“伴奏”。与她邻座的少年,并没有如其他同学一样用功,此时正操着手坐在凳子上,一副倾听的神情。在他们俩的身侧还站着一个人,一身教师制服,竟是一班的班主任省级优秀教师王椱荔!王椱荔对这身边这两个“并不如何用功”的学生相当看重也相当放心,因为这俩人下课之余便最爱玩,也最会玩的学生不单是自己班上成绩最好也是全校公认的04级最优秀的男女生。像他们此时的这种闲逸是他们自信心的一种流露,旁人是学不来的。
下课的铃声打断了少女的萧声,玉质的洞萧在少女手中轻轻的打了个转后被收了起来。王椱荔在铃声过后回到了讲台上,开始了对这班学生的最后一次讲话:“同学们,即将到来的中考将会是你们人生的第一转折,将来的路把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相信大家也都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这个集体在S中一向都是最优秀的,同样我也希望你们能在这一次的中考过程中取得理想的成绩,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这里我就不多说了,总之祝大家将来的道路一帆风顺。”教室里响起了一片掌声。掌声过后,王椱荔点名道:“楚江南、周紫薇,你们多留一下。其他同学可以下课了。”刚才操着手听曲子的少年和那吹萧的少女同声应了一下:“哦”。这时,下面有人喊了一嗓子:“哇,不会是定保送吧?”“哄~”随着这一声发问,下面一下子响开了。楚江南左右看了看,懒懒地拖声道:“安~静~”虽然楚江南的话音并不高,倒底拖得够长乱哄哄里却也所有人都听得到,很快全班静了下来。王椱荔在全班静下来后这才继续说道:“韩越说对了,是关于保送名额的,不过我这里可以告诉大家,你们的班长和支书他们俩都没有要配下来的名额,我留他们是要在确认一下,他们俩中考的自愿是不是我们学校,即然大家刚才声音那么大,楚江南你说一下吧。”楚江南闻声道:“是,是有名额,但绝不是我和紫薇。至于是谁呢,本来给个王老师建议,不过,这里‘打死我也不说~’”。楚江南拿腔拿调的最后一句话,又引起了阵哄堂大笑。笑声过后,周紫薇冷声道:“几个名额没什么好说的,坐这儿的对有对自己没信心的吗?没有就不要去想什么名额了,自己考一个好成绩不就是了。想升本校的本来就有个优先在里面,要换到Q中、J中的更不会对保送感兴趣,这事儿就这样吧,反正有几个,考完以后王老师会再找人谈的,这就这样吧。”随着楚、周二人这一唱一合,也就无人异意了。
下课之后,楚江南陪着周紫薇往学生宿舍走去,楚江南抬手看了看自己有腕表后转头对周紫薇说道:“其实可以不会宿舍了,我想打个电话叫车来接我回去算了,不用等明天才回去。”周紫薇应道:“至少给生活老师打个招呼吧。”楚江南摇头到:“不去,不然明天他们一聊天,说你和我晚上不回宿舍一块儿走了,这小道消息就有得传了。”这话里的意思,竟是很自然的把周紫薇算做了“我”字可以包含的。周紫薇闻言讪道:“不去打招呼他们还不是会知道我们没回宿舍?想什么呢?”楚江南闻言双手摊:“好吧,给生活老师说一声。还有,是送你回家,还是你打电话说去我那儿?”周紫薇想了想道:“我打电话回家说去你那儿吧,反正你那儿有留着我客房的。”
C市城郊的“静林山庄”,本是某大型开发商的楼盘,但由于其主体部分都被实力不凡的楚家买了下来,C市的人们便开始习惯性的将这这里称为“楚家大院”。楚江南正是这里的“少主”,与他看起来过从甚密的周紫薇因为本身的家世背景对楚家的财富到并不如何,但对楚家大院依山傍水环境却相当欣赏。在征得了双方的家长的一致后,“楚家大院”里周紫薇有了一间专属于自己的“房间”。说是“房间”那是按照楚家的标准来计算的,只因那上下两层加天台小花园的小楼实在也不能说其仅仅是个“房间”。
“房间”的天台上,周紫薇扶着天台的栏杆神情怡然的抬头仰望着星空,也亏得“楚家大院”座落在市郊,如今的C市除非刚刚雨过,否则在市区内是见不到星空的了。楚江南也在这里,此时他正坐在天台上的一具秋千椅中手上把玩着一支黄澄澄的梆笛。楚江南一面将手中梆笛打着圈一面对周紫薇说道:“说真的,过几天考完试就要填自愿了,留校还是做什么?你有想法没有?”周紫薇闻言由栏杆处转过身来道:“相信我能考好的,照说那儿都会要我,不过真要让我说还是留校好了。至少学校现在对我们这种多少有点‘暧昧’的关系是认可的,也知道我们实际上没什么。可要是换个地方,难免不得有麻烦。再了,说到教学全市也就这么几所,我们学校绝对不差的,其他也不是就能好到那里去。而且王老师也一直要我们能留校,谈过几次了,三年的班主任多少有点面子吧?”楚江南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其实是我爸他们在问,有没有重新择校的想法,因为直接找上他的学校也不少,差不多就是除了我们现在的其余那几年有资格的都‘关照’过了,自然也都是那个意思。”周紫薇听楚江南这样说,不由好笑起来:“是啊,谁不想打土豪啊?谁让你家有钱呢?”楚江南听了这话也不由笑了起来。

考试,说来便来了。一转眼,楚江南和周紫薇的初中生涯就算是结束了,当最后一门考完之后周紫薇兴兴头头的和楚江南一道乘车往C市的西北效而去,周紫薇自己的家在那个方向。不过楚家的汽车却无法驶入周紫薇居处的地方,在一翻相当繁琐的登记之后,楚江南方才得以跟着周紫薇步入了那个门口足有六名哨兵站岗,门柱上搞挂“XX军区军事管理区”的地方。进了大门之后,楚江南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这年头,什么都要有‘证’啊,不然真的麻烦。”周紫薇闻言讪道:“废话,以不是只有这儿才要‘出入证’,上学不也是为个‘毕业证’嘛。才登记就说麻烦,这九年你又是如何过来的啊?”楚江南不以为然道:“九年是义务嘛,你这儿出入是真的麻烦,当然了是对我们这些没证的而言。”周紫薇嘻嘻一笑,不再说什么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