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里的阳光温柔而和熙,洒便了咖啡馆的每一个角落,街道上的梧桐树被微风吹拂,发出沙沙的轻响。
 黄城粤坐在咖啡馆的巨大落地窗前,身穿一件洁白的淑女裙,裙摆滚着雷丝花边,柔顺的长发自然得垂下来,泛着丝缎一般的光泽。
 她是个很美丽的,气质高雅,时不时便有窗外的行人回头观看。而她,却享受不了这些或嫉妒或惊艳的目光,她的心思全在他面前的那把紫檀木梳上。
 那是一把很精美的梳子,梳齿整齐而圆润,梳身呈淡淡的紫色,上面用朱砂画着一个古怪的图形,散发着浓郁的胭脂香味,令人为之神迷。
 不能再拖了!城粤将木梳紧紧握在手中,狠了狠心,今天一定要把这梳子给妃涟!
 妃涟是她的大学同学,两人一见如故,感情非常好,妃涟还曾经戏称前世一定与她相识,结了几生几世的缘分。两人成天腻在一起,大学校园里到处都留下了她们靓丽的身影,被同学们称为西南大学的双生花。
 可是,这一切都在遇到天昊的那天结束了。
 天昊是学生会的主席,英俊非凡,父母都是高官,家中富裕,不知有多少女孩子仰慕着他,可他只选中了城粤。
 从此,天昊成了城粤的全部,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这个英俊的大男孩,把妃涟丢到了九霄云外。但妃裢似乎并不在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把她当作了自己的知己。
 对此城粤很得意,她同时拥有了爱人和朋友,占尽了世上的幸福和快乐。可是,三个月前的某一天,,她收到可一封匿名信,一切烦恼、憎恨、痛苦便由此开始。
 那封信里只有一张照片,却令城粤痛不欲生,她最爱的男人和她最好的朋友在照片里相拥而吻,脸上一片幸福的神色。在他们身后,是一家豪华的酒店,两人似乎刚从里面出来,享尽了鱼水之欢。
 城粤嫉妒得快要发疯,她每天都窝在自己那小小的卧室里盯着照片发呆,照片中的两人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她看见他们眼里的嘲讽和不屑,那些眼神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在她心中刻下了深深浅浅的刀痕,血流如注。
 她要报复!诚粤用水果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一刀,对着那汹涌而出的鲜血发誓,她不会眼睁睁看着好友将爱人抢走,她会把他夺回来!一定!
 于是,她走进了阅新堂。
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进这家古意盎然的小店,店面古朴的装潢与周围现代化的建筑格格不入,但她还是撩开水晶门帘走了进去,一进屋便有一股异香袭鼻而来,定睛看去才知道屋中央摆着一张雕花红木桌,精致小巧的三足香炉立与木桌之上,缭缭绕绕地升起清烟,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馥郁香味。
 这是一间古董店,店里陈列着许多样式古朴的物品,樱桃木做的壁橱雕刻着古怪的花纹,像是某种古老的符咒。旁边洁白的墙上挂着一副颇具民族风格的编织画,上面织着一名美丽的女子,巧笑倩兮。诚粤望着她的眼,那双眼睛像有着某种不知名的魔力,令她一时间神迷,仿佛掉入了一个神秘诡异的世界,身边都是五颜六色的扭曲花纹。
 “小姐中意这副织品么?”身后传来清脆的女子之音,仿若珠链散落玉盘,将诚粤从无限的神迷中拉了回来,她转过身,见一名身穿白色旗袍的年轻女子正站在连接内堂的门前,身后的珠帘还在互相撞击,发出悦耳的清越之音。
 她的容貌竟与画上的女子一模一样,仿佛从画上走下来,满身都是灵气。
 “不……”诚粤竟有一丝慌张,“我……只是随便看看。”
 女子浅浅一笑,笑容请丽纯净:“那小姐看中什么了呢?”
 “还……没……”
 “那,请小姐随便看吧,本店有许多适合年轻女子的古董饰品,小姐这么漂亮,若配上古老样式的饰物,必然气质高雅。”
 “是吗……谢谢……”诚粤脸上飞起两片红霞,自小便有人称赞她的美貌,她早已听腻了赞美之辞,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女子的话却令她十分受用。
 “小姐,请看这个。”年轻女店主从玻璃柜下取出一条项链,中间是颗拇指大的猫儿眼,周围一圈水钻,非常漂亮,“这是明代之物,很适合小姐的气质。”
 诚粤接过来看了看,眼光却落在旁边一只拳头大小的红木盒子上,盒盖打开,里面是一把紫色的梳子,制作十分精巧,一看便知道不是俗物。
 “这……这是……”诚粤拿起木梳,指尖触及便是一片冰凉,“这梳子是……”
 女店主神色变了变,随即笑道:“小姐还是不要买这东西的好,它叫指尖血,相传为古代宫廷之物,被人下了恶咒,怨气极深。您看见梳子上的符纹了么?那便是一种极古老的符咒,几千年来梳子的持有者不计其数,通通都死于非命。这等不祥之物,小姐还是快放下吧。”
 “你说……持有者都会死于非命?”诚粤一怔,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恶毒的念头,询问着望向年轻的店主。店主微微点头,道:“没错,几千年来都是如此。”
 诚粤低头看着手中的木梳,曾经与妃涟一同度过的美好时光像放电影一般在她眼前一幕幕闪过,突然,他想到了那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想到了两人幸福的笑容,不!她不能原谅他们!决不!
 “老板,我买这个。”她握紧木梳,毅然决然地道。
 “小姐……”女店主似乎还想劝,却被诚粤粗暴地打断,“多少钱?”
 女店主见她主意已定,遂叹了口气,道:“既然你坚持,我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三百块,你拿去吧。”
 诚粤付了账,带着木梳离开了,女店主倒了一杯差,轻啜一口,嘴角挑起一抹诡异的笑,自言自语道:“好戏……似乎就要开场了。”
 黄诚粤坐在咖啡店里,静静地等待着妃涟的到来,当时钟敲响十一下的时候,那穿着一身火红长裙的艳丽女子走了进来,带起一阵香风和众人的惊叹。
 妃涟并不是个聪明的女人,诚粤太了解她了,在她的心中只看得见自己的美貌,心计和婴儿差不了多少。如她所料,妃涟欣喜若狂地收下例如那把要命的梳子,并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把它时时刻刻带在身边,见证两人的友谊。
 诚粤在心中冷笑,愚蠢的女人,我要你为你的背叛,付出代价!
 那天晚上,两人在酒吧喝得酩酊大醉,诚粤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和妃涟狂欢了。
 之后的几天诚粤每晚都会做一个同样的梦,梦见自己站在一个一无所有的混沌之地,四周都是漫天飞舞的青丝长发,那头发越聚越多,多得宛如铺天盖地的黑色锦缎,她被紧紧裹在头发里,像一只吐丝的蚕,被包在茧里,渐渐窒息。
 “不——”她尖叫着醒过来,已是大汗淋漓,长长的真丝睡裙被汗水湿透,紧紧粘在她的身上。她松了口气,拉开墨绿色的厚重窗帘,窗外已是大亮,她梳洗了一番,决定到妃涟家看看紫木梳的效果如何,却感到微微的晕眩,是感冒了么?
 诚粤强打起精神,打车来到妃涟的家。妃涟住在一个花园小区里,屋子装修得十分豪华,诚粤曾打趣说,这真是小资的生活,现在想来,那装房买房的钱里,必定有天昊的资助吧。
 她的心像被捅了一刀,狠狠地盯着那扇漂亮的防盗门,门似乎没有关紧,被她轻轻一碰就缓缓地打开了。
 她看到了噩梦般的一幕,整个屋子到处都是漆黑的长发,将屋子遮得看不见任何家具,只有穿着一件睡衣的妃涟还跪在地上,用剪子不停地剪头上的发,但那长得看不到尽头的青丝一经剪断便又长得更长,几乎裹住了她瘦小的身躯。
 诚粤吓得惊声大叫,妃涟听到叫声,转过头,那张曾经风华绝代的俏脸只剩下一张满是皱纹的皮包着一副枯骨,宛如恶鬼。诚粤惊得连连后退,一个不稳便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妃涟满脸是泪地向她伸出手,张大嘴巴嘶声叫道:“粤……救我,救我……”
 “不……”诚粤的心脏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转身便向楼下奔去。
 她急促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回响,螺旋式的楼梯令她的头微微晕眩,快了,快了,就快要走出这栋恐怖的大楼了,就快要……
 倏地,脚下一滑,她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全身轻盈如同秋日飘零的落叶,随风飘去,隐入云里。
 “好累……”她望着蔚蓝的天空,眼睛里没有一丝杂质,“让我睡吧……睡吧……”

 第二天,妃涟被人发现死在了家里,到处都是她的头发,形如木乃伊,法医鉴定为被头发吸尽精血而亡,不知为何,她手中还紧握着一把紫木梳,上面用朱砂画着诡异的图纹。诚粤死在了楼下,颅骨粉碎,亦形如枯槁,据目击者称为死者失足跌下七楼而亡,警方以意外结案。

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名叫阅新堂的小店里薰香缭绕,身穿白色旗袍的年轻女店主坐在红木桌旁,手执紫砂茶杯,杯中的茶呈现淡淡的琥珀色,差香四溢。
 忽而帘动,一名西装革履的英俊年轻人走了进来,满脸春风得意。
 “朴天昊先生,听说你就要结婚了?”女店主用眼睛斜了他一眼,嘴角带笑,“恭喜你啊。”
 “这都要感谢你啊。夷梦小姐。”朴天昊绅士地坐在她身旁,拿起面前的茶,饮了一口,道,“那两个女人太缠人了,爸妈又要我娶外交官的女儿,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 夷梦冷笑一声,自顾自地喝着茶,道:“一夜夫妻百日恩,朴先生还真是绝情,倒像个做大事的样子,娶了这位外交官千金,先生必定平步青云了吧。”
 “呵呵,这都多亏了小姐帮忙啊。”朴天昊尴尬地笑了两声,拿出一只精致的皮包,打开,里面全是百圆大钞,“这些是在下的谢礼,不成敬意。”
 夷梦没有看那些钱,只是淡淡道:“‘指尖血’带回来了么?”
 朴天昊闻言忙笑道:“当然,当然,小姐的嘱托,我当然会办到。”说着便从公文包里取出那把紫檀木梳。递过去,“这可是我托了很多关系才从局子里拿出来的啊,小姐请收好。”
 夷梦放下手中的茶杯,并没有去接,清丽的脸上突然漾起一道诡异至极的笑,仿若盛开的曼佗罗,艳丽而有毒。
 “朴先生,‘指尖血’里都是怨妇的仇恨,你以为她们会放过你这个负心郎么?”
 朴天昊大惊,只见那紫木梳里渗出了猩红的血液,像是藤蔓植物般爬满他的手臂,触目惊心。
 “不——”朴天昊像受了炮烙一般将木梳扔了出去,站起身便向外狂奔,哪知一出门便看见拖着一头长发的妃涟瞪大了眼痛苦地望着他,枯瘦的双手木枝一般向他伸出,嘴里咕噜有声:“天昊……你好……好狠心……”
 “鬼……鬼……”朴天昊转过头,又见诚粤满头是血地站在身旁,双目怨毒地看着他,道:“朴天昊,我要你偿命!”
 两人狂叫着向他扑来,他向后跌去,便见一辆大型卡车疾驰而来,刺眼的车前灯几乎刺破他的肌肤。
 “嘎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从门外传来,夷梦心满意足地饮尽杯中茶,转身从柜台下取出一本封面黛青的线装书,轻轻翻开,发黄的纸页散出潮湿的味道。
 夷梦的目光停在一页纸上,上面用俊秀的小篆写道:
 “天昊帝元乐十二年,悦诚皇后失宠,贬于冷宫。帝宠妃涟姬持药至,鸩之。后噬破食指,滴血于紫木梳,遂成恶咒。妃令焚其近身之物,唯梳不焦。执事宫人恐妃怒,私藏于袖。一日妃从幸于龙阳湖,梳不慎出,妃不知梳为后之物,甚喜之。携回寝宫,日日对镜梳之,经月发长数丈,覆地若毡。妃形如枯槁,夜夜梦后索命,不日即亡。帝复纳上官氏为妃,梦后妃拜见,翌年亦崩,与后妃同葬阳陵。”
 年轻的女店主合上书,深深叹了口气:“紫檀木梳上的符咒名字便叫做‘指尖血’,任何碰过它的人都会被它吸走生命。只是这孽缘,几生几世才是尽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