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四集第十九章

腾飞华夏 收藏 13 674
导读: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四集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蓬勃发展

从中英两国在印度一带对峙的情况看,双方都要依靠漫长的运输线来支撑前线的军需物质,但英军的运输主要依靠大轮船海运,而解放军的后勤保障需要铁路、公路、水路、马力和人力一齐支撑,相对来说成本更高。尽管从上海通往印度地区的铁路已经全面投入建设之中,数百万劳动大军日夜奋战在这条东西大动脉的建设工地上,有许多段已经相继通车,但要全线修通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许多地段依靠抢修的一段又一段的公路轮番进行,许多大江大河上的大桥都在兴建之中,在大桥未建成的地方,往往依靠临时架设的浮桥或者通过驳运来解决,不管怎么样,长期维持下去毕竟不合算,如果我们也能够依靠海运,成本会大大降低,而且与南疆新解放区的贸易往来也越来越繁忙,特别是我国东部地区与南疆的来往依靠海运更合算,况且我国目前已经与许多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与新中国建立贸易关系的国家也越来越多,但我们的海洋基本上还处在帝国主义列强的威胁之下,目前状况下外贸用的轮船都是美国、德国、巴西、瑞典等中立国家的,我们自己的轮船还不能远航,所以尽快把自己的海军建设起来成了当务之急,这也是大小两位罗振华的二次南行的主要目的。

当然我国的边疆不断远移从整体看还是非常合算的,不仅我们的幅员和资源大幅度增长,而且整个国家有越来越多的地方成为大后方,可以享受和平的生活并能够专心致志地搞建设,不仅原来满清政府实际管辖区域都呈现全心全意搞经济建设的大好局面,甚至解放不久的东三省、北安、呼仑、乌兰、外蒙古、新疆、塔克以及南方的安南、老挝、南越、柬埔寨、新泰、新缅都成为大后方,那里的社会发展也开始全面走向正规,到处都是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解放军的人数虽然急剧增加,但在大后方的主力部队已经不多,而且后方的部队主要是工程兵部队、武警部队和军分区预备役部队为主,他们不仅要负责社会治安,而且要参加各种生产建设,所以整个社会的总体成本还是下降的。甚至属于印度地区的孟加拉省和加尔各答直辖市都远离前线,这里本来就是印度地区重要的经济文化中心,工业比较发达,当地的民族资产阶级的力量较雄厚,无产阶级的力量也较强大。中国人民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通过自己真诚、热情、耐心、细致、踏实的工作,人民党的民族平等和大力发展民族工商业的政策也逐渐深入人心,参加中国人民党的工人、技术人员、企业管理者越来越多,在资本家中也有一部分人加入了中国人民党。对于英国殖民者和投靠英国人的贵族、买办、洋奴、恶霸、官僚的财产自然全部收为国有,没有跑掉的人都被送往劳改农场接受强制改造。这里的各家工厂很快就恢复了生产,由于真正奋战在第一线的无产阶级焕发出高昂的工作干劲和劳动热情,各家工厂的生产都呈现勃勃生机。

与此同时,迅速在南疆新区建设一批现代化的兵工厂、钢铁厂、水泥厂、卷烟厂、纺织厂、被服厂等工业企业成为中央着重抓的工作,在华东、华北、华中、华南等地的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援下,这些现代化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这些企业不仅有国营的,还有许多民营企业或者股份制企业,大批企业的经营管理者、技术骨干和能工巧匠也从各地来到各个新区的各个大中城市,对于人口密度本身就比较高的城市,一般都是建设现代化的新区,这样也可以把具有当地民族特色的古城保护下来,前一段时间参加支前进入南疆的大量干部和民工也留在那里工作,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这股浪潮从东向西逐渐传播,到了19062月,最西边的中印省、比哈尔省、奥里萨省、孟加拉省和加尔各答直辖市都动了起来,许多现代化的工厂开始动工兴建,还有许多老工厂也焕发青春,四家兵工厂已经能够生产各种子弹和手榴弹,其中加尔各答兵工厂是在缴获英国人的兵工厂基础上扩建的,到2月份已经能够生产步枪、机枪和炮弹,这就为解放军保卫南疆新区提供了坚实的后勤保障。这些工厂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这个时候中国政府和各个地方政府都希望和平的时间能够更长一些,使得当地经济建设能够更快更好的发展,人民群众能够享受到更好的生活,所以新中国的外交部人员为此多次与英国外交人员交涉和沟通,无奈野心勃勃的英帝国主义根本不甘心失败,他们不顾连续发动侵略战争给人民群众带来的巨大痛苦,拒绝了我国外交部一再提出的和平建议,看到敌人如此顽固坚持侵略立场,在南疆新解放区的人民群众也不甘示弱,大家众志成城、努力奋斗,随时准备歼灭来犯之敌。

为了加强印度一带我军的力量,解放军第三军、第九军和第十九军各86000多人马在1月份相继调往印度,在中南半岛的主力部队只有第二十七军和从广西调往新缅的第十八军,不过云南、广西、安南、老挝、南越、柬埔寨、新泰马来和新缅省军区的主力部队都发展到五个师,各有68000多人,其中新缅省军区部队除了第一师是参加过英帕尔战役的部队外,其他四个师都是留在新缅的其余部队改编的。在中南半岛还组建了三个军的工程兵部队,即工程兵第123124125军,而各个军分区部队基本上都缩减为一个独立团,所有县大队都改成武警部队,在中南半岛的所有部队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和建设队,还是一所育人的学校,所有部队都是轮流训练、值勤、学习和劳动,几乎所有的交通建设工地都有战士们积极认真劳动的身影。利用没收的大地主和帝国主义占据的土地,解放军在这里也建设了一批军垦基地,当然是农工商矿全面发展型的,不但解放军指战员要参加生产劳动,还有大批俘虏和接受强制劳动改造的人员在这里参加劳动,大量新型农业机械和特优种子也在这里投入使用,加上老天的帮忙,从而保证了在中南半岛解放后第一次收获就取得粮食空前大丰收。解放军在南疆地区发展这么快,

原来的新缅军区第二、三、四、五、六师和大批来自内地的干部战士进驻尼泊尔和喜马拉雅省以后,在此基础上组建了尼泊尔军区和喜马拉雅军区部队,经过两个月的辛勤工作和艰苦努力,逐步把这两个省变成了牢固的革命根据地,军区主力部队也发展到各有五个师68000多人的规模,其中喜马拉雅省政府和军区还派出两个师的部队向北边的西藏一带发展,在215日突然出现在著名的英雄城江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歼灭了英军一个旅4500多人,为前年死难的烈士报了仇,随后一个师继续向拉萨进军,另一个师在17日解放了日喀则,切断了盘踞在拉萨的侵略军西窜的退路,侵略西藏的英军只有一个师,现在只剩下九千多人,当得知江孜的一个旅遭到解放军围攻以后,英军慌忙向西逃窜,在日喀则以东遭到解放军的伏击,损失惨重,随后另一个师的解放军从后面赶来,最终一个师的英军被全歼,其中俘虏就占一半。由于解放军的特派代表已经先期到达拉萨和日喀则,所以在拉萨的噶厦政府和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的九世班禅额尔德尼曲吉尼玛(1883年生,1892年经清廷批准,在扎什伦布寺举行坐床典礼)都对解放军的到来表示欢迎,在拉萨的西藏扎什伦布寺也公开宣布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西藏终于得到解放。

19047月英军占领江孜以后,执掌着西藏政教大权的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1875年生)被迫开始他的流亡生活,经过好多个月的艰难跋涉达赖喇嘛一行到达外蒙古首府库仑逗留,这是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的一个活佛哲布尊丹巴的驻锡地,达赖喇嘛在蒙古的逗留给蒙古信徒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19054月驻北京的英国公使报告说:“达赖喇嘛在外蒙古的逗留既影响了当地转世活佛的经济收入,也有损于他的声望。”19058月初哲布尊丹巴在库仑登基称王前曾经要求达赖喇嘛公开支持外蒙古独立,并希望西藏也宣布独立,达赖喇嘛经过认真仔细的斟酌以后,婉言谢绝了,此后达赖喇嘛一直在库仑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他也被邀请去参观沙俄军队的军事表演和视察库伦城外所谓的坚固工事,自然感到十分震惊,没有想到这么强大的军队最终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打得落花流水、全军覆没,所谓牢不可破的防线如摧枯拉朽般地被推倒,曾经不可一世的哲布尊丹巴活佛以及那些反动的蒙古贵族老爷也乖乖当了解放军的俘虏。达赖喇嘛受到解放军的保护和尊敬,感受到解放军强大武力和钢铁军威的达赖喇嘛主动要求前往北京觐见国家领导人,他的要求很快就得到满意的答复。他和他的随行在解放军的护送下于1112日到达北京,受到李得胜总统、孙中山副总统、宋教仁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人民党的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政策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也代表西藏人民表示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并提出了解放军尽快进藏消灭英国侵略军的请求。

由于当时已经进入严冬季节,解放军暂时没有解放西藏,达赖喇嘛就在北京安顿下来。他在北京期间受到很好的照顾,还经常去北京的喇嘛寺讲经论佛,中国人民党主张宗教信仰自由,人民党中就有许多或多或少信仰佛教的党员,虽然与藏传佛教不同,但大家对达赖喇嘛都十分尊重,他还去了华北的许多大城市参观,感受到这里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到1906217日拉萨解放后,达赖喇嘛立刻动身回西藏,他和他的随从先从北京坐火车到达洛阳,随后坐小轿车往西行,随行的还有十辆满载着中央送给西藏人民的宝贵物品的大卡车,当时为了支援西北前线的战斗,通往新疆的简易公路已经全部通车,兰州通往西宁再到格尔木的简易公路也已经修通,为了安全和照顾达赖喇嘛的身体起见,达赖喇嘛一行并没有急着赶路,每行到大城市都要停留休息几天,他们在4月中旬到达西宁,休整了半个月后继续坐车前行,一直到格尔木才转坐马车前往拉萨,又经过一个多月艰苦劳顿,于620日终于回到离开一年的拉萨,重新执掌西藏的大权。

目前在西藏省暂时还没有实行大规模社会改造,在拉萨的西藏噶厦政府仍然行使着对西藏省的管辖权,不过属于四川(西康)、甘肃(青海)和喜马拉雅(藏南)三省的藏区并不在此列,其中喜马拉雅省还包括亚东、墨脱、察隅(吉公),在那里进行的彻底解放奴隶的社会改造最终会影响到整个西藏省,喜马拉雅省的人民群众翻身得解放,那里的普通老百姓迅速解决温饱,都会对西藏省的这个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特别是国家重点对喜马拉雅、尼泊尔、阿萨姆、曼尼坡四个省实行对口支援,那里对同文同种藏族老百姓和受压迫受剥削的最底层农奴的吸引力绝对是惊人的,加上有大多数指战员都是贫苦出身的解放军的默许和支持,最终形成强大的吸附效应,把一批又一批藏族同胞吸引到南疆一带。即使以后拉萨一带的喇嘛、贵族和奴隶主阴谋叛乱,也永远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最后只能适应历史前进的步伐走全面社会改造的道路,任何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落后势力必然会被历史所淘汰,所以中央对于西藏省的社会改造并不着急。此外大量藏族同胞迁居到喜马拉雅山以南地区生活,也有助于巩固新中国对西南边疆的治理和建设,西藏省人口越来越少也有利于保护西藏的环境,整个青藏高原将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自然保护区。本来在甘肃省青海一带的解放军第三骑兵军在3月份以后派出两个以藏族、蒙古族为主的骑兵旅进驻藏北和藏东北地区,塔克省军区也在3月份派部队进驻了阿里地区。

以解放军第二十八军部分骨干、阿萨姆师和曼尼坡师为基础,加上从内地和中南半岛调来的大批新兵,在1月初阿萨姆军区和曼尼坡军区相继成立,到2月份两个省军区部队也发展到各有五个师67000多人的主力部队。孟加拉军区自然是在孟加拉师和旁遮普师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该军区的五个师都是各个民族的穆斯林。中印省、比哈尔省、奥里萨省军区和加尔各答警备区的军区部队都是以两个印度师以及而后教育改造过来的贫苦出身的印度地区的各个民族士兵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他们的营以上指挥员大多数还是由有点懂英语的汉、缅、泰族军官担任,好在最近几个月解放军突击训练了一大批这样的干部,加上从新泰、新缅军区调入一批,能够满足部队的需要,所有这些部队的武器一般以缴获的英印军队的武器为主。不过部队的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教育完全按照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的方式进行,大批原来根本不识字、没有文化的指战员都要学习讲普通话和写汉字,还要学习先进的科学民主主义思想和革命的道理,继承和发扬解放军的优良传统,逐步形成人民军队的钢铁纪律和战斗力。为了加强这里的部队的实力,第三、九、十九、二十三、二十四和二十八军精心挑选一部分骨干,加上从祖国内地前来的大批地方部队的指战员,又组建了八个主力师,分别配备给四个军区(警备区),都称为各自军区(警备区)第五、六师,解放军六个主力军的减少的人员由南越、新泰、安南、老挝、柬埔寨省的地方部队补充。

在印度地区原有的最大政党是国民大会党(简称国大党),该党成立于18851228日,是一个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和高利贷商人的政党,在孟买举行的成立大会上,会议主席苏廉德拉纳特巴纳吉在开幕词中说:“……英国对印度造福无穷,全国都为此对英国表示感谢。英国给了我们秩序,给了我们铁路,而最重要的是给了我们欧洲教育的无价之宝!”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出,印度国大党从一开始就是英国殖民者的统治工具。印度国大党是英国殖民者策动下成立的地主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政党,主要反映当时印度地主和上层资产阶级的要求。该党带有浓厚的改良主义色彩,奋斗的目标不是独立,仅仅是参政权。1890年任国大党主席的罗梅希章德拉杜德在一次讲话中声称“印度人民不喜欢突然的变化和革命。”国大党的活动,只限于在报章上宣传鼓动和向英国议会呈递请愿书以及召开例行年会。宣传内容包括批评英国官吏专横,争取民族平权,反对英国官吏和农场主杀害印度人等。这些抗议和呼吁,曾经在印度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中起了一定的影响。

国民大会党成立不久,便有一批激进主义者参加进来,他们多半出身于小资产阶级、富农或小地主家庭,许多属于自由职业者阶层。他们愤恨王公、婆罗门(印度高级种姓)以及买办资产阶级对英国殖民侵略者摇尾乞怜,认为英国的殖民奴役是印度落后贫困的根源,因而主张和英国殖民者坚决斗争。小资产阶级激进主义者斥责国大党的领导人为妥协主义者、温和派,而自称为过激派或极端派。这一派的代表人物是提拉克。巴尔•甘格达尔•提拉克1856年出身于马特拉族婆罗门种姓的小地主家庭,曾学习法律,后来成为著名的民族主义者,语言学家,历史学家。提拉克参加国大党后不久,便和国大党的领导人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发生了分歧。提拉克坚决反对英国统治,主张在斗争中使用暴力。他认为“没有一个帝国由于统治者对被统治者自由地给些让步而衰亡”;“自治就是自己统治,要把全部管理权拿在自己手里,我要屋子的钥匙”。提拉克把民族独立的思想传播到群众中,并主张组织群众性斗争。提拉克不像国大党温和派那样崇拜西方文化,主张以印度民族的悠久历史和文化提高民族自豪感。不过他远不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民族文化遗产,他坚持以封建迷信的印度教作为民族运动的主要动力。他始终配挂婆罗门种姓的“再生者”圣带,并竭力维护印度的种姓制度。提拉克害怕革命农民力量,反对进行土地改革。尽管如此,提拉克也获得了广大小资产阶级各阶层的热烈支持。英国殖民当局把提拉克看作危险分子,于1897年无理地把他判处徒刑,但在印度人民和欧洲进步舆论的要求下,殖民当局不得不将他提前释放。提拉克一直在孟买附近活动,在这一带享有很高的威望,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他成为印度资产阶级民族运动的代表人物。

通过查阅电脑中的大量资料,李得胜总统为首的中央领导对印度地区上下百年的情况十分清楚,明确指示进入印度地区的人民党和解放军,我们主要依靠的力量是广大贫苦工人、农民、城市平民以及更下层的贱民、奴隶,在广阔的农村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在城市和城镇狠狠打击殖民者、官僚和买办资产阶级,对于印度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采取尽量团结和争取的政策。早在新缅、滇西北、新泰和马来战事正酣之际,英国殖民者把整个印度当作榨油机,不断强迫印度供应大量人力物力,还把战争负担转嫁到印度殖民地的人民肩上,在印度地区增加各种苛捐杂税,这些税负经过剥削阶级的层层加码最终都转移给最基层的人民群众,工人的工资下降,劳动强度提高,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二至十四小时。农民被迫贱价出卖农产品,大多数生活更加贫困,因而人民群众的不满情绪普遍滋长。而中国人民党和解放军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和人民的子弟兵,他们真心实意解放劳苦大众、彻底推翻吃人的剥削制度和不平等的种姓制度,所以解放军到来以后很快就能够得到最基层劳苦大众的衷心拥护。

而由英国殖民者扶持起来的印度国大党领导层从9月底就积极主持英国殖民当局发动的侵略战争,印度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指望借战争机会发财致富,并向英国统治者乞求一些经济和政治权利,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以提拉克为代表的国大党激进派,他们觉得应该好好利用中英大战的机会,在印度掀起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高潮,他们在10月份在孟买、加尔各答等地相继组织了工人罢工,在旁遮普还出现了农民自发组织的武装起义,英国殖民者和印度剥削阶级急忙联合起来采取一致行动,封建王公、贵族、地主、买办、官吏阶级早就和英帝国主义妥协,国大党反动的上层领导认为继续支持人民的反英斗争将导致真正的革命,决定立即停止一切反对英帝国主义的斗争,他们认为极端派鼓吹暴力是危险的,必须把他们从国大党内部清洗出去。在11月初的国大党常会上,温和派布置打手,招来警察,用卑鄙手段把以提拉克为首的极端派逐出会场,国大党公开分裂。极端派在退出国大党的次日就组织一个“民族主义者党”,继续坚持反英斗争。这个政党主张印度完全独立,英国殖民者应退出,恢复印度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但是他们顽固坚持极不平等的种姓制度和剥削制度,不敢发动农民起来斗争,不能在群众中打下坚实的基础。他们通过秘密团体企图组织武装起义,当这种活动遭到镇压,一部分人就转向个人恐怖行为。

190512月初,英国殖民者以“阴谋推翻英国政权”的罪名逮捕了提拉克,并在19061月初不顾孟买群众的一再抗议,判处提拉克六年徒刑。英国当局的倒行逆施激起广大人民的愤慨,19,孟买的无产阶级宣布总罢工,要求释放提拉克,参加罢工的有纺织工人、铁路工人、码头工人和城市运输工人,共十余万人。工人组织示威游行,同警察发生流血冲突。工人以石块、木棒同警察搏斗,最后把警察赶出工人区,并缴获了警察的枪支弹药。工人们建造了大量街垒,反击警察的进攻。112,殖民当局调集大批正规军,步兵对工人开枪,骑兵则冲进工人的队伍,工人们继续无畏的斗争直到晚间,战斗才被迫中断,英国军队随即开始大逮捕,大批工人被逮捕,随后以提拉克为代表的大批被捕人员被英国殖民当局送往澳大利亚特设的集中营看管。受到重挫的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面临着从未有过的迷茫和考验,这个时候中国人民党的地下党组织也开始在孟买开展秘密工作,先进的科学民主主义思想开始慢慢在群众中传播,人人平等和民族平等的理念不断冲击着人们的神经,工人、农民、平民、商人、奴隶和贱民等所有的劳苦大众都要翻身得解放,大家都是东方联合起来组成的大民族——中华民族的平等一员,都是重新崛起在世界东方的新中国的主人,这种天方夜谈、匪夷所思、惊世骇俗的思想在广大知识分子和劳苦大众当中引起强烈的反响,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热血青年和革命志士接受了科学民主主义思想,许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加入了中国人民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