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国庆节

 

沪杭公路上的车,总是隆隆地从远处来,再隆隆地奔向远方。带起一阵阵的空气流动,不停地拂乱我的头发。

路边,灯下,一个小小的排档,生意冷清,老板到也乐得轻闲,我每次路过这里,总是看到他端着一杯淡淡的茶慢慢啜。因为排档门边有一部IP电话,我成了这里的常客。每次来打电话,老板都会笑眯眯地准备一只小凳子,大概是期望我坐下来,尝尝他的手艺。其实,那味道是很香很香的。

国庆长假过得很慢,而且从第二天,天气就变得很冷,心里也变得焦躁。因为有约在先,不敢去打那个电话。第三天,心情愈发焦躁,无所适从,心里只有那个甜甜的影子的不断闪过的电话号码。

我决定,我要到电话那里守着,就算是不能打电话,我也要守着。我需要的是耐心。

小店里的生意很冷清。这一次,我要了几个小菜,一瓶酒,慢慢地喝着。不时有人进来打电话,他们快乐地交谈,快乐地离去。我很羡慕。

老板踱过来,依旧是不紧不慢地样子,笑眯眯地。

“小伙子,恋爱了吧?”

我没理他

“小伙子,怎么不见你打电话了呢?”

“你老人家真烦啊,我没有白坐你的地方。”

他笑笑,回头向厨房里喊一声加几个菜来,就不客气地坐在我旁边了。

“小伙子,看得出你有心事。”

“没心事!”

“来,我们一起喝几杯吧。有没有心事,都在你脸上写着。”

我低下了头,看着他手上的杯子与我的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端起来一口吞下去。我也只好喝掉了。

“小伙子,你媳妇在外地?”

我没有回答。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前几天你打电话那个劲儿,怎么这几天没啦?”

我喝酒。

“你在这里等她吗?为啥子不给她打过去?”

我喝酒。

“小伙子,有什么事情别想不开啊……”

我站起来,要走。老板一把拉住。

“别走,今天算我请客了,你慢慢吃,我不打扰你。呵呵,小伙子蛮有脾气的嘛!”

老板走开了,他的话却在脑子里不停地闪过——

 “你在这里等她吗?为啥子不给她打过去?” “你在这里等她吗?为啥子不给她打过去?” “你在这里等她吗?为啥子不给她打过去?”……

瓶子里的酒不知不觉转移到了杯里,肚子里。也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一种状态。

看看外面,公路上的车灯雪亮,像两把剑剌人双目。

我要打电话给她!!!我想站起来,但是已经无力站起来了。

老板默默地送来一碗醒酒汤,慢慢地送到我嘴里。

我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我要打电话,给她。

老板说,时间太晚了,你该回去了。

门外的风已经带着寒意了,我跌跌撞撞地走在路边,把一个发廊门外的灯箱撞倒了。招来一阵骂。那几个穿着暴露的黄毛男女,放肆地笑,让人想立刻把他们打成扁的。我冲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是头痛醒的。老板架着我,叹口气责备:你怎么这么厉害?把人家的招牌砸了,还打伤一个。不是我赶到,你肯定让他们打死了。

 

第四天,天气不算很冷了。我走过马路的时候,远远看到排档的外面,老板向我招手。似乎在问我脑袋还痛不痛了。

我又要了一瓶酒,几个菜,坐下来。老板看着我叹气,但却没有过来搭话。

进门的时候,是下午三点。

离开的时候,是晚上七点。

没有打电话。 我只是静静守着。头痛在酒精的作用,一点一点膨胀。

走到发廊门口,我大声问,昨天谁拿砖头砍我?

那几个看到我,神色很不自然,没有人搭腔。我去踢一张椅子,它却是固定在地板上的。

那几个男女大笑,看着我狼狈逃开。

 

第五天,强烈的欲望无法抑制。我想,今天我一定要打一个电话。

揣着一瓶酒,把老板叫来。说,谢谢你那天救了我。

老板摇摇头,“小伙子,你是何苦呢,想她就打个电话嘛,干嘛要和别人打架呢!”

我说,我请你喝酒。

老板说,好吧,菜我请你。

“喝酒打架,小伙子,你这国庆过得真无聊。有什么事情,想开一点嘛。”

“喝完酒,我就打电话。”

“对啊,你不去打,她会知道你想她?”

 

酒喝完了。电话没人接,我哭了。老板无奈地摇头,叹气。

 

 我对着空中说,我想你了,真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