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里尼奥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从切尔西与阿森纳、利物浦的两次交锋中,以及他与温格和贝尼特斯的口水战中就能发现,葡萄牙狂人对胜利有种近乎疯狂的追求。即使对头已经远离竞技场,但只要是批评过他的人,穆里尼奥也要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讨回公道。这一次被穆里尼奥点名批评的人也是足坛大师级人物,荷兰传奇球星兼巴塞罗那教父克鲁伊夫。

9天前,克鲁伊夫在接受英格兰BBC的采访时指责穆里尼奥只考虑保住自己的帅位,而不顾及球迷的感受和足球本身的娱乐性。他还特意旧事重提,用穆里尼奥被欧足联禁赛的事例教训葡萄牙人:“顶级教练更需要懂得尊重他人。穆里尼奥那次针对里杰卡尔德的举动很不好,不是一个好的典范。”

针对克鲁伊夫的批评,穆里尼奥亲自执笔,用一篇极具攻击性的文章实施“战略反击”。西班牙《世界体育报》刊登了这篇文章。大意如下:

“不妨请读者们做个假设:率领波尔图夺取欧洲冠军联赛冠军后,我选择激流勇退,将所有注意力转移到高尔夫球和批评其他人的工作上面去,说不定后面这个“嗜好”还能让我开间咨询公司。如果这不是假设而是事实的话,那么我的‘美丽生活’早就开始了。事实是我既没有沉溺在高尔夫球场,也没有对别人的工作指手画脚。

不过有个人的真实经历倒是和上文所说的假设十分相似,他就是克鲁伊夫。交出巴塞罗那帅印后,他只记得自己曾经赢得了冠军杯冠军,将所有失败的记忆都往得一干二净。他忘记在球场上,自己领军的国家队如何与世界杯冠军失之交臂,忘记了职业生涯最后阶段的低劣表现对队友们造成的伤害,甚至忘记了卡佩罗、 AC米兰和那场冠军杯决赛中的4球完败。”

穆里尼奥的笔头和他的嘴巴一样厉害,字字句句都戳中了克鲁伊夫的痛处。1974年,克鲁伊夫领军的荷兰国家队在世界杯决赛中输给了德国队,93-94赛季,他亲手组建的梦之队巴塞罗那在冠军杯决赛中输给了卡佩罗执教的AC米兰,也为两年后他与巴塞罗那分手埋下了伏笔。1996年,克鲁伊夫正式交出巴塞罗那帅印,从此告别了执教生涯。

穆里尼奥接着写到:

“1996年之后,克鲁伊夫只做两件事,打高尔夫球和批评其他足球人;1996年之后,他开始把他的自己的想法强加与巴塞罗那身上;1996年之后,他开始抵制那些对于巴塞罗那足球向好的地方发展的新事物;1996年之后,许多后辈们希望得到他的指导。我曾经也是其中一员,当时我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

“我希望他从他那里学习如何成为一名更出色的教练,因为我永远不想停下,我要不断进步。但是他无法向我传授如何成为一名冠军教练,因为我已经三次赢得联赛冠军,而且从来没有靠对手罚丢点球而幸运夺冠(编者注:93-94赛季,拉科在必须获胜才能赢得西甲冠军的情况下错失点球机会,被瓦伦西亚逼平,最终将冠军拱手让给了克鲁伊夫率领的巴塞罗那)。他获得过联盟杯冠军、冠军杯冠军,这些奖杯我也都获得过。他还能教我什么?我可不想学会如何在冠军杯决赛中输个0比4。夺取联盟杯冠军时,我的球队在决赛中攻进5粒漂亮进球,冠军杯决战,我的球队又以3-0完胜对手,上赛季登上英超霸主宝座,切尔西打破了英超历史上胜利场次最多的记录,甩开第二名数十分,留下了许多精彩的破门镜头。”

“十年了,我们始终在等待聆听那些人的教诲,如果可能的话,到英超来做给我们看吧,别忘了,现在是21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