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在国庆的晚上,兄弟们一起吃过饭后,KTV上认识的一个小姐。

国庆晚上,KTV的生意很火爆,和兄弟们上KTV去HAPPY,却发现小姐不够,妈M忙活半天,还差一个,就是偶没有小姐,偶说,没关系,兄弟们开心就好了,偶要不要无所谓。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兄弟们不乐意了,因为看到偶傻傻地坐在角落,呆头呆脑,找妈M吵了,妈M没折,拿了手机就往包相门外走去。

20分钟后,妈M领着鱼来了。说实话,鱼并不PL,是从另一家KTV联系过来的。偶第一个想法,鱼是客人挑不上的货色,妈M叫过来凑数的,事实也正是如此。

鱼很自然地坐在偶的身边,开始习惯性地倒酒,劝酒,陪笑的脸色并不好看。

偶看着鱼,尽管包相里的灯光昏暗,但偶能感觉得到,鱼很消瘦,不是苗条。尽管鱼已靠得偶很近,偶还是觉得没什么心情碰鱼。鱼有点傻傻地看着偶,也许习惯了平时客人的不是碰就是摸,但偶没有,只知道酒来喝酒,烟来抽烟,鱼有点不解。

鱼问偶,怎么不唱歌呢?偶回答喉咙有点发炎,不想唱。
鱼说,那玩筛子,偶答,不会玩。
鱼很认真地说,可以教偶啊,很容易的。偶答,试试吧。

鱼胜了好多局,偶理所当然地喝了好多酒。酒多了,脸红了,偶有点放胆了。
偶把手搂着鱼的腰,继续玩,偶继续输,继续喝。

直到偷偷跑WC吐了几个来回。
偶喝倒了,鱼握着偶手问,没事吧?偶答,累!晕!
兄弟们乘火打劫,来敬酒了,鱼说,我帮你挡酒,兄弟们不肯,鱼说,偶喝了,鱼也陪着喝。

一厅一厅的酒在肚里,天昏地暗,头昏头涨,有一个感觉却很清醒,偶的手,被鱼紧紧握在手心。

偶的脸在流汗,鱼不住地拿纸巾擦。偶能感受到,鱼嘴唇的酒气离偶的脸庞很近。

鱼吻了偶的脸颊。

偶一个箭步,冲向WC,狂吐了一通,接着吐第二通,第三通。。。

WC门开了,偶发现鱼站在门口外,偶笑着说,换你上WC了。

鱼没进WC,眼神呆呆地望着偶。

偶不解?!

鱼说,头一次见你这样的客人。

偶不解?!

鱼说,二个字-----“感觉”

偶不解?!

鱼没说话,却突然吻了偶,偶的唇。

鱼飞快奔进WC。

偶楞了!


偶问了鱼的名字,鱼答,你就叫我鱼儿吧。也是,风尘女子,哪个愿意把真名告诉客人。

偶没再问下去,也没空问,兄弟们又来敬酒了。

三更,总算结束了,鱼说,借你的手机用用,偶给了,鱼拨了个号码,鱼说,这个号码就是鱼的,鱼想认识偶这个朋友。

朋友结完账后,妈M屁颠屁颠地跟出来,兄弟们问干嘛?妈M吐了6个字:欢迎再来玩哦~!

原来,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觉是最舒服的一件事,偶回家的第一个感觉。

还没躺正,电话响了,哪个变态的兄弟来吵偶。

认真一看,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响了好久,偶还是接了。

“喂,你睡了吗?"

"你是谁~!?”

“我,鱼儿!”

"干嘛?有事吗?”

“没事,只是问问你晚上喝这么多,没什么事吧?”

“没事~!不管你事~!”

“那你睡吧,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

偶挂断了电话,头了昏,睡了过去......

10月2日,太阳真好,今天又没上班,一觉睡到中午11点,渴醒的~!

喝干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水,电话又响了。

”喂~!?”

“你起床了吗?”

“起了,干嘛?”

“没干嘛,问问呗。”

“你是谁?”

“我啊,鱼儿啊,昨晚还给你打过电话的,你忘了吗?”

“哦~!”

“你酒醒了吗?”

“醒了,我有点事,就这样哦~!88”
偶其实急着找水喝,渴死偶了~!刚喝的那点水早就蒸发了。

“哦,好吧,88”

自来水的味道确实不怎么好,但偶现在确实需要水来救命~!

洗过澡,总算把一身酒气给冲掉了。

这么好的天气,应该怎么度过呢?

网吧~!


晚上8点钟,鱼儿来电话了。

“喂~”

“喂!”

“你在哪里啊?”

“网吧”

“在干嘛?”

“当然上网啦,难不成还唱歌?”

“你在哪个网吧?”

"天堂”

“我上班的KTV离你那很近,我一会去看你好吗,我想见你!”

“你不用上班吗?”

“要,但没什么客人”

偶明白,小姐的行业竟争也很强烈的,不PL没身材就没有客人选,就没有小费搛~!

”随便你吧“

“你在几号机?”

“你自己找吧!”

“哦。”

10分钟后,电话响了,鱼的。

“我在网吧楼下,你下来好吗?”

“没空,在打游戏”

“那我等你”

挂断~!

20分钟后,电话又响,鱼的。

“你好了吗?”

“.....”

“下来一下好吗?"

偶想想,这样也太过意不去。

”好"

下机。

网吧门口。

鱼依然化着淡装,只是衣服换了。

一身淡淡的酒气,一股KTV里才特别有的味道。

“干嘛?”

“想见你!”

“见到了,行了吧?”

“我不想上班了,陪我逛逛好吗?”

“逛街?不想去~!”又不是我LP,干嘛陪,再说如果还要偶请吃这个请吃那个的,偶实在没钱。

“不,是滨江路。”(滨江路是我市的沿江的一条路,紧靠闽江边)

“......”

偶还没答复,鱼,拉起偶的手就走,也不问偶同意不同意。

滨江路,一条很长的路;一条很静的路;一条很美的路;

鱼问,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偶,你想交什么样的朋友?红色,绿色,白色?

鱼,这些颜色代表什么?

偶,红,恋人,绿,知自,白是......

鱼,是什么?

偶,性~!

鱼没有回答答案,纤指指着江里,如果有一天,我从这里跳下去,你会把我当成什么样的朋友呢?

偶,偶会约警察一起来这里钓鱼。

鱼笑了。

偶,你什么时候跳呢?

鱼,等我妈妈走了以后。

偶,走了以后?去哪里?

鱼,天堂。

偶,为什么?

鱼,妈妈瘫了,重病在床。

偶,那你为什么要跟着走呢?

鱼,妈妈是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我从小就没有了爸爸。

偶,你妈走了,你为什么也想走?

鱼哭了。

鱼讲述了一个故事。

19岁时,鱼是幼儿园的一名幼师。同年,一个同镇的男孩喜欢上的鱼。男孩长得很普通,性格也很一般,家里也并不富裕,也没有一份好的工作和收入。总之,没有任何一点能吸引得了鱼,就这样,鱼拒绝了男孩。

男孩不死心,每天省吃检用,花钱在市电视台每天为鱼点一首歌——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男孩说,你不接受我,我就拥有一千个伤心的理由。这首歌,一点,就是半年时间。

期间,男孩用尽了所有的方法,鲜花,礼物。甚至每天都在鱼下班的门口等鱼,无论下雨还是烈日。大雨天,不打伞,淋着等,烈日下,不戴帽,晒着等。

直至有一天,鱼记得说,那是7月15日,男孩为了见鱼一面,大雨天,在鱼的家门外整整淋了一个晚上,不是站着等,是跪。

第二天一早,鱼发现男孩还在门口,累趴了。

鱼心软了。

第三天,鱼和男孩牵手了。

第4天,鱼的母亲和兄长站出来,极力反对鱼和男孩的来往,理由很简单,男孩一无是处,又没有什么志向,又穷。

鱼说,我跟定他了。就是死,我也跟着他一起死。

最后,鱼的家人摊牌了,如果跟着男孩走,就断了家里的一切亲情~!

鱼大哭了一场。

次日早晨,鱼收拾了简单的行装,走出门了这个家门,鱼的兄长,重重地把门关了。鱼依然能听到,家里母亲的哭泣声及兄长的唾骂声。

鱼搬去了男孩的宿舍。

男孩对鱼很好,鱼也为了二个人的将来,开始的辛苦的打工生涯。

失去了父母的依靠,鱼走南闯北,做过商场售货员,做过产品推销员,做过售楼小姐,还在朋友的帮助下,做过期货生意,总之,一切可以搛钱的活,都干。就这样,整个福建省,鱼跑遍了南平,福州,厦门,龙岩,石师。4年间,鱼攒了一笔不小的积蓄,12万。
因为忙着搛钱,鱼在厦门打拼,男孩在南平努力。二人见面的日子越来越少。

4年后,二个人开始商量着在南平买房子,然后准备结婚。

说到这里,鱼已经泪流满面,点了一根烟抽起来。

我们找个了石凳,偶还给鱼买了一瓶饮料。

鱼继续说道。

男孩打电话给鱼了,问鱼准备什么时候结婚,鱼说,随时都可以啊。

男孩说,那我们先买房子吧。

鱼说好,你选地方吧。

男孩说,我单位有集资房,价值18万,只要先付12万足够了。

鱼想也没多想,就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打进了男孩的户头。

一个月后,鱼从厦门回南平来,和男孩一起领了新房子的钥匙,男孩解释说,因为二个人没结婚,按单位集资房的规定,房子的户主只能先写男孩的,等结婚了,再改成二个人的,鱼说,没关系,我的就是你的,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

鱼的心情好,生意也渐渐好起来,也忙碌起来,在南平呆了一个星期,就急急赶回厦门去了,并约好一个月后回来就领结婚证。

一个月后,鱼打点好厦门的事情,为了给男孩一个惊喜,鱼没有通知男孩,就回南平了。

鱼打开新房的大门,满脸的喜悦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男孩,和另一个陌生的女孩,赤裸裸的躺在准备新婚用的新床上。

讲到这,鱼哭倒在偶肩上,泣不成声。偶点起了一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