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表彰会结束后,参加会议的叶东扬、姚力强和江小东一块回到了岭南,在车上,江小东对叶东扬说:“你小子,你的身世怎么也对我保密。”叶东扬说:“没有啊,我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关于我的一切。你也是第一次知道我的家世。我希望江市长能给我保密。”江小东说:“你小子,不错。我像你这么大时,还在学校读书呢。你做的不错。叶家的人真的干的不错。不过,你为你老子拿回了一个一等功,你老子应该给你奖赏吧。”叶东扬说:“这个事,我是不会让我老子知道的。”说完连自己都笑了。是啊,怎么能不知道呢?这么个事经过电视的直播,他老子不会不知道。但愿他不会看到。而远在京城的叶寒东怎么能不知道呢?他在网上看到自己的儿子站在领奖台上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已经是海河省岭南煤矿的副总工程师了。是啊,二十八岁的他已经是副团级的干部了。他真的为他的儿子高兴,因为他是叶家唯一一个没有从政的人。想必你知道他老子是谁了吧:他的爷爷是原海河省委书记;他大伯是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他老子是武警3710部队副政委,大校军衔;他三叔是海河省委常委、纪委书记。这时,叶东扬转过身来对江小东说:“江市长,怎么你也进了叶家的门了。”江小东指了指了叶东扬说:“你小子没大没小,以后没有人的时候叫叔就行了。市长听的生分。那是十年前,我在海河市西王镇当副镇长。我记得当时我比你现在的年龄大个二三岁的样子。西王镇搞的不错,可我又有了一个想法。重建烈士陵园。那时没有钱啊,我不得不把市里给我们的招商引资的费用用到这儿,然后在去找钱补到招商引资的项目上。我记得一个事,也是听别人说的:省委有一位原先在海河信得过重要职务的领导离任时,他说:“他的战友跟着他一路打到了海河至今没有一个安身的地方。”于是我想到了已经荒废了烈士陵园,我要给那个领导圆他一个未了的梦。是啊,我们的前辈用生命打下了海河的江山,至今没有安身的地方,难道我作为一个领导就没有责任吗?我有责任让每一个烈士都有一块自己的地方。所以,我重修烈士陵园。我没有想到一个中年人会来到这儿,当他看到我时,他没有说话,他只是点了点头。第二天,烈士陵园项目的资金在他的努力下全部到位。他说:“让那些为了祖国的荣誉而牺牲的烈士安眠在这儿吧。”说完,他就走了。我当时负责招商的副镇长,我总结了一下:是我们这些领导没有人情味,所以,我用烈士唤醒已经没有人情味的政府。结果第二年,我们超额完成了市委交给我们的任务。我招到了第一个客户,叶东扬你应该知道:你们老总有一个合作伙伴,他叫罗宏。也就是那一年,我给镇里赚了第一桶金;八个亿。第三年就更好了,罗老又投了二个项目,镇里一下就从当年的八个亿上升到了十个亿。也就是那一年,上级将我调到了中原市当副市长。对了,是姚书记的主意。原因嘛。你也知道:当时,在镇里换届时,我耍了一回宝。我没有想到你的父亲就在我的身后,我一回头,就把吓了半死。你说:“对着省委书记吹牛皮还有好吗?我以为我的政治生涯到头了。没有想到:姚书记把我调到了中原,这个贫困市里当副市长。就这样我从一个副处级升到现在的正厅级。可是我一分钱都没有沾上叶老的光啊。过年时,你的叔叔、我的老上级叶书记找到我说:“过年了,我父亲要见你。你有时间吗?”我说:“我有,要家没家,要亲人没亲人。有的是时间。叶书记就问我:“你的父母呢?”我说:“他们离婚了。我从小和爷爷奶奶长大。爷爷和奶奶先后在我大二时离世,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后来,你的叔叔就把我带回了家。我见到了你的爷爷,也就是那一天,你的爷爷要我叫他父亲。从那时起,我就成了你父亲的第四个儿子。这是我一生的荣誉。也就是因为这个念想,我才走到了今天。”

这时,江小东说:“说说你们吧。你们的故事,在这儿全说完。出了这里,谁也不能在提一个字。你们知道吗?”叶东扬说:“好吧,我先说吧。我是我父亲第二个的儿子,他希望有一天,他的儿子能像他一样成为一名军人,可是天不随人愿,我选择了自己的梦想:当一个机械工程师,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国家强大。才能让先进的技术进入我们伟大的国家。”可是,我父亲却说:“那是文人的说法。”就这样,我和父亲闹翻了。他生气的说:“你以后出去别说你是叶家的子孙。”就这样,我怀着自己的梦想走入华中大学,在这儿我遇到了我现在的老师、也就是姚教授。

江小东说:“东扬啊,你说完了。怎么才说了几分钟啊。”叶东扬说:“后来的事,你们也就知道了。我进入杨烈的公司。几年之后,我才发现:和自己的梦想有了一定的反差。所以,我决定离开这个地方。去找自己的梦想。”(接下一章)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