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5月8日,菲律宾官方发布消息称,在南沙群岛半月礁附近海域被该国海警拦截并抓扣的11名中国渔民已被送到菲南部巴拉望省省会普林塞萨港市。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本月初在南沙群岛半月礁被菲律宾海警扣押的9名中国渔民,21日拒绝承认菲律宾方面指控的所谓“采集濒临绝种生物”罪。

菲律宾检察官罗德里格斯说:“法官下令警卫解开他们的手铐,然后让他们念出控状。法官问他们是否了解控状,并逐个问他们是否认罪。他们回答‘不’。”

报道称,这九名中国渔民在审讯结束后被带回囚所,预料他们将继续被扣押,直到下个月进行第二次庭审。

报道称,这九名中国渔民如果被判“采集濒临绝种生物”罪名成立,可能面对长达20年监禁与巨额罚款。

菲律宾海警本月6日在南沙群岛半月礁附近海域拦截并抓扣载有11名中国渔民的中国渔船,其中有两人后被放回。12日,菲方以中国渔船“非法捕捞海龟”为由向巴拉望省地方法院对其中9名中国渔民提起“诉讼”。

对此,中国外交部已经表示,中国对包括半月礁在内的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菲方针对中国渔民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是非法和无效的。中方再次要求菲方立即无条件地放人、放船,保证中国公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并且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情。

相关新闻

我国获释渔民:等9个人回来还要一起出海

中新社潭门5月16日电 题:获释中国渔民:“等9个人回来,还要一起出海”

此前被菲律宾扣押的渔民李香辉与何壮已经返回潭门,记者联系采访一度颇费周折,他们的手机均无法接通。

“手机、钱、衣服都被菲律宾人拿走了,什么都没有带回来。”16日下午,已归家两天的李香辉红着眼圈告诉中新社记者,渔民的个人财物全部被没收。

被菲律宾军警在南沙半月礁抓扣9天后,“琼琼海09063”船渔民李香辉和何壮于14日返回家中,“噩梦”是两人共同的回忆。

李香辉介绍,当日上午,“琼琼海09063”船在半月礁附近海域作业,一艘菲律宾“渔船”从远处驶来,待贴近中国渔船时,六七名身着便装的“渔民”突然拿出冲锋枪朝天开枪,并强行控制了中国渔船。“我们被关押在几平米的船舱中,当时温度超过30摄氏度,大家几乎虚脱过去。”

在异国,李香辉和何壮历经艰辛。几十个小时的海上航行和大巴转运后,中国渔民被关进狭小的囚室中,每人每天只提供两小盒鱼罐头、一碗米饭和自来水。

“没有虐待,但经常用枪吓唬我们。”李香辉回忆说。

何壮说,“关在监狱里的时候很伤心很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在那里每个人都很孤单。”

记者在潭门当地了解到,这里的渔民自古以来都有到南沙捕捞的传统。“海参、苏梅、皇冠螺,抓有经济价值的海产品,半月礁就是海参和海蚌多,根本没有那么多海龟。”渔民王振才说。

在王振才印象中,家乡常有船只被南海争端国家无理扣押,或整船没收,或拆除设备交还空壳,而这对于普通渔民来说不啻为一场灾难。他举例,一艘90多吨的旧渔船,船体价值超过100万元(人民币,下同),设备30余万元,工人工资、保险、船只补给30余万元,如被没收损失有160万元。“‘琼琼海09063’船是新船,损失更大,要超过200万。”

根据潭门渔业协会秘书长戴于岛提供的数据,该镇2000年至2012年间,在南海共发生涉外事件130起,被抓扣渔民818人,死亡6人。

经过了两次法庭问询后,李香辉和何壮因“系未成年人”被“驱逐出境”,而其余9名同伴,则面临“违反菲律宾野生动物保护法律”的指控被继续扣押,不知何时回到故乡。

在家的李香辉白天有朋友相伴,但夜晚都会失眠,“夜晚睡不着,脑子里都是当时的情景,想念外公和舅舅”。母亲陈奕燕心疼儿子,“他瘦了,心里也非常害怕”。

“等9个人回来,还要一起出海。”李香辉把这次经历看成是“做海”的历练。何壮告诉记者,南沙是祖辈传下来的,肯定要再去,“这是我们的主权我们怕什么!”李香辉和何壮同时希望国家能加强对渔民的生产安全保障。

互联军事:http://www.com9g.cn/news/201410/1168.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