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服趣谈 ——从警生涯34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警察制服是警察执法的标志。警察着装是有标准的,警容风纪是否符合要求是警察的基本要求!从警以来我严格按规范着装,时时注重警容风纪。

我从警三十多年间,人民警察服装式样换了好几茬。插队期间到县军管组时,警服式样为上黄下蓝解放帽,与当时空军制服一个样样介唯一区别就是解放帽上的帽徽,人家空军是红五星警察是国徽。据老同志们说刚换装时县城的百姓看见了还说查(咱)这满大街尽求些空军呢?“公安局的老王一黑夜没见咋接成了空军呢?也没听说过会开飞机嘛”。以后又改成夏天上白下蓝冬天上下全蓝头戴大檐帽与当时海军军官的一个班班的,唯一的区分是大檐帽的帽沿那圈线绳,人家海军是蓝的而警察是红的,当然海军军帽仍然佩戴红五星而警察帽则为国徽。一次几位海军官长莅临县城,饭后之余也没戴大盖帽在大街上闲庭信步恰逢打群架。有人瞅见“警察”过来了赶快高喊“民警同志快求些过来,这打架要出人命咧”。海军虽说不是警察但见这类不法事也得管管呀逐跑步上前制止。要说海军们驾军舰打敌人个个好样的但制服社会上的无赖混混就差点事了到了跟前光知道“在工人们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百般劝解。结果那帮混混们还管有没有利害冲突不利害冲突的”竟然把海军也捎带打了。幸好我们真牌货赶到了三下五除二就把混混们铐的铐绑的绑。又赶快搀扶起海军慰问一番送往医院诊治。这时群众才发现“嗷,怪不得了,我说咋接来了也不上法绳也不戴铐子呢。啊,人家是海军,开军舰的。”以后又有83式,89式,92式,99式,如今大概2几式了咱呢也因“年事已高”脱离了警营告老还乡就不知道如今警服是啥式咧。反正随着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发展,警服质量、品种都有很大变化。特别是从99式开始,上面决定为每位民警量身制衣以确保民警穿上合身的制服更加规范警容风纪,适应人民警察执法规范化和体现人民警察制服严肃性。这样做的确使我们这些长的貌比不上潘安、自娘胎出来就没有黄金比例体型的警察,终于摘掉了过去生怕警服不合身影响警容风纪的愁帽。不好意思,当年我就是其中一位嘛。过去随着年龄增大和职务变化,这身体不断呈发福状态,我从刚当警察时着正二号型服装恰好合身得体渐渐地着付二号甚至付一号都不合身了,一度时间使劲把风纪扣上了常常勒的连出气都有困难。那段时光我领取新制服后都是先求认识的老裁缝在不影响制服原样的基础上设法加工一番方能合身着装。适应如今能按照体型测量制衣对我们来说真是莫大的福音。

实行量体制衣办法后,个别厂家为了获得最大利润,想方设法地整出些花样来。比如虽是按人量体但下料时不按测量尺寸,比如棉衣里衬使用非常便宜但那填充物不断顺着缝隙往外掉,比如拉链只买不贵的结果还没有用几次不是压头坏了就是齿掉了,更有高招的是干脆就在制服的标示上注明尺寸是按照量体的数据但实际不是。虽然这些是个别但个别问题摊到谁的头上那就是百分之百的问题用百姓的话就是触霉头!正如这几天西风烈导致气温骤降,全市都进入“试供暖”期唯独我们贫民区由于今年“保护性拆除”遗留的若干问题和隐患所致那暖气片仍旧冰凉兮兮。看着电视采访有那满脸阳光幸福灿烂地说虽然是“试供暖”但我们家都温暖如春这不连毛衣都穿不住了,而我们在家里得穿棉衣抗击寒流侵袭。虽然都明白这不是普遍问题但摊到谁头上那就是百分之百的挨冻!当然这都是市场经济必然遇到马老祖“资本家最大目的就是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利益”之客观规律如同“干部交流正常”千万不要奇怪也就是谁赶上了谁触霉头呗。当年这量体制衣实施以来我也曾触过一回霉头。

有一年给我发的裤子,我试穿一下发现腰围太大,可裤腰上载明的尺寸同厂家事前给我量体测量的尺寸是一个样样介的。懂行人用尺子量了后告诉我“你这条裤子实际测量尺寸与载明的尺寸绝对不一样所以......”。于是我按照管理部门统一时间统一地点的安排去找厂方代表更换。有关部门工作细致,同厂家的合同有约定如厂家不按量体尺寸制作必须无条件更换。

厂方代表见了我,满脸堆笑边接过我递给他的裤子边客气地“来啦,坐坐坐,先坐下。你们当警察的,就是辛苦。你这是?奥,裤腰不合身?没关系,我马上给你换。看这事整的,哪能让咱们穿不合身的制服呢。”哎呀,真是从心里感觉到还是咱这社会好买卖双方真是一家亲嘛。

代表接过裤子后细细地查看了一番,找来软尺当场再量了量我的腰围又拿过裤子测量一番:“咦,这还真不对,是肥。嗨,怪了,这裤腰上的尺寸倒是与你的腰围相符可这实际的腰围?我看看出厂时是谁验收的?这么马虎。首长日理万机本来就忙这又给首长找麻烦。对不起啊。”

代表随后拿出一个本子,逐项登记时间、地点、我的姓名、更换啥产品以及具体单位。当听我报明我是专业公安,代表的态度有了变化“啊,专业的。啊,这个......”代表停下了正在填写的工作,“嗯”了几声挠了挠头说“啊,你是专业的。那......,要不你先把裤子拿回去。日后你的腰围有变化说不定穿上就正好了嘛”。我没有同意他的说法。

代表呢则再次拿起裤子看了看突然高声“你这裤子有问题,洗过了。不能换。”

我赶快声明“看您这话说的,这条裤子下发后我就试穿了一下发现腰围不合身这就拿来更换,怎么会洗呢?我洗它干吗?”

打那以后代表就一反刚才尊敬“首长”的“买卖一家亲”态度,翻过去掉过来硬说这条裤子已经下过水也就是洗过了不能换。为了支持他的观点还找了一位其他厂家的代表过来让那人看看是不是洗过。那为代表煞有其事地一脸“公正”像的过来拿起裤子看了看还闻了闻说了句好像洗了但好像也没洗“这不还有浆水味呢”。

我立即冷笑了一声说“二位不要演双簧了!这条裤子在我手里不要说洗过。就连水都没沾过!我好赖还当过几天刑警,就你们的那点心思我能不知道?就是不想给我换。因为那样你们会有损失。你们呀,心也黑点了!”

代表倒坦率,“嘿嘿”笑道“心要是红了我们厂几百号人吃啥喝啥呢!”

“我不管你是黑心还是红心!总之你必须给我换。”闻听代表的这话我当时就拔高了声音而且明确告诉代表你们是拿了钱才制作的这些衣服。所以你们必须对产品质量承担责任!法律有规定,质量不合格对产品予以更换就是其中的一种承担方式“我没有要你们退货就不错了!”针对他说的心红了他们吃啥喝啥之谬论我更开诚公布地说“如果在这制衣过程中有你说的这样的那样的事,你尽管去控诉去告状!不过少拿这来要挟我!我才不吃这套。再说了谁让你们心红不了你找谁去!”

但是代表坚持裤子已经洗过了“不能换。否则我们的损失谁承担呢?”。而我呢的确没洗过这条裤子自然据理力争。这样一来我们俩在那里就打开了拉锯战,以致后面还有要更换的人也都“吴法宪的弟弟(吴)无法弄”。看着现场成为僵局而且影响到更换工作了,一直在旁边但装作没听见没看见的有关人员这才过来,懒洋洋问我哪个单位的如此这般想要干啥?我也非常懒洋洋地“客气”回复“不想干啥!就是请厂家按照规定把这条不合尺寸的裤子换了。好让我着装时符合警容风纪规范要求!”由于听出他的言语不善“如此这般想要干啥”,我特地敲打了一下“人家说他们如果心红了就吃不上喝不上了。这种说法你们大概不会接受吧!”

有关人员听了我的话也许听出了弦外之音当即面红耳赤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回过身子也拿起裤子看了看闻了闻,似笑非笑地训斥厂方代表“你他妈的少说几句成不成?瞎说个啥呢!这位领导的裤子哪洗过呢?换!”厂方代表当即满脸堆笑的“换,换,你说换那我肯定换”逐收下了裤子。哈哈哈,看来这件事圆满解决呢。

过了几天有上级找我,说有人反映我“这样做得罪了对方,以后啥事都不好办!”我说那好,如果真发生了啥事都不好办的事,我直接找常委兼局长当面向他请罪求饶如何?上级听了显然不太满意但毕竟是人家都是飞机上喝茶的水平所以只是摆了摆手说你最好同他们私下沟通一下“凡事都讲先私下沟通”。上级的话必须照办,这是从警以来的养成!于是我又找“他们”私下“沟通”了一下。私下“沟通”倒不难,我只是把我给上级说的话再重复了一遍“不要你们为难!我直接去找常委兼局长!”“他们”见有我这样为集体利益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也就不再说啥了。以后民主测评我恰好少了一票是否于此事有关“你懂得”!

又过了几天有关人员通知我“裤子已换好了,来取吧”。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更换现场发生那幕情形时,考虑到厂家代表的那番表现所以我乘空在裤子上做了一个只有我认识的标记。实践证明我一点也没有多虑!我到地方拿起裤子一看果不出我所料,还是原来那条厂家硬诬为“洗过”的裤子。不过也不能冤枉厂家,这条裤子较原先还是有不同之处,裤腰上打了两个折叠裤腰也有重新缝过的痕迹。我向有关人员说明这裤子就“没有更换嘛”。有关人员看了看说也就这样了“先凑合着穿。厂家也不容易,何况你们专业上的属代供,一些事就不要那么较真了。这事上级没找过你?”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