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拘留所里,体会人生“完整”的概念(下)

众人被关进牢房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早就错过了开饭时间,别人啥体会我不曾知道,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在不停地‘咕噜咕噜’乱叫,要说挨饿的滋味才是人生最大的折磨,未曾尝试过此等经历的人们,很难察觉生命中闲饥难忍的痛苦境界。屋里面被拘留人员坐着的站着的姿态各异,参差不齐,我则是从狭小的过道来回溜达,寻思着借此举动能够打消肠胃的屡屡呻吟,那是肚皮对嘴的抗议。可惜想法是好想法,牢房里却是坚壁清野,没有一样东西可吃,其他人等也是这般如此,百无聊赖,长吁短叹。唯独那位自封号长的矬胖子,倒是显得意气风发,精神饱满,只见他褪去长裤晾挂在窗口,抖搂着短裤头任由晚风吹干。屋子里顿时骚气腾腾,可是并未有人敢于加以劝阻,矬胖子本人倒是手脚嘴,下中上三样物件儿哪都没闲着。听他嘚啵嘚地吹嘘他的曾经风光过往,都是些过关斩将的得意壮举,对刚刚发生的尿裤子行为,却是只字不提。不过从他的口风当中,能听出来早在八三年就曾被逮捕入狱,正关押在现今的收审站,也就是以前的看守所。对这类话题我倒是颇感兴趣,顿时支棱起耳朵仔细倾听,他讲到那个半大老头姓刘,是这里的一号人物,既是所长又是站长。早前只为普通管教,皆因‘严打’时期这里关押着一个名字叫‘李铁林’的死囚,起初已被判刑七年,后因赶上特种运动又被从劳改队里重提出来,改判死刑。这个死囚一时接受不了巨大的命运落差,就开始在监舍里扒炕拆墙,发起疯来就跟红眼狼相仿,别的干警小心翼翼尚未靠前,只有刘管教孤身一人抱着灭火器真往上冲。可惜不巧的是,死囚从屋里撇出一块砖头,正砸在他的右脸之上,重力可想而知。此事过后刘管教被晋升为所长,与之同时也落下了总是扭头‘向右看’的顽疾症状,私下里还赢得了‘歪脖子’英雄的尊呼美誉。

矬胖子的说辞,听得众人可谓半信半疑,他却一如既往津津有味地白话,为了博得屋里人的信任,甚至不惜赌咒发愿,抠屁眼子起誓若是有半句假话如何如何。这不刚说完‘李铁林’他又抛出另一个死囚的名字‘王连成’盗窃犯罪,竟偷些破铺陈烂被子等一些日常杂物,总共核计金额八千余元,先判十二年上诉裁定为八年,赶上‘严打’重审,直接死刑枪毙,看来他知道的事情还真是不少,确实挺多。就在这个火候他突然话锋一转,来通自我介绍,大家伙才知道了他原本姓华,在家排行老四,大号就叫‘华四’。而他更喜欢把华字写成画画的画,总是沿用‘画四’的称呼。当‘画四’吹嘘到这里,猛然间他好像想起了,还有哪样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没完成,只见他一个劲地啄着牙花子,不再作声。用两只黑手不停地翻动着上衣跨兜的边边沿沿,不大一会儿便在粗糙的毛纸上面,洒满了烟丝末子,随即拧成一袋老卷。此刻有了烟可是没有火怎么办?接下来的场景更是让人看得目瞪口呆,此前只是在史书上听说原始人可以钻木取火,今天却亲眼所见啥子叫作搓火。只看矬胖子不慌不忙从扫地笤帚上拽下两根草稞咪子,再从那个外地旅客的马夹里面撕扯出一点儿棉花套子,拧巴拧巴拧成一个泥鳅形状,然后顺手抄起鞋底子就在炕沿上,来回滚动着搓碾起来。也就是三两分钟的时间,当他狗一样的鼻子稍微闻到了一点儿煳巴气味,就伸出俩手猛地一下将那个棉条拽断,说时迟那时快另用嘴‘扑哧’一吹,顿时便有火星闪出,棉花条子居然燃烧着了,真的有如奇迹发生。当下矬胖子还真不吝啬,他让会吸烟的各位,每人都抽上一口,共同分享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

当晚再无其他事情发生,满屋子人只能挤挤插插地倒头昏睡,唯有两位外地老客尚无困意,还在摇头晃脑压低音量地叹气咳声。次日清晨起床的铃声响起,所有被拘留人员都倚墙靠立,等待放风。不大一会儿,铁门外面响起了稀里哗啦的开锁声音,还是昨晚那个胖管教,手里依然攥着电警棍,开始把一干人等统统轰到院外。要讲拘留所的看管制度,还是相对宽松,三个屋的人员参杂在一块,同时放风。而所谓放风是指关押在监舍内的人员,可以短暂地来到场区指定范围内,略微松动一下筋骨,前提是先得把屋内的尿桶倒掉并刷洗干净,有大便的人员要到茅房里蹲坑。按照制度规定时间是半个小时,可惜具体用时要根据管教心情而定,比如今天是五一假日,这位胖管教想早点交班回家团聚,故此前后用时都不到十余分钟,他就开始属数倒查,五四三二一。当他喊完最后一个音符,准有提着裤子从厕所跑出来的人员,还得喊上一嗓子‘报告政府,人齐’。然后,不用管教吩咐,就都跑着小步,一溜烟地拥挤回房中。甭管你拉完也好,没拉完也罢,反正失去自由的人,在这里就是时时刻刻也都身不由己的。放风完毕即为等待早餐,平常素日早餐都是清一色的棒子面大发糕,还少量给点清汤咸菜。可今天是五一节日,早餐是白面馒头,菜肴是猪肉炖粉条,要说我们这些人自相调侃,命儿还不错,来了就赶上伙食改善。但是等到出监结账时,今天节日的待遇要附加一块钱的,那个年月蹲拘留每天的伙食费七毛,十五天就是十块零五毛再加上这一块,我出去的时候,父亲替我交纳了人民币十一元五角。

吃过早餐之后,接下来的光景,按照监管条例规定,应该为‘坐板’时间。实际姿势就跟和尚尼姑禅师老道等出家人一样,屈膝盘腿,挺腰打坐。两只手还得手心朝上依次放在两腿的拐弯之处,这里面有个专门的术语,美其名曰:“反省问题”。但是,坐着是坐着,每个人的嘴还不会闲着的,一个个小声叽叽喳喳地自报家门,讲解着自己。在此除却矬胖子‘画四’暂且不提,我先简略地介绍一下那两个外地的老客,一个是跟我铐着同一副手铐进来的旅客,现在才知道他是河南郑州人,他进来的原因也极其特殊,那叫‘贩卖马鬃’咱真是搞不懂这马匹脖子上的长毛,咋还成为禁运品了呢,的确不知所云。另外那个外地老客五十多岁是黑龙江省的,具体城市他到走也没能透露,可见口风之严,称得上老谋深算。不过他的专业是本职扒手,专偷其他旅客钱包,道上的行话称之为‘细活’,不过将心比心实打实地讲,这个细活是种行为上最缺德的谋生手段,无需敬业精神。然他这次栽了跟头还并不是因掏兜失手,而是由公交车上的一位女乘客误以为被他摸了屁股,当即被人家‘耍流氓,臭流氓,老流氓’的叫骂声,羞辱得狗血喷头。赶巧车上还有两位退伍军人行侠仗义,就把他真给当成流氓扭送到了公安机关,违法名头是‘调戏妇女’。其余闲杂人等都是打架斗殴的不法份子,大概其跟我一样,都有着极强的虚荣心作祟,老以为能打架既是英雄,其实狗熊也排不上班的。现在仔细回想起来,什么啥子‘海江,大军,二猴子,三兔子’等等一些小名绰号,轮番走读叫阵,真好像自己跟个好汉似得呢,实际上就是一群‘傻帽儿’,个个都是黑瞎子。

晚饭跟早餐如出一辙,还为馒头粉条只是猪肉少了许多,一天两顿结束渴望的焦点。迅速过了五一佳节,平日里进食的物件,如同骨鲠在喉着实有些难以下咽,粗粮真粗的棒子面发糕还定时定量。大约一周过后,每个人都能重复感受到了挨饿滋味的轮回光顾,想起节日时的猪肉粉条,只能任由口水直往外流。这期间再次发生的意外插曲则是矬胖子跟二猴子,为了争夺牢头狱霸的掌权位置,曾大打出手十足的火拼。不但被歪脖子所长给拉了出去,电棍出溜得吱哇劁叫不说,二人还分别被戴上了微型背铐,一天一宿过后,各自的手腕子上都是淤血化脓,算是惨不忍睹,有此一说。混期度日的时光甚是漫长而煎熬,两个外地老客还是长此以往,重复周旋着长吁短叹摇头晃脑的相同动作。稍有一点开心的事情,则是一个年龄特小的小管教值班之时,他总是喜欢来到铁窗前面,用家长里短的本地方言,拿我们这帮失去自由之身的拘留人员,解闷开心。这个小管教讲话风趣而诙谐,每次过来都愿意点乎着屋里的人逗着乐说,看看你们干的这些个破事,哪有一件像样的活计,你看人家后院关押的那些收审人员,不是‘拉皮条’的,就是‘拉帮套’的,当然还有吸毒嫖娼的,人家都跟娘们儿有缘。你们可好除了啃土豆就是吃菜刀,多没劲呀!要说矬胖子不愧是二进宫的异类货色,说起话来也是胆大妄为,竟然敢和小管教顶嘴。他直言不讳地接着下音,就那点破事儿,还是不沾边的好。你说干上了吧,叫强奸,没干上呢,还算未遂,都得被判刑冤不冤啊!他此言刚一出口,顿时笑声大起,一片哄堂,小管教也是乐得心花怒放,那叫合不拢嘴。

在此不难看出不单单是我们这些品质恶劣,素质低下的不法之徒,喜欢涉及探讨男欢女爱的炕头话题,就连身为政府人员的管教干部,对于异性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也是颇感兴趣一样乐此不疲。所以说都是男人都是清一色的本性根苗,谁还不知道自己咋回事儿嘛,真要不知道别说生命完整,就是身体喘气那也白活。在拘留所里若能摊上参加劳动的义务时机,别看出卖体力那也算得上是件人生幸事,可谓大好遭遇。大家想啊在外面干活的人,起码能够自由运动,还可以拣个烟头烟屁啥的,吸上一口不亚于悠哉悠哉。谁也不要笑话谁,人人如此都是过哪河脱哪鞋,到啥时候说啥话。对于身陷囹圄的人员来讲,能够走出铁门监舍既是身心自由,自由真的太可贵了。在这样置身触地的现实环境中,亲人的接见当为世间最大的温暖,也是政府行为的一种恩德。虽然在中国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有钱人的天下,拘留所里也不例外,真乃有违政权无产的原始初衷。别的不讲就说富贵者的家属来此探访,被接见人员即能喷云吐雾,还可以大吃大喝。比如矬胖子每次回来,总能偷摸掖进几只带把的烟卷,让其他难兄难弟一起过滤分享。这就是不平等的现象无所不在,在我们这个金钱万能的现实社会,体现得更为完美突出。在我被拘期间家人没来看望,就是我出监的时候,老爹一大早替我交纳了伙食费用,随之匆匆离去也没亲眼瞧我一面。对此我毫无怨言,自己一清二楚父亲对我心里有气,这不怪家人翻脸只怨自己真不争气,竟给骨肉至亲丢脸抹黑。两周时间终于折腾过去了,眼瞅着再有一天就熬出头的,可谓希望还在,明天最好,为啥说最好呢,因为明天将被释放,重获自由之身。

然而,就在我们临出监的那个头天傍晚,赤峰方言称之为‘夜了后晌’,从后院收审的监室里又传送出来,一阵接着一阵撕心裂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音响。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动静,又给我们这些即将步入社会人员的心灵之上,平白蒙添了重重而厚厚的一层阴影。据随后小管教亲口告知,是新来一个叫‘刘彪子’的混混,为了逃避并对抗司法打击,竟然采取了自伤自残的极端手段,把两段儿钢丝扎进了肚子里,这种自虐的手法,通称‘扎针’。当时我很纳闷亦费解,收审人员被武装干警搜查的那么仔细认真,钢丝咋带进监舍的呢?还是小管教的话语,释我心疑。原来钢丝就是衬衫脖领处的椭圆形饰件,没想到在这里掰直后,竟然成了自残工具,看来管教工作怎样严格还是百密一疏。掉过头来寻思一下自己的问题,这些天来从未彻头彻尾地进行过反思,以至于此后很多年的日子里,还是未曾琢磨过醒悟懊恼。所谓悔过才能自新,可是几千年流毒的文化熏陶,不是一句话半句话就能轻易化解,那么多又那么多侠义好汉的野蛮造型,都是特色政权倡导的主流英雄影像。实际上哪一个不是土匪胡子的强盗化身,‘二武松’滥杀无辜,丫环婆子不留一个活口,‘黑旋风’更是杀人如麻,视生命如同尘埃草芥,无足重轻。既然这样的古典文学素材,近乎残酷赤裸,那么我等卑微之辈,在还未成年之时,冷不丁来个真人模仿秀的穿越举止,也不过就是人生里程中的污点笑谈,茶余饭后予以自嘲或是炫耀。尚且够不上什么‘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悲壮程度,还好我们以身试法却未能逍遥法外,在此遭受到了足足半个月的收监羁押,也算得上亲身体验到了,什么才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接下来针对自己或是影射那些,试图寻求什么完整人生的犯晕之辈,要说的肺腑之言如下:活该,脚底板子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你说能不活该嘛!最后还得画蛇添足,写上多余的一笔,那就是本文虽完,还有续篇,敬请期待,期待吧,没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