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拘留所里,体会人生“完整”的概念(中)

闲言少叙,书接上回。就说我们这些个所谓社会的闲散人员,被统一集中到了这处公安执法部门,原本宽敞却因人多而显狭窄的院落里。一个一个在看明白了手中那张,已经发生了庄严效率的法律文书之后,所有人员别无二样,都是腿肚子发颤,眼珠子发呆。真不知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威风劲头儿,顷刻间都哪里去了?要讲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如此,谁让自己往常不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呢。现在怎么样?风头出大了,遭到打击处理也实属自作自受,不能怨天尤人。比如在那些置身于场外翘着脚扒眼围观的群众眼里,我们这样戴着手铐的反面角色,个个好比社会毒瘤,堪称不三不四,绝对害群之马,都是不法之徒。此时这些不法之徒全被一网打尽,绳之以法,不用细说明日的报纸、广播、电视里的头条新闻肯定万众一心百口一词,那就是广大群众高声叫好,人民拍手称快。其实,群众不过瞅瞅稀奇,人民也无非瞧瞧热闹,无论看谁倒霉了,大家都是快乐开怀,高兴着一样的国产心态。虽然场外人群中也有社会毒瘤的近亲家属,不知他们此刻心情作何感观,还好我父母都不知这个消息,我想若是在场,准会老泪纵横。

正当我这人小心大的不法之徒,此时居然还有闲工夫胡思乱想的片刻,几个和我年纪相近的社会小青年,已经开始潸潸泪下,哭哭啼啼。可是人民警察本着与天敌誓死对立的职业态度,心胸气魄都犹如钢浇铁铸,禁得住风云考验雷劈电闪,谁还在乎几个阶下囚的伤心难过呢。这种场面警察见得多了,他干他的你哭你的,抓你们才是人家要干的工作本行,懂嘛,小样。记得那会儿我暗暗在内心来回祷告,哥几个别伤心落泪了,看把小脸模糊跟个花狗腚似得多难看呀,理解吧!只有理解了前因后果,心理才能毅然决然。当我还要往下寻思是不是应该加上坚贞大义等几字儿,继续给自己加油助威的关键火候,只听院外的警笛长鸣的声音由远而近,顿时打乱我的定向思维,随着警察对那些扒眼群众吆喝起了‘闪开,让一让’的散场口号。我们才能肉眼看到停放在门口外的,好多辆‘绿白蓝’杂色相间的跨斗式三轮摩托车,可谓该来的终于来了。紧接着反方向更为触目惊心的一幕场景出现眼前,只见从派出所正门过道儿唰唰啦啦地走出来一队人马,全是被麻绳五花大绑的男男女女,也都个个表情凝重,一前一后行列整齐。至于先前这队人马,具体关押在哪个房间,如何遭到的捆绑?院外人员恐怕没谁知道,只是心理清楚比我更背运的家伙冷不丁地横空出现在眼前,有如突然欣喜,神兵天降。

在看这些被五花大绑的天降神兵,一个接着一个被外面的那些跨斗摩托平均分配,一个跨斗里装载一个,容量甚是均匀得体。那一时刻我顾不上自身的恐惧焦灼,还在内心偷摸地默默清点了一下实际数量,七男三女刚好十位凑整。有可能是时间到了晚上五点半,正是下班高峰人头飘忽群动的黄金时刻,对头!宣传要得就是这种效果,好像时不我待相仿。第一辆跨斗摩托车在那个像似领导干部模样的手势指挥下,鸣起警笛山呼海啸一般率先冲上马路充当头车,其他三轮跨斗也是两名警察押解一个不法之人,紧紧追随,前呼后拥。在十余辆摩托车即将开走一大半的时候,厄运才开始降临到我们头上,俩人一副手铐即为俩人一组,被那几位年轻威武的公安民警一组一组,都分别推进了(说是塞进更为恰当)停靠在院墙门外的两辆长条面包形状的白色客车上。车厢里实在拥挤不堪,捞着座位的那就坐着,后被塞进来的人,只好坐在有座位人员的腿上身上,现场画面实不雅观。没办法都是难兄难弟,下面的人只能忍气吞声,胸怀平添一点气量。然后,杂色相间的摩托车在前,白色的面包车在后,车辆的队伍保持距离拉开长溜儿,顺着环城土路开始绕圈。当时有人还很纳闷,既然游街示众为啥不走市区主要干道,咋还跑到了城郊野外过市招摇,看来这次公安机关要的浩大声势,是曲线外围,吓唬吓唬乡镇地带以及所谓城中村,村外城的结合部位。

车队缓缓而行,警笛照旧拉着刺耳的鸣音,也正是这种刺耳的鸣音,猛然间唤起我对八三年“严打”时的某些记忆片段。今非昔比就事论事,虽然该绑着的还都绑着,该铐着的也全都铐着,但在场面情景上还算人性化了不少。那个年月的此类分子,都是站在敞篷的解放车上,胸前挂着纸壳牌子,书写着罪状和姓名,一路游行都得‘扎飞机’式的放映低头惨状。可见中国的法治进程,也正在从阶级斗争,逐渐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健全完善,对我们不幸化身行于这条路上的跋涉者而言,任重并且道远。当一干人等都已被折腾得腰酸腿软精疲力尽之时,才抵达了本次游行最终的目的地(东监狱),那里是本市老看守所的前身。自打看守所搬迁到西郊园林路附近的新址以后,这里便成了‘收审站’和‘拘留所’的集中羁押地点,名声和氛围都依然如故,还保持着监狱的尘封古迹和历史名称。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高墙上面,电网林立,壁垒森严,来不及撤走的武警战士仍然荷枪实弹站得溜直,更加显现出‘敌我’矛盾的鲜明旗帜。座落在四周墙角的岗亭,有如日伪时期的小鬼子炮楼,探照灯锃明哇亮,寒光闪闪。随着‘监狱’大铁门的缓缓打开,三轮子摩托车率先依次慢慢驶入,倒霉的还是那些被五花大绑的收审人员。只见这些人先被足有一个班的武警战士挨个从跨斗里拽出,然后并着排跪倒在地,任由武警搜身,其仔细程度堪称一丝不苟,无微不至。

仅举一例就足以见证武装警察的工作热忱,但看他们那两只孔武有力的双手,原本戴着洁白的手套,在每个男性收审人员的裆下,翻来覆去地折腾一通过后,手套外面都沾染上了黑边。俗话所说兢兢业业的精神好比大海捞针,可是男人的内裤区域,具体能捞出什么,不知所云。至于女性收审人员又被捞到何种程度,皆因未能亲眼所见,咱不敢乱语胡言。那七男三女被从头到脚的检查完毕,才被松开绑绳再由管教带路奔着另一处大铁门走去,其他事情不得知之。等轮到我们这些戴着手铐从轿子车里被押出来的拘留人员时,所遭受的检查程度对比之那些收审人员来讲,要轻松得很多,很多。只是先由跟车同行的警察告知,‘都下来,下来,并排分三列站好,站好’。等我们还没站好的时候,武警战士就已经匆匆收队,我们站好以后,跟车押解我们的众多警察也随之摩托车轿子车一起,尘土飞扬,打道回府。就当我们一个个神色木讷,表情呆钝不知命运将受到何种差遣的茫然时刻,从大铁门后面的里间屋里走过来一位四十多岁,长相极有特色的管教干部,在此姑且称之为半大老头吧。要说这位半大老头不但长相有特色,说话也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他说:‘这里是拘留所,不是旅店宾馆,没人请你们来的,既然来了就得老老实实,我告诉你们(原话附加着他妈的,此处予以省略)废话少说这里有绳子、铐子、镣子,还有电棍!’此情此景,真的使人切身触地的感觉到,此话绝非危言耸听。

半大老头的话音刚落,就见又从刚才的里间屋里走过来一个五大三粗胖鼓伦敦的看守,一手提搂一根黑乎乎的警棒,上面缠绕着一道道透明锃亮的钢丝,顶头部位还镶嵌着两个按针钮扣一样的物件,也是透明锃亮。那一时刻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电棍’的外在实体,紧随其后就是亲眼目睹了‘电棍’的实际威力。许不这位胖警官老早就偷眼看到了被拘留人员的队伍里面,也有个发型怪异的矬胖子很不受待见,都说同行是冤家,这会儿却因都是身体发福的胖子体形,也激起了胖子之间的心怀不满,胖子管教当时脑海里准在想,妈的,比老子还胖,看来平日里你小子没少作威作福,满肚子民脂民膏,这还了得,电棍的伺候。想到此处,胖管教那是手随心动,也没问三七二十一地就大吼一声,给老子跪下。您别说那个被拘留的胖子还真听话,像似奴才听从主子命令相仿地实际情形,当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还在口口声声地叫着‘大哥’喊着‘饶命’。然而胖警官可是不管不顾,一边叨叨咕咕地应答着,谁是你大哥,谁是你大哥?手里面两根电警棍就在跪着的胖子脖颈上边,开始拉锯般地出溜起来。随着‘吱吱’又‘吱吱’的音响,跪地胖子狼嚎鬼叫样式的呼喊声不绝于耳,让站在行列里的其他人员看得触目惊心,也吓得魂飞魄散。好大半天也好不容易地等到胖警官累得气喘吁吁停下手来,再看躺在地下的矬胖子早已小便失禁,可谓屁滚尿流的影像,活灵活现地摆放在众人面前。

看来此后的日子里,没有人再敢萌生造次的念头了,类似我等原本不值一提的宵小混混,曾几何时吹牛皮还汤这儿汤那儿,今天打眼望去‘拘留所’里的看守,人家才算一嘛水全汤的现身说教,真乃所谓完整人生不可或缺的一本亲历教程,直播并书写着锅是铁打而人不是的必修科目。今天掩上那个胖子点背儿,就这样无缘无故地被胖管教‘突突’来了一通见面礼,也是下马威。他本人被电棍出溜得小便失禁,屁滚尿流,其他一干人等也真被吓得噤若寒蝉,心惊胆颤。再随之半大老头赶驴放马一般的吆喝声中,我们这群被拘留的不法人员,才被轰撵着关入到了牢房之中。十二个人员一个屋子,满满当当地关了三间牢房,直到此时我们才知道具体数目是三十六人。或许国人大多如此,都是喜欢给别人制造痛苦,甭讲看守管教武警公安这样,即使自身刚刚遭受了暴力摧残的矬胖子,也是这般狗色熊样。这不牢房的大铁门刚一关上,看守的脚步声尚未走远,那个胖子顿时就像‘好了伤疤忘了痛’一般的初始模子,这会儿终于可以原形毕露了。只见他先是报号哪块儿哪块儿的某某,然后自封‘号长’接着就开始对着众人指手划脚,吆五喝六,好像他刚才没有尿裤子一样。看来某些国人真就这个狗色熊样,给别人施以折磨恃强凌弱才是它们的本性,这种现象在拘留所里展现的,更是丑态尽致,酣畅淋漓,真可谓地地道道彻头彻尾的东方人种,中国特色。(好了,本文至此,欲知后事如何,下文分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