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在天津,一个1,400万人口的城市,几个星期前我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个城市人均GDP(15,000美元)高于中国其他任何城市,甚至高于北京和上海。我以前遇到的或者我访问中国天津后遇到的(印度)人中,没有人以前知道还有个叫天津的城市。通过漫步这座城市的商场、公园和公共广场,我和这座城市零距离接触。我简直不敢相信,天津这样一个异常繁华大都市,居然和大多数印度人看的KBC八卦节目一般(让人索然无味)!

在准备我的中国之行时,我已经沉浸于 张(?)Halliday合写的精彩绝伦的人物传记-《毛:鲜为人知的故事》

我急于在印度读完它 – 这书揭露了真相,在中国这是禁书。

我再三思量是否要带着这本书去中国,毕竟要冒被半夜敲门的风险。最终我还是选择不带,而带上Naipaul版的(毛)传记。

《鲜为人知的故事》描绘了一个恐怖的画像,每张中国纸币上都有他那张狮身人面像般的脸。

简而言之,如果没有翘辫子,他会彻底摧毁和抹去这个称之为中国的国家,通过他制定的那些畸形扭曲的政策,会被杀死的人民将远超(实际的)7000万。

毛是一个诗人(poet 双关语:空想家)

我通过了解他的”伟大业绩“学习到 – 只有诗人才能仅仅通过写作就引发这么大的破坏,相比之下散文家就显得那么无足轻重了。

让阿伦达蒂(印度:恶灵)试图说服人们接受无政府状态、极左的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和像毛一样的高度集权。(等一下…)

这里是毛早期的诗。当时他年轻、敏感,这首诗凝聚了他的思想和方法,这些思想和方法以后将迫使他的人民在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中绝望地互相残食。

《虞美人·枕上》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勾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挺不赖,是吧?这就是为啥这书在几百页之后给了一个大惊喜,(在那页)这位和蔼的打油诗人说道:己所不欲施于人

他可能在中国的学校中被捧上天,在共党政治局会议上被顶礼膜拜,赤裸裸的现实是:毛留给中国的印记仅仅是中国纸币上的一个水印而已。

难以想象的是,后来的一切经济发展都在(纸币上)他敏锐的眼光和点头下进行。

马克斯.普朗克(Max Plank)曾经说过一句名言: 科学前进路上尸骨累累。所以,国家要背负短视又视野狭隘却被美化的领导者的遗债。

人民迟早会一边崇拜他们的领导者一边遗弃他。中国要有未来,首要的是让毛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这种领导人)。

我在天津,一个1,400万人口的城市,几个星期前我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个城市人均GDP(15,000美元)高于中国其他任何城市,甚至高于北京和上海。

我以前遇到的或者我访问中国天津后遇到的(印度)人中,没有人以前知道还有个叫天津的城市。

通过漫步这座城市的商场、公园和公共广场,我和这座城市零距离接触。我简直不敢相信,天津这样一个异常繁华大都市,居然和大多数印度人看的KBC八卦节目一般(让人索然无味)!

搞清楚这个难题是不容易的,经过若干个小时思考后,我得出结论,不计其数的、难以想象的一夜暴富,是难辞其咎的。

印度城市,你明白,都是独一无二的。特立独行就是它的文化,摇摇欲坠的建筑,造型挺别致(铁岭话读)的房屋,居民的礼节,秽物和财富的混搭展示。

每一个城市,从阿拉哈巴德 到 迈索尔,都有自己的个性。每个城市都有与其他城市不同的嚣闹声,它的人民有不同的肤色、五官、着装规范,随地吐痰时的造型,抢道的智慧,强奸犯的的专业知识等等。

W

虽然财富带来平等,也带来同质化 – 一切都都是土豪金色,每一栋楼都和其他一栋楼一样发着相同的夺目光彩,每一条路都和其他路一样光洁平整,每一辆车都是一样的牌子Audi。

天津和北京、上海、香港也是一模一样的,无论是路上的汽车和巴士,还是机场、火车站、商场,甚至路边修剪整齐绿化带都是一样的。

财富,钱,土豪金,财产,他们是伟大的均衡器。居民被喂饱之后,城市不再有一个软肋。

在中国镶满钻石头饰上,天津只是其中一个。

只要稍看几眼,对你而言,都一样。审美疲劳。

至于审美,都是经过国家精心策划,就像东德的类固醇(体育)。

(通常上来讲,)城市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发展,从而获得一种精神,一种气质。城市不可能在短短十年内建成,他们会起起伏伏,他们并不像石油涌出,或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但是,这里有。我坐在一个人造池塘旁边,不知柯布西耶( Corbusier,运用混凝土的技术能手,其混凝土建筑为建筑技术美学的发展开创了一方新天地)曾想到这一切。

他是会赞成,还是会喃喃自语地异议?

人造美女总归有一些不自然。当然,我的倾向很明显,但我觉得美不能被定义,它必须保持,如人们所说,情人眼里出西施。

因为如果有人发明一个(克隆)公式,那么,每一个建筑都会像泰姬陵,每辆车都像甲壳虫,每一个手机都像iPhone,每一个音响都像 Bang&Olufsen,每本书都像老人与海。每个两行诗都像 加利卜,每首诗都像Madhushala 。

T

天津像其他富裕的中国城市一样,存在严密控制的人口流动下。

中国农民需要叫做的”户口”的劳工证,紧握此证就可能在这些大城市找到工作。

但是当工作完成后,当高楼或公路完工后,他不得不回到他的农村,那里才能兑现”户口”所带来的好处,如购买房产或汽车或医疗。

然而,尝到了血,亲眼目睹了超级财富,进过商场,坐过子弹头列车,他会做什么 – 会泰然地在慷慨的榕树荫下的椅子上四仰八叉么 ?

“户口”是湿婆勇士们梦想得到的,也是每一个靠每天20卢比生存的那8亿印度人想要的。

我们的城市可能是有点脏乱不堪,道路坑坑洼洼,火车和公共汽车的椽子都趴满人,水质也差那么点意思,没事总断电玩,但,我们的城市是给我们每个人的。

哪个更不人道?是让一家十口在孟买路面上竖个帐篷勉强维持生活,还是看着他们死于干旱或在比哈尔邦、阿萨姆邦、拉贾斯坦邦被洪水袭击的村庄中慢慢死去吗?

独立65年后,仍然面临这样的问题,这是我们民族的悲剧。也许是更悲惨的是,在中国没有人能解决这样一个问题。

倒霉的村民,千里漂泊到北京,天津,无奈地等待自己的机会。他们必须一直忍耐,直到被一路狂飙的”人均GDP”救出。

叫嚣皿煮权利和言论自由不会来自天津,上海和北京等城市。这些城市已经取得了改革的成功。

在这里,他们都是驾驶奥迪、购买巴宝莉、在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中快活。这里没有胃是空的,没有心灵的热切。

这里没有人会选择上窜下跳引起任何愤恨。他们很高兴和很满意,只希望赚更多的钱。

天津不会有天安门广场(8 * 8?)。

中国人知道这一点,他们正在稳步向西边的内陆推进,麻木地创造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财富和繁荣。

归根结底,人的需求其实很少。他仅仅需要的是桌上的面包,一个快乐的工作,快乐的妻子,可爱的孩子们(在中国很少见“们”) 。

他需要一个坚固的房子,一套换洗的衣服,和一个温馨的床。

相比暴君给予的自由,他更需要他需要生活元素方面的自由。任何不明白这一点的独裁者都是在把自己的头往.22炮管里凑。

我们用自由,皿煮和人权,成功免去我们中8亿人的(基本生活)供应,而其他人则认为这是理所当然。

8亿!这8亿人不需要访问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的自由,他们不需要计委白种书,他们需要一个拉屎不被人发现的地方,

他们希望不必走很多光年就能填满他们的水桶,他们需要一个水龙头,他们需要在他们头上有屋顶,他们需要(有尊严的)生命权。

印度这个国家是如此因为不同于中国的独裁而自豪,因充满活力的皿煮感到自豪。

这个国家应该提供这些简单的需求或在她的前臂纹这个:清除贫穷(原文中文)。它意味着Garibi Hatao(Abolish Poverty,甘地提出。即: 清除贫穷) 。

所有这些一柱擎天的建筑,这些巨大的博物馆,一定需要很多的维护,更不用说空调。

而四处游走的时候,我注意到,每间公寓都伸出一个带独立空调的阳台。中国人均电力消耗是印度人的5倍以上,印度( 85瓦/每人),但少于美国(1400瓦/每人)的1/4。

离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拉斯维加斯”还有一些时日。

美国佬的做法:好还是坏,他们总是设置一个样板。他们向世人展示了资本主义优点,他们让我们看出我们自己的虚伪。

如何能做到使用手机时抱怨采矿,高速公路旅行时间减半的同时抱怨砍伐森林?

一个人怎么能反对消费,因为它是直接负责提供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我腰间快烂了的草绳带,我都舍不得换掉,这会让一个在坎普尔的制革工人吃不上肉。

如果我拒绝屯20件衬衫,会妨碍孟加拉国的一个家庭给他们的窝棚安个屋顶。

消费!消费!这正是中国人做的。

我的想法是每一个人的衣柜里屯50件T恤,这是你为世界做的一点贡献,Bapu的名言: “地球可以为每个人的需要提供足够的资源,而不是每个人的贪欲。”

A

在会议晚宴上,1000名参与者在冷盘和昂贵的葡萄酒边流连,而中国的帕瓦罗蒂怀抱一个看不见的大气球,呈现了他对茶花女的爱(整句不明?)。

音乐喷泉,像兔子一样狂奔,像中国杂技演员一样平衡。

人们很容易忘记,100中国人就在今晨的地震中丧生,在云南省超过10万人撤离家园。在所有魔术表演之后的“1分钟默哀”就是仅有的全部。

从东方人色彩的音乐喷泉上,你会意识到,中国是黄油涂得正合适的烤面包。

某些地方富肥,而其他地方还是烤焦的皮,等待着变富变肥。黄油刀已在快速接近,黄油将尽快均匀涂抹。

这是外地中国人需要的一次次冒险 – 俄罗斯有过 – 这使得他们可以透过苦日子看到希望,迎来光明的未来。(?整句不明)

它的财富来自于中国人民,人民渴望看到自己的国家很快成为一个发达的国家。

但BBC和CNN已经给中国戴上了”发达国家”的帽子,下一步怎么办?中国人不知道。也许他们将像美国人那样泰然自若地插手别人的事务。

目前,所有他们想要做的是拼命赚钱,让西方国家在新主人面前跪舔着借钱,然后嘲笑西方国家的虚伪。

不允许这些所谓的人权拥护者有一句嘟哝,不得提及XZ或天安门 – 他们只有汽车和香水和高级时装出售。

我们被带往豪华的工厂,那里数百名中国男性和女性在慢慢移动的传送带边为浴帽安装微小的金属物体。

导游告诉我们,iPhone5和GalaxyS3电池也在这里组装。工人甚至不抬头看(我们),连互相的窃窃私语都没有。

我们被告知,每隔两个小时,他们可以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

有一个不断的嗡嗡声萦绕在大厅里。工人们都习惯了。这是钱的嗡嗡声。

这次会议结束了,我们所有人都在口袋里携带新的思路来拯救世界。我在中国逗留结束了。

飞往德里的中国国航947航班拥挤不堪 – 这么多的印度面孔,养眼一个星期之后的脸上这么多的不同神色。

我要回我的肮脏腐败的祖国,我的爱,我的中国经验已经说服了我,印度也将到达那种高度,我知道她的路会更长,也将更难。

中国有自己的问题,对于一个过客而言,没有什么明显的问题。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 – 它已经接过西方资本主义的衣钵,虽然一直试图将其隐藏于共产主义面目下。

人们通过香奈儿的味道、霞多丽、乘坐的奥迪,很容易看到这种掩盖。

我觉得共产主义很快就会被群众拒绝,像苏联和东欧一样,它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桶。

一旦掀开这层掩盖,世界的这个部分,将经由自由企业和皿煮而熠熠生辉。嗯,可能是按照这个顺序。

飞机着陆的德里停机坪上,我们像伞兵一样,手放在安全带锁扣上,死命想法解开,好让我们抢着打开头顶行李舱。

看到两名学生将中国国际航空的枕头塞进他们的背包,空姐立即遥望远方。

她们知道她们的土地现在有的是钱,她们能买得起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