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野外生存”,之所以加引号,我觉得还够不到生存这个级别,毕竟不是徘徊在生与死之间,唯一接边的就是“野外”了。

记得那是1991年一个夏日周末的午后,我和朋小白友出去随便走走。

最初也没有目的,就顺身边的那条河逆流而上.当走到半下午的时候,就远离了矿区,远离了喧闹的人群。渐渐地草也绿了,树也多了,河里的水也变清了。水里还可以看见成群的小鱼在穿梭,河滩上的莎草丛中有蛙类在蹦来跳去,还有一些水鸟在浅水湾里觅食,在一片开阔地带还出现了美丽的草场,成群的牛马在悠闲地吃草。平时被煤矿那种单调的黑色折磨得呆滞了的眼神此刻也解冻了,小白兴奋地喊叫着追逐着那些水鸟,我用随身带的“傻瓜”相机拍来拍去。

我的第一次野外生存

我的第一次野外生存

因为出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计划,所以除了相机和一把工具刀之外,什么都没带,小白因为抽烟随身还带了火柴,这就是我们的全部装备。

我的第一次野外生存

刚开始口渴的时候,俩人就从河里捧点水来润润嘴唇,后来就漱漱口,再后来就干脆直接喝了起来,就这样走到了天黑。周围到处都是密林,看不到村庄和灯光也听不到犬吠人声,我和小白就只能在河边过夜了。

夜晚的河边又潮又冷,我俩在树林里找了一株树下比较平整的大树,决定在这过夜。小白说树上安全便爬到了树上,拿着工具刀折腾了半天,弄了个如同鸟巢一般的东西,然后半卧在里面抽着香烟看星星,我则直接靠着树坐在树下和小白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快半夜的时候,小白又扑簌簌地从树上下来,说上面躺着太硌得慌又没法翻身,于是也靠树坐下来。俩人除了一侧肩膀可以互相传递一点微弱的体温,余下便是冷湿的空气,人如同浸在冷水里,冻得睡不着,周围是那么安静,透过繁茂的枝桠可以看见天上稀疏的星星,偶尔还可以听见远处夜鸟的啼鸣。

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我一个人感受着这无边的黑暗与寂静,忍受着久坐的痛苦,大约四点多钟的时候,我站了起来,活动着麻木的腿脚,发现衣服几乎湿透了,牙床也肿了。我钻出树林,到河边去洗脸,河边已经很亮了,可以清晰看到自己嘴里哈出来的白汽。

我的第一次野外生存

河水冰冷刺骨,好多小鱼都贴着河底一动不动,仿佛凝固了一般。我赶快把小白喊起来,俩人捞了一些小鱼,然后生了一堆火烤鱼吃。鱼太小了,都无法用树枝串起来烤,我把它们包在树叶里,然后埋在热灰里焖,于是俩人吃了一顿没有任何调料的焖鱼,其实也不能叫一顿,只是塞塞牙缝罢了,不过吃完后衣服也烤干了,人也精神了许多。这时太阳升高了,草上的露水也干了一些,两个人又继续前行。

渐渐的河越来越窄,水也越来越浅,并且还分了岔,再看看时间也快中午了,俩人决定往回走了。

回去的路上,天阴了,要下雨的样子,俩人就一路小跑,最终还是下起了雨,雨很大,但又没有躲雨的地方,只好冒雨前进了,等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我的第一次“野外生存”就这样结束了。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毫无准备地在野外过夜,所以留下很深的印象(两人在野外一共呆了三十多个小时,徒步行进六十五公里),记得回来的路上还抓住一条绿色的游蛇,小白把他放在口袋里把玩了好多天,直到有一天从口袋里溜出来被人踩死了。现在那片美丽的草场已经消失了,取代它的是一个炼焦厂,河也干了,偶尔有些污水流过,这一切都成了一个美丽的梦,但不管怎么说,它是我徒步旅行的起点,一个美丽的开始,我永远爱着你——那条美丽的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