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汉(转载)

武漢市長唐良智近來一定很鬱悶,因為他吃了BBC(英國廣播公司)一個啞巴虧,對這家外媒滿滿的鬱悶和憤怒,卻沒臉跟人說。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BBC要到中國拍一部紀錄片,選擇了武漢當典型。武漢是中國一座很尷尬的城市,很大,也曾在中國歷史上「闊」過,扮演過很重要的角色,但改革開放以來卻一直沒發展起來,遠遠被拋在一線城市的後面,甚至二流城市都擠不進去。所以一直有種強烈的「出頭」衝動,BBC要武漢拍紀錄片,政府部門當然非常重視這次「宣傳城市形象」的機會。於是根本不問BBC想拍什麼紀錄片,就一廂情願地當成了向西方宣傳武漢的機會,動用一切資源配合BBC的採訪。領導積極接受專訪,當地媒體大造聲勢,武漢市長唐良智面對BBC鏡頭侃侃而談,大談武漢的城市規劃和發展雄心。

當武漢市長和媒體眼巴巴地等著BBC的紀錄片播出後讓武漢大出風頭時,沒想卻當頭澆了一盆冷水,這是一部唱空中國的紀錄片,題目叫《中國如何愚弄世界》,以武漢為典型,談地方債務的不斷擴張,瘋狂地以投資拉動城市發展。武漢所竭力展現的那些光鮮鏡頭,被BBC當成了地方瘋狂舉債的背景材料。武漢市長傻眼了,武漢媒體也陷入了可怕的沉默。臉丟到了國際上,卻連辯護都不好意思了。一場轟轟烈烈地城市形象宣傳,想露個臉的,沒想到露的卻是腚。

武漢市長心中,一定有千萬隻草泥馬在奔騰,在問候著BBC。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所以擺這種樣的烏龍犯這樣的傻,一方面是急於出頭露臉的衝動,飢不擇食,集體狂歡,出現了集體誤判,用對中國媒體的判斷去想像英國媒體,摔了大跟頭。市長頭腦發熱,判斷失誤,不知道BBC是幹嘛的,不知道BBC來武漢想找什麼,下面一幫做宣傳的都一起掉到坑裏。更重要的是,這是一次中國官員的官僚思維與真正媒體的新聞思維之間的碰撞,當想宣傳的武漢市長遇到想挑刺的BBC,對市長來說,是一場新聞災難。

宣傳,是發布我想讓別人知道的信息;而新聞,是告訴別人想知道的信息,兩者有著巨大的差別。而習慣宣傳、有著強烈宣傳欲、能掌控媒體的很多中國官員,並不清楚其間的差別,認為媒體就是替政府做宣傳的。他們太嫻熟於跟中國媒體打交道了,所以當BBC來武漢採訪時,他們習慣性地把BBC當成了中國很多來拍城市形象片的媒體,一個攝製組吃吃喝喝玩玩,洗洗桑拿,拿拿紀念品,拿點兒城市宣傳費,調戲調戲接待的女服務員,然後替城市說點兒好話。以這樣的經驗去看待做新聞的BBC,自然就有了那一套,舉全城之力配合BBC的採訪,人家替咱做宣傳,咱還不傾力配合。

武漢急於做宣傳,沒想到BBC是想做新聞,早有了「武漢負債擴張」的主題。你說再多的,他們只想找他們想要的。可憐的市長,在這種宣傳與新聞的遭遇中,輸得很丟人。

這個事件暴露了中國很多官員缺乏基本的媒介素養,還不習慣如何跟外媒打交道。BBC一直以來的立場,難道中國官員不應該知道嗎?外媒的操作手段,官員難道以為跟中國黨媒一樣?總想宣傳和灌輸,卻不知道這次找錯了對象。只想向世界說明中國,卻不知道怎麼說、如何說、在哪裏說別人才信。習慣了與聽話的媒體打交道,卻在這種「新聞溫床」中弱化了自身與不聽話的外媒打交道的國際傳播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