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 :揭露境外抹黑,造谣中国 的网站

不动尊 收藏 2 296
导读:图为“博讯网”公布的办公地址,隐蔽在纽约一个临街的窄小门面楼内。 向南夫   曾在境外网站“博讯网”造谣、抹黑中国政府的犯罪嫌疑人向南夫因身患疾病,且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已于8月19日取保候审。向以所谓“博讯网”北京站“高级记者”的身份,误导网民和公众,诋毁国家形象,大肆编造传播虚假不实信息在境外网站发布并换取高额“稿酬”。当他犯事被查处时,对其进行利用的境外网站却忙着通过西方舆论妄图洗白自己。但实际上,在《环球时报》的调查中,无论“博讯网”负责人如何辩解网站的“开放”和“专业”,

环球网 :揭露境外抹黑,造谣中国 的网站

图为“博讯网”公布的办公地址,隐蔽在纽约一个临街的窄小门面楼内。

环球网 :揭露境外抹黑,造谣中国 的网站

向南夫


曾在境外网站“博讯网”造谣、抹黑中国政府的犯罪嫌疑人向南夫因身患疾病,且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已于8月19日取保候审。向以所谓“博讯网”北京站“高级记者”的身份,误导网民和公众,诋毁国家形象,大肆编造传播虚假不实信息在境外网站发布并换取高额“稿酬”。当他犯事被查处时,对其进行利用的境外网站却忙着通过西方舆论妄图洗白自己。但实际上,在《环球时报》的调查中,无论“博讯网”负责人如何辩解网站的“开放”和“专业”,其实连他自己都明白——网站身份“敏感”,网站也对严重失实并造成重大社会危害的谣言熟视无睹。多名华裔学者向《环球时报》表示,谣言就是病毒,不能任其传播,对威胁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定的谣言惑众者,任何国家和政府都会采取严厉措施。

“博讯网”造谣引火烧身

向南夫今年5月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北京警方刑拘后,引起西方媒体的关注。《纽约时报》当时报道称,62岁的向南夫是自2013年中国打击网上言论后的一个新对象,其被指控“编造一些故事并发表到总部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一家中文网站上,并借此获利”。在接受审讯时,向南夫交代,他2004年为发泄对拆迁补偿问题的不满,联系并结识了境外“博讯网”负责人韦某。韦某授意其在该网站多发表“鸣冤叫屈”的文章,然后根据发稿“质量”和“数量”,定期向其支付高额稿酬作为“回报”。向通过歪曲事实、捏造故事、篡改图片等恶劣手段,编造和发布“人权日大量访民聚集联合国驻华机构门前”、“上海访民状告卫生局”、“武汉访民被关黑监狱100天”、“武警进青海藏区武力维稳”等虚假信息。2012年,因“业绩”突出,韦某授权向成为“博讯网”北京站“高级记者”。

《纽约时报》称,中国警方的目的是“打击当局称之为网上谣言的言论,行动已导致多人被以各种刑事罪名指控,如美籍人士、知名投资人薛蛮子”。向南夫被拘后,他所提到的“韦某”——韦石在接受德国之声广播电台等媒体采访时辩称,向南夫“明显撒谎”,“也没有直接向他的名下给过钱”。

据国内外媒体报道,“博讯网”自2000年起“独立运作、不具有任何政治倾向”,但许多人证明,该网站接受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支持。一些批评者点出,“博讯网”发布的许多中国大陆信息来源未经核实,带有明显的倾向性,即凡是中国大陆、政府或中国共产党的负面新闻就如获至宝,大肆渲染,因此成了人们眼中的“反华网站”,就连西方都认识到其“敏感”甚至不可信。

据调查,该网站运营的前10年没有什么“名气”,随着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该网站突然变得活跃,大力倡导并渲染中国国内所谓“茉莉花运动”,也因此被中国大陆屏蔽。此外,该网站经常刊登一些未经证实的名人八卦消息,并引火烧身,如他们2013年连续刊登诽谤章子怡的报道,被后者诉诸法律,最终败诉,不得不登报公开道歉。

任由虚假记者散布失实内容

《环球时报》记者前不久专门到“博讯网”公布的地址去看了一下,那儿是纽约一个临街的窄小门面楼,里面有理发店等商家,二楼是一排信箱,“博讯网”的信箱是161号,容量很小。看得出这里应不是“博讯网”的办公地点。“博讯网”创办人韦石(孟维参)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原来主要在北卡罗来纳州,前不久到了纽约,住在皇后区一处居民区。而记者采访韦石的地点,由他指定,是借他的一个律师朋友的会议室。

韦石称,“博讯网”资源比较有限,采取的是开放性供稿,“公民记者”的概念,有的匿名发稿,也有的是不匿名发稿。网站日常维护人员主要以义工为主,也有编辑,专职的有四五个人。目前可以确保任何时候都有人审稿。以前曾聘请在中国国内的人参与编辑,但现在没有了,主要工作人员在美国和泰国。韦石承认,在编辑审阅方面,“重要的信息会要求慎重,但没有明确的规定,总体上说还是比较松散的管理方式”,“尤其是很多人都是义工,就不能提出那么多要求”。韦石辩称,他们对向没有资金支持,但他有的时候做事要旅行到外地,会给一些支持,但是没有金钱上的。

“博讯网”上的声明显示,网站之前开放了几千个发稿账号,但已开始收回。韦石承认,账号收回与向南夫被抓有一定关系,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基于安全考虑——网站受到黑客攻击。谈到向南夫被抓对网站的影响,他竟然表示:“底层民众需要发声,抓了向南夫,还有其他人发稿”。据韦石透露,向南夫的账号是可以直接发稿的高等级账号,这个账号不是他一个人用,也有其他人用这个账号发稿。

韦石称:“网站一年运行费用不到50万美元,资金都来自美国之外,主要用于工资、租用服务器和带宽等。网站目前没有专门的技术人员,程序是我自己写的。‘博讯’租用的是独立服务器,用的是IBM下属一个公司的服务。”

韦石几次提到西方对网站定位的“敏感”。比如,谈到是否有人想要收购“博讯网”的问题,他说:“我们所处的环境以及外界给我们的定位,西方认为我们敏感。”他还表示:“美国企业不愿意给我们广告。曾经有商家主动跟我们谈,并且投放了广告,但后来陆续撤了。他们可能感觉我们不受中国政府欢迎,感觉我们政治上太敏感。”

采访中,韦石也表示,“对于网站来说,内容失实的伤害最大,所以我们会尽量避免”,而从向南夫在“博讯网”上发的谣言看,已对中国社会和国家形象造成伤害。

韦石嘴里说,“希望‘博讯’成为一个专业化平台,注重新闻的质量,遵从一个中立的基本规范”,“不排斥任何信息来源,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最重要的就是信息的准确性”,但实际上其授权的“博讯网”北京站“高级记者”向南夫的真实身份是“初中文化程度,无业,有多次违法犯罪记录,曾先后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严肃网站才会赢得华人信任

谈及向南夫和“博讯网”大肆编造传播虚假不实信息“抹黑”中国的现象,《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名华裔学者都赞同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并认为,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都不会放任谣言像病毒般传播。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传播学系终身教授白春生说,美国一些记者在报道“向南夫被抓”时也在探讨——当一个简单的谣言最后发展到像病毒一样传播时,国家和政府究竟该怎么应对。白春生说:“显然,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措施,都不应允许谣言透过媒体、通过网络加以传播。北京警方处理向南夫一案可以让法律意识淡薄或是企图钻法律空子的民众警醒,不要认为我讲一些谣言、传一些谣言,是没有办法从法律上办我的。”

白春生谈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就是保护言论自由,但也不允许所有的话都可以说。从他个人对美国社会问题的观察和研究看,在美国没有绝对自由的言论,更没有完全公正的媒体。这就意味着包括美国在内,也不是什么随便的言论都可以受到保护。比如发表诽谤性质的言论,就要承担民事责任,就需要对被诽谤者所造成的心理伤害等进行赔偿。从政府的层面上,如果造政府的谣,美国宪法中还有一条规定,一旦言论危及国家安全、引起社会骚乱或在言论当中公开倡导暴力推翻政府等,都要追究刑事责任的,也就是说可以用国家安全法进行惩办。

打着“海外应有渠道满足中国底层民众发声需求”的旗号,“博讯网”发布大量针对中国政府的谣言。对此,美中文化协会林旭表示,海外一些靠谣言维持的网站和媒体,可以蒙骗一时,但绝不会长久。一些造谣的网站及媒体,标题夺人眼球、特别耸动,开始是有一定吸引力,特别是对新移民而言,感觉很新鲜。但在美国待久了就会发现,这些网站和媒体虚假的成分很多,这类媒体试图给人的印象是“明天中国就要暴动了、完蛋了”。林旭说,实际上,对在美国待上三五年,并对美国有一定了解的华人来说,大家都知道很多问题在很多国家都具有共性,是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大家真正想的不是让中国崩溃,而是该如何帮助中国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在海外活跃的、常被称为“反华网站”的网站数量众多,其中不少是“小圈子”网站,影响面很小。比如“大参考”是早期有影响的“反华网站”,其形式是邮件群发,自1997年便开始运作,因“消息新奇”一度受到追捧,但很快随着很多道听途说、自相矛盾的消息被揭穿,订户迅速流失,已长期处于无限期停刊状态。

林旭说,他曾经浏览过很多海外中文网站,最后选择了两家网站经常浏览,因为这两个网站报道和转载的东西比较客观、严谨,角度也很多元。他认为,只有这样的网站和媒体才能赢得海外华人的长久信任。很多年前,美国有一些华文刊物或是媒体专门“爆料”,其实就是造谣和歪曲事实,结果一一消失。他认为,包括“博讯网”这类媒体,如果没有背后金主的支持,估计一天也维持不下去。

白春生表示:“中国还面临艰难的处境,特别是有很多境外反华势力还很活跃。有的反华是为了所谓的理想,有的反华出于自己的目的。向南夫之所以造谣惑众,实际上是为了赚钱,因此在金钱诱惑之下,成为境外网站虚假信息的始作俑者。”

澳门大学社会科学及人文学院传播系助理教授李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境外反华中文网站和媒体,“当一个国家强大了,关于这个国家不实、负面的信息也就越有市场”,而且越是耸人听闻的消息就越容易吸引眼球。李颖认为,同中国一样,很多国家都在打击网络和媒体上出现的谣言,中国政府可以进一步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

白春生说,在管理互联网的过程中,政府的法律和法规对于犯罪行为一定要明确界定,但也不能让百姓有“草木皆兵”、不敢说话的感觉。互联网的管理将是一个很微妙、复杂的过程,他希望向南夫一案能让中国政府对信息传播的认识更科学、管理更科学,他相信随着社会的发展,互联网会变得更理性。————————消息来自2014.8.27————————[环球时报] 头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