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悬案:汉武帝一次艳遇搭上10万士兵性命

五千年悬案:汉武帝一次艳遇搭上10万士兵性命


节选自《三天读懂中国五千年历史悬案》,中国法制出版社

汉武帝,名刘彻。是西汉的第五位皇帝,是具有雄才大略的一代雄主。他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均有建树,功不可没,因其展示了他勇于开拓、奋发进取的雄才大略,受到了历代史学家的充分认可和赞叹。班固在《汉书》中称赞他:“后嗣得遵洪业,而有三代之风。如武帝之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以济斯民,虽《诗》、《书》所称何有加焉。”清代的史学家赵翼也认为:“武帝驾远驭……史称雄才大略,固不虚也”。这样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在感情上却是纯粹的花花公子,他甚至为了一个女人,付出了十万汉朝将士的生命。

李延年是汉武帝时造诣很高的音乐家,中山人(今河北定县一带),父母兄弟妹均通音乐,都是以乐舞为职业的艺人。他年轻时因犯法而被处腐刑,以“太监”名义在宫内管犬,其“性知音,善歌舞”,颇受武帝器重,被任为“乐府”的最高负责人。

史书上明确记载李延年:“每为新声变曲,闻者莫不感动。”据说,有一回,李延年为汉武帝唱了一首歌,那首歌的确写得好:“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汉武帝听了这首歌,感慨地说:“好呀,只是这世上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佳人呢?”一旁的平阳公主就向汉武帝推荐说,李延年的妹妹就是这样的佳人呀。

李夫人生得云鬓花颜,婀娜多姿,尤其精通音律,擅长歌舞,汉武帝自得李夫人以后,爱若至宝,一年以后生下一子,被封为昌邑王。李夫人身体羸弱,更因为产后失调,因而病重,萎顿病榻,日渐憔悴。色衰就意味着失宠,然而李夫人却颇有心计,自始至终要留给汉武帝一个美好的印象,因此拒绝汉武帝的探视,李夫人用锦被蒙住头脸,在锦被中说道:“身为妇人,容貌不修,妆饰不整,不足以见君父,如今蓬头垢面,实在不敢与陛下见面。”汉武帝坚持想看一看,李夫人却始终不肯露出脸来,即使汉武帝以赏赐黄金及封赠李夫人的兄弟官爵作为交换条件,她仍执意不肯,说:“能否给兄弟加官,权力在陛下,并非在是否一见。”并翻身背对武帝,哭了起来。武帝无可奈何地离开。

汉武帝离开后,李夫人的姐妹们都埋怨她,不该这样做。李夫人却说:“凡是以容貌取悦于人,色衰则爱弛;倘以憔悴的容貌与皇上见面,以前那些美好的印象,都会一扫而光,还能期望他念念不忘地照顾我的儿子和兄弟吗?”她死后,汉武帝伤心欲绝,为李夫人作了歌: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奈何姗姗其来迟!!并以皇后之礼营葬,亲自督饬画工绘制他印象中的李夫人形象,悬挂在甘泉宫里,旦夕徘徊瞻顾,低徊嗟叹;对昌邑王钟爱有加,将李延年推引为协律都尉,对其弟李广利更是纵容关爱兼而有之,封其为将军。根据汉朝的祖制,皇亲无功不得封侯。为了兑现自己对李夫人的誓言,汉武帝一直寻找着能让李广利立战功的机会。

汉武帝元鼎四年(前113年)秋,有个敦煌囚徒,在当地捕得一匹汗血宝马献给汉武帝。汉武帝得到此马后,欣喜若狂,称其为“天马”。为了得到这种宝马的种马,汉武帝派百余人的使团,带着一具用纯金制作的马到了“天马”的原产地大宛国的首府贰师城(今土库曼斯坦阿斯哈巴特城),但是,大宛国王不肯以大宛马换汉朝的金马。汉使归国途中金马在大宛国境内被劫,汉使被杀害。汉武帝大怒,作出武力夺取汗血宝马的决定。

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刘彻任命李广利为贰师将军,领6千羽林军,发各郡国囚徒恶少年共2万人开始了远征大宛的战争,由于出发前正值秋收,关东发生罕见的大蝗灾。集结到敦煌的大军没有充足的给养就踏上了征程。李广利率兵到达大宛边界的时候,已经是初冬时节。由于水土不服,粮食缺乏,一路跋涉大漠荒滩,饿死、病死、被沙漠吞没的不计其数,2万大军损失了一大半,马匹也伤亡殆尽。第一次征讨大宛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在大宛军队的反击下,汉军往东方溃败,大宛骑兵一路追杀,汉军尸横遍野。最后只余李广利等几百人逃回了敦煌。

汉武帝闻报后,大怒,他再令桑弘羊负责军需,调集20万军队出征西域,同时,调用10万匹军马,10万头牛和骆驼运输物资,还有50万只羊作为随军的肉食运往敦煌。这次战争,汉军虽然取得了胜利,但也损失惨重,从敦煌出军时,李广利大军一共6万人(不包括私自随军出征的)、战马3万匹,返回玉门关时,仅剩万余人,战马仅千匹。汉代学术大师刘向如此评价:“贰师将军损五万之师,靡亿万之费,经四年之劳,而仅获骏马三十匹,虽斩宛王毋鼓(寡)之首,犹不足以复费。”李广利归国后,汉武帝特别高兴,大宴群臣,封李广利为海西侯。

但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汉武帝征和三年,匈奴入侵五原、酒泉,掠杀边民。汉武帝大概嫌李广利上次的功劳还不够大,便命并没有什么军事才能的他出击匈奴。李广利率领7万大军从五原出发,向匈奴挺进。正在这时,京城长安发生了巫蛊之祸,李广利的家人也被牵扯了进去,李广利的妻儿们都被逮捕囚禁。刚开始他并没有想到投降匈奴,而是想立功赎罪,但是遭到军事挫败后,李广利斗志完全丧失,投降匈奴。7万汉家儿郎就这样全部葬送在李广利手中,加上前两次远征大宛,李广利一人前后共葬送了不下10万士兵的性命。

李广利投降后,不久被杀。李延年及弟弟李季,也因此被汉武帝全都处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事情不能看的那么简单。从后续的情况来看,汉武帝征大宛,是正确的。因为大宛为什么不怕汉朝?就是自恃距离汉朝很远,所以才敢公然的杀死汉朝使者。起码从第一次征大宛是就看出来,如果汉武帝不远征大宛,或者远征大宛失败,西域诸国肯定会彻底倒向大宛,和大宛一起,甚至联合匈奴,打击汉朝。这是汉武帝所不愿意看到的。正是汉武帝不遗余力的拿下大宛,西域诸国才会对汉朝不敢轻视。这才有了后来的安西都护府,有了后来的陈汤斩杀郅支单于,有了陈汤那句千古豪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才有了班定远几十人,就可以横行西域,如入无人之境。这一切,都是汉武帝打下的基础。当然,关于李广利,真的不怎么样。

打大宛其实是为了震慑乌孙,当时武帝提出汉与乌孙一起夹击匈奴并把公主远嫁乌孙,匈奴也在争取乌孙也把公主嫁与乌孙,乌孙却首鼠两端武帝正是看到了这点才不惜千里袭大宛。 武帝之后,子孙们一上位,就拥有一个强大的国防基础、有效的边防体系、有力的外部联合体,稳定的内外环境,这都是大宛之征留给汉民族的遗产,是现成的。从此汉朝只需用一小队兵力便能号令各国,有效调动、指挥西域世界的军队,以维护自己的安全利益和对匈包围战略。

这就是典型的威慑信用。

陈汤诛郅支、班超定西域,基本都是这套“以夷制夷”的方法,所谓“兵可不费中国”。没有大宛之征的带来的长期扩散效应,这样的做为是不可想像的。从此,西域在汉朝主导的国际新秩序时代,享受了长久的和平,从中国输入先进的文化、技术,获得了长足的进步。虽不时有一些小的曲折,但只限于楼兰、车师这两个距匈奴较近的小国,总体上,汉朝在葱岭以东地区的威望俨然不可撼动。

真正重要的是:西域的内属,迫使乌孙不得不投入汉的怀抱。

此次征宛,武帝“使使告乌孙,大发兵并力击宛”,但乌孙徘徊观望耍滑头。正是这次胜利,深深震动了乌孙,“乌孙之属骇胆,请为臣妾”。汉乌关系的走向从此发生显著变化,与匈奴渐行渐远,汉朝得以通过一系列恩威并施的手段,将乌孙人请到汉匈战场上,甚至发展到汉朝可对乌孙擅行赏罚的地步。

汉乌的亲近,使匈奴失去了战略棋盘上最后一个棋子,满盘皆输的匈奴人开始失去耐心。他们正感觉到,随着大宛之征的落幕,一个无形的,却牢固而不可挣脱的包围网已然结成,并在越收越紧。真正恐慌起来的匈奴人,越来越以粗暴的态度对乌孙施压,这其实是一种失控的挣扎,进一步将乌孙推到汉朝的战车上。大宛之征结束后仅二十多年,乌孙开始不及待的请求与汉共击匈奴。汉本始三年(前71),汉乌对匈奴展开第一次联合进攻。以往,匈奴可以全神贯注的应对汉军的正面进攻,如今,却面临背后一刀,乌孙一举“斩匈奴名王以四万级、获牛羊七十万,匈奴民众死伤而去者不计其数”。这是匈奴自元狩四年(前119)被卫青、霍去病横扫以来遭到的最大的损失。匈奴恼怒,“其冬,单于自将万骑攻乌孙,会大雨雪,还者不能十一。”“于是匈奴遂衰耗,怨乌孙”。

连败于乌孙引发进一步的连锁反应,“丁令乘弱攻其北,乌桓入其东,乌孙击其西,凡三国所杀数万级,马数万匹,牛羊甚众”。失去威慑信用的匈奴陷入四面受敌的绝境,“又重以饿死,人民死者十三,畜产十五,匈奴大虚弱,诸国羁属者皆瓦解,攻盗不能理”。

大伤元气的匈奴从此“不能为边寇,于是汉罢外城,以休百姓。”汉朝只需要退居幕后,去主导这场精彩的群殴。兴之所至时,偶尔也出手调戏一把:“汉出三千余骑,为三道,并入匈奴,捕虏得数千人还。匈奴终不敢当,兹欲和亲,而边境少事矣。”

匈奴已失去了求亲的资格。它只能无奈的看着丧失还手之力的自己一步步走向瓦解与崩溃: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