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畜牧的领导,咋跨界搞教育?

令支仙人 收藏 0 59

哈尔滨市人大昨日发布任免职名单,免去秦德亮市畜牧兽医局局长职务,任命其为教育局局长。公开简历显示,秦德亮,在职研究生学历,曾任中学教员、尚志市长、阿城市市长等职务;2008年转任哈尔滨市农委副主任;2012年出任畜牧兽医局局长。(8月26日《搜狐网》)

原本管畜牧的领导,突然间改行管育人,这种“跨界”还真的一时令人难以接受,因为教育局长的职责是教书育人,与管理畜生的畜牧兽医局局长的职责可以说“风马牛而不相及”,这样的任命,多少亵渎了“教育”二字。因此该项涉及一名副厅级官员的任命,一经媒体报道,立马便成为网络热点,各大网站竞相转载,网民踊跃发言,微博议论纷纷,近乎“清一色”的讥讽甚至谩骂。

笔者对此任命其实并未感到惊讶,因为中国教育现状早已相当不堪,但对这样的“跨界”任命,还是感到错愕。昨晚在《中学生军训,还是取消的好》一文中,笔者还讥笑中国教育不但60多年没有培养出一个真正的大师,甚至弄得一些官方文件还在说“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搞某某事”;学费与世界是接轨了,可教学课程却不愿与世界接轨,废科太多,弄得教学质量严重下降,荒唐的“严进宽出”制度荒废了多少青春年华?论文造假盛行,又制造了无数“注水”文凭。

而造成如今这种不堪局面,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当然是用人制度缺陷了。比如秦德亮仅在30年前担任过三年中学教员,对教师这个职业应该是印象模糊了,而让他从畜牧兽医局局长直接转任教育局长,这要是在改革开放初期,无疑属典型的“外行领导内行”。而从秦德亮的简历看,他又是一名“跨界”高手,此前从政府区长转任畜牧兽医局局长,就是一次很大的“跨界”。而秦德亮的两次“跨界”,又分暴露出当今干部任用不但对畜牧兽医管理工作不重视,对“百年树人”的教育工作也是相当的“不经心”。

实际上,在当今中国官场,与秦德亮这样“跨界”任职的官员已是比比皆是,最为典型的如学历史的成了“首席大法官”,省委书记瞬间变成“总警监”。但也有一些官员因“跨界”而一时难以适应新环境,最终遭查处而后悔莫及。比如网曝“与多名上下级长期保持情人关系”的山西省高平市市长杨晓波,在党团系统任职20年后,竟直接从宣传部长“跨界”担任市长,只可惜任职仅三年即遭查处,对她个人来说。此次“跨界”无疑是“亏大了”。

也有一些“跨界”官员因工作打不开局面,而致个人声誉受损。比如现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的张勇,就是从国务院副秘书长岗位“跨界任职”的。他作为发展经济学硕士,一直从事社会管理工作,对食品药品管理无疑是外行。而履新一年多后,已遭到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的微博举报,称其对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不闻不问,督促其引咎辞职。

而笔者在张勇履新之际,即撰文《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以提醒他将整治祸国殃民的“一药多名”问题作为打开工作局面的突破口。可遗憾的是,至今并未见到张勇在这方面有啥动作,我不得不怀疑,张勇履新一年半,或仍未进入角色,因此产生了效仿陆群,举报制造最多“一药多名”的邵明立,与延续“一药多名”的张勇。

秦德亮不断“跨界”任职所反映出的问题,也暴露出目前中国用人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套用“文革”思维,搞“政治挂帅”那一套。因为这项十分随意的“跨界”任命,在一定程度上就说明了当今中国官场,“专业性”并不是普通老百姓想的那么重要,更高级别官员优先考虑的,是拟提拔的这名官员在政治上是否可靠。而说白了,就是某位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笔者以为,无论是从国家利益着想,还是从拟提拔官员个人前途考虑,“跨界”任职还是慎用为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