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安倍晋三,挂羊头卖狗肉的“和平贡献者”

平静_之心 收藏 0 60

福布斯:安倍晋三,挂羊头卖狗肉的“和平贡献者”

Stephen Harner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了新的国防与外交政策理念,但是即便查看日文原文,也很难理解其中的含义。日文“积极的和平主义”英文直译为“active pacifism”,意思是激进的和平主义,这种说法听起来有些自相矛盾。

但是,随着2014年《日本防卫白皮书》的发布,我们有了一个更好、更能深入体现其真实用意的翻译:“Active Contributor to Peace(和平的积极贡献者)”。这下一切就清楚了,正如日语里所说的“naruhodo”(原来如此)。

回顾20个月来安倍政府的言行,再结合《防卫白皮书》(首份完全反映安倍理念的文件)中描述的军事计划、形势和政策,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和平的积极贡献者”的真实用意。

简而言之,这一理念与战后日本的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大相径庭:日本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角色,即成为以“遏制”中国为目的的地区性准同盟的创始成员,甚至想要和美国一起在当中担任领头角色。

我在大约18个月前开始关注安倍政府,相比“安倍经济学”来说,安倍晋三对日本产生的更为深远(也许是灾难性的)的影响是让日本的外交与国家安全政策迈向了一条新道路。这条道路通向何方,我们尚不得而知,但肯定会对亚洲的地缘政治带来不利转变。

安倍时常提出让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愿望,意思是这个让国家的民族心理、国际形象以及国家政策和行动都不再受二战战败的影响。

然而,美国坚持在日部署陆海空三军和海军陆战队基地,而在日美联盟中,日本在实际上成为了美国庇护下的半主权国。在这种背景下,如何调和这一愿景与现实,这是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一定在啃噬着安倍的内心、他的民族主义和文化自豪感,甚至是他的心理平衡。

在我看来,美国驻军对于日本来说是个耻辱,安倍的梦想是结束这个耻辱。但是,要实现这一目标,安倍及其继任者需要在很多年、乃至数十年时间内掩盖其意图,假装效忠美国和美日联盟,直到最终建立起独立的国防能力,使美国的安全担保变得可有可无。

自2012年12月掌权以来,安倍及其民族主义党派孜孜不倦地尝试为实现这种独立奠定基础。这种情况可以说是自1952年美国结束对日本的军事占领以来前所未见。

2013年12月,经过一年的不懈努力,安倍政府实施了一项新的“国家安全政策”(NSS)和用于2014财年及之后的“国防计划指南”(新NDPG),并首次成立了日本版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2014年4月,安倍内阁批准了新的《防卫装备转让三原则》和以及修订后的《武器出口三项原则》。

根据NDPG,政府公布了日本2014-2018财年《中期国防计划》,该计划将对一半以上的部队进行重组,提高其独立机动性和战备能力。

最引人注目的是,由于提交给国会的结果存在不确定性,安倍内阁在7月1日正式对日本宪法进行了“重新解释”——推翻了自1972年以来历届政府“确定”的解释方式,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使日本能够在自身未受攻击的情况下共同参与作战。

但是,根据2014年《国防白皮书》的解释,从政治和军事外交角度来看,安倍的“和平的积极贡献者”理念是最为大胆、最为“创新“,也可能是最能破坏稳定的口号。

据NSC称:“日本将根据国际合作原则,努力保障自身安全以及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注意我的斜体字)。”

从现在起,根据这一理念,日本将整个“亚太”地区都纳入了它的安全利益范畴。

白皮书对“自卫队的角色”的总结中提出:(1)“有效威慑和应对各种情况”;(2)“稳定”亚太地区;(3)改善全球安全环境。

在美日同盟背景下,“稳定亚太地区”可以被解读为:通过与印度、菲律宾、越南和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国家之间新的军事合作和培训计划全面支持(有时负责领导)五角大楼“遏制”中国的战略和行动。

这意味着,日本承担多重任务的“官方发展援助”(ODA)组织(原经济发展和人道主义外国援助计划)将承担起军事援助计划的责任,以支持新解禁的日本武器和军事技术出口(将从ODA的预算中为菲律宾提供十艘巡逻船)。

在派出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Onodera Itsunori)和外务大臣岸田文雄(Kishida Fumio)在地区内兜售和实施其“和平的积极贡献者”理念的同时,安倍本身也是最为活跃和高效的推广者。安倍的标志性方式是在双边关系中提出“2+2”的形式。根据这种形式,外长和国防部长将共同出席年度会议,会议议程主要以国防和安全为导向,美日两国已经采取这一方式长达数十年之久。

安倍曾访问英法两国提出防卫合作,包括进行联合的武器研发。7月份,他访问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寻求安全合作,包括在日本的ODA计划支持下,与澳大利亚在东盟地区实施联合安保和培训计划。

现任印度总理莫迪访日期间延长了对东京的访问时间,就是为了围绕控制海上航线的在未来的印日关系中采用“2+2”形式尔而将印日安全合作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安倍9月份对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的访问也将国防合作列为重点议程。

从历史角度来看,这种转变绝非好事。2012年期间,亚洲军费支出在现代史上首次超越欧洲,达到3,220亿美元,较2010年增长23%。

这是亚洲人民的悲剧。不幸的是,在安倍“和平的积极贡献者”的旗帜之下和受困于美日联盟的处境之中,日本从战术角度出发,选择了成为问题的一部分,而非致力于解决问题。

译 周华 校 李其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