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个渐行渐远的城市


香港和澳门都是新中国成立之后陆续收回的祖业,也是中国政府在行政规划上特设的两个特别行政区。然而2013、2014年的香港可比澳门热闹多了,各类奇葩的事情轮番上演,有的事件甚至影响到了中共高层的抉择。在中国打开国门改革开放近40年之后的今天,中国已经从被忽视的角色演变成了上场角逐的主力先锋,并且开始运用自身的能力改变部分的世界格局。在如此的大背影下,“大声喧哗”的香港其“精彩的发言”无疑成了戴在自己头顶上的“紧箍咒”。香港,正在以悲壮的神情和我们告别,在我们的视线中,渐行渐远。

香港,这个曾经令世界瞩目的东方明珠,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戏剧性的结局?原因很多。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既有大陆的原因,也有香港自身的原因;既有政府层面的原因,也有民间的原因。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站在我个人的角度,归纳如下几点。但鉴于本人的能力问题,有些事情未必看得准,悟的透,所以存在差异和错误是在所难免的。在此,还望朋友们批评指正。

第一,“一国两制”,利与弊的较量

香港是1997年7月1日从法律意义上彻底回归祖国的,所以从这一刻起,香港就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永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相信在与英国人多年的谈判中,中国政府史无前列地创造了“一国两制”的政策,这应该得益于中国前辈领导人的智慧取得的胜利,这份胜利可谓来之不易。当年如果不采用这样的特殊政策,依照中国当时的国力,香港的回归可能没有这样的顺利和圆满。甚至还会对未来领土(像澳门、台湾等等)带来不可预测的阻力。事实证明,这一决定还是很明智的,等到澳门回归时就轻松了很多。但是,当年的领导人也一定明白,这样的政策既是历史的创举也是特定的历史产物,所以一定有利也有弊,而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弊端会渐渐浮出水面。

香港的《基本法》明确规定,中央政府在香港只拥有驻军权和外交权,其他一切权利都属于香港政府和香港市民,甚至连香港的使用货币依然采用港币。作为一个国家的主体,一个合法的中央政府却不能对香港进行各类实质性的管理,这种管理自然包括政治的、经济的、人文的甚至香港居民个人行为的细节规范。这不能不说是这个政策的一大缺陷。这就是为什么有的香港人敢去占中敢去闯军营敢去向英国政府求救的真正原因。他们就是看出中央政府由于受香港《基本法》的限制无法制约他们。他们的胡作非为也让中央高层在对待香港的问题上更加慎重。

即便如此,中央政府依然不会放弃“一国两制”的政策,因为中国还有很多的领土没有回家,作为一种经过检验的成功模式,所以这个政策还会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执行下去。

第二,中华崛起,大陆政府利益上的考量

“2013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在上海发布。依据综合竞争力排在前10位的国际金融中心分别是:纽约、伦敦、香港、东京、新加坡、上海、巴黎、法兰克福、芝加哥和悉尼。该指数推出四年来,已日益被全球政界、商界、学界所认同。

通过上面的数据我们看到,香港全球排名第三,上海排名第六。但随着2014年国际局势的不断变化,中国的经济触角已经遍布世界各地的现实,国际金融秩序必将面临着重新洗牌的可能。无论从产业结构、地缘环境、城市建设、经济辐射范围上海的优势越来越明显,超越香港只是时间的问题。当然这除了香港自身的原因之外,也与中央政府利益考量有莫大的关系。

由于“一国两制”的局限,大陆政府不可能将自己开放多年得来的经营成果放在香港这个现成的金融大盘子里进行各种运作。因为一旦出现风险,鉴于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不同,中央政府无法及时进行处理,虽有能力,却鞭长莫及。所以中央将眼光定格在了上海。这也许就是中央为什么舍弃香港将“金砖国家投资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的原因。其实,这也只是个前奏。上海自贸区的成立,随后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上合组织银行”等等一系列的大动作可以肯定的是都与香港无缘了。

香港的发展离不开大陆的支持,特别是面对来自西方投机资本一轮又一轮的“吸血”时,香港自身的抵抗力显然没有那么强大(大家可参考以下97年--98年亚洲金融危机)。很遗憾,香港总有些人看不到这些,从中央高层的某些决定已看出倪端,香港已被忽视。如果香港人再不正视自身的问题,中央随便做出几个决定,香港都将成为一座废港,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铁的事实。

第三,香港的政治制度不适合和大陆比翼双飞

香港的繁荣说白了是得益于旧有的贸易方式而不是所谓的地理位置,他是世界贸易圈的一个中转站。其实他自身生产和消费能力都很弱,经济繁荣基于世界贸易在香港的中转量,看看香港的大亨们的主打产业就明白了。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才造就了如今香港作为国际金融大都市的地位。而事实上世界贸易现在正趋于一体化,各地的买家卖家都希望减少环节,降低中间成本。各国的贸易协定很多已经弱化了香港的功能,香港就好像展会、集市一样,大额固定的贸易有了两国或者多国贸易协议后,香港的作用已今非昔比。

上海的自贸区的建设对香港是有很大冲击的,要知道中国什么都有,为什么要到香港去中转呢。如果中国的这种国家级的自贸区往北不止停留在上海,往南再建立一个珠三角自贸区,香港的明天什么样,大家自己去想吧。

然而,香港的这些软肋香港的某些政客是不屑一顾的,他们热衷的不是香港的经济明天会怎么样,而是他们珍爱的“民主、自由”是不是受到挤压。在他们的蛊惑下,如招显聪这般的热血青年和众多的香港市民走上了占中的街头。几天前,北大教授贺卫方这样的大陆公知也开始配合部分香港人。事情的起因是贺大教授发微博称“依据基本法,香港特首除年龄国籍规定外,只有47条规定的‘廉洁奉公,尽忠职守’,爱国爱港并不在其中,人大提出此要求合否基本法存疑。对于该教授的言行,网上已经铺天盖地给与评论,真是仁智见仁,智者见智。在此,我不想表达自己的观点。让我感兴趣的是,贺大教授为什么这么做。沉思良久之后才明白,如果香港的政坛没有一股对抗中央政府的强大力量,何来贺大教授的“惊人之举”?

该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现在也未见中央政府的明确表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央高层的心里不会和过年一样高兴,至于他对香港未来的影响也有待观察。

第四,民间的相互敌视,让香港卸下了“天堂”的桂冠

说实在的,从香港回归的那一刻到随后的10多年的时光里,我很少看到大陆媒体有攻击香港同胞的报道。不管中央政府给与香港什么样的优惠政策,包括免缴税收、免服兵役、优先供应蔬菜粮食、优先供应电力和淡水等等,善良的大陆人都没有异议。按照中国宪法的规定,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保家卫国的义务。对于香港同胞来说,中央政府的做法已经法外施恩了。然而换来的却是香港同胞超级的“自豪感”以及对大陆同胞的“厌恶”。近几年随着大陆经济的飞速猛进,大批的陆人的钱袋袋渐渐鼓了起来,于是涌入香港购物、旅游、上学。这应该是双赢的事情啊,可港人对内地的反感有增无减,香港无线电视曾播出剧集《我们的天空:同根生》讲述大陆新移民故事,但被香港观众批评「维稳」、丑化港人及美化新移民,香港通讯局三日内收逾3000宗投诉。

民间的敌视也反映在经济层面,2014年1-6月,内地对香港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74.8亿美元,佔内地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的40.3%,同比下降29.3%。截至2014年6月底,内地累计对香港非金融类直接投资3055亿美元,佔内地累计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的53.7%。截至2013年,香港佔内地对外直接投资总额近六成。由此可见,香港佔比中国整体,正在大幅减少。


综上所述,香港这颗东方的世界明珠,这个似乎依然繁芜的都市,这个曾经浸染了几代人梦想的金融阵地正在褪去她艳丽而妩媚的面纱,在我们的视线中,渐行渐远。有些原因我们可以补救,有些原因我们却无能为力。从内心将,我们不愿失去她,但我们别无选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