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帝国(1822-1889年)作为巴西近代史的开端,在社会诸多方面都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革。作为巴西历史上向现代化转型的重要时期,巴西社会中的传统因素逐渐消失,现代因素日渐增多,君主制度逐渐落后于时代潮流,背离了历史发展的规律,巴西帝国最终被巴西第一共和国所取代。对于这段特殊时期的历史研究,通常学者对其只是有所涉及,并没有做全面而深入的研究。因此,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巴西帝国终结的原因进行深入的分析,并希望在此基础上进行客观评价。

一、国外研究现状

巴西帝国处于巴西历史的重要转折时期,这段时期的历史近年来受到国外拉美学者的重视,并做了一些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果。总体概括起来,国外关于巴西帝国终结原因的研究文献主要分为以下两类。

一类是关于巴西帝国的专门史研究,如巴西历史学家何塞.安德拉.阿鲁达于2000年发表的《巴西帝国的危机》[1],从政治结构角度分析,将巴西帝国时期看作葡萄牙对巴西的一种新的殖民模式。从巴西独立之后与原“母国”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得出巴西必将发生“第二次革命”的论断,这种新的研究视角曾引起巴西史学界的广泛讨论。美国学者格林.伯格在2009年新作《19世纪巴西的奴隶制及相关法律》[2],以法律的视角及大量的史实资料证明巴西帝国宪法的虚伪性,以巴西南部奴隶和普通自由民的生存状况揭示出帝国表层稳定下正在积累的深层社会矛盾,对巴西帝国的统治者执政合法性提出质疑。值得指出的是格林.伯格套用了大量政治学和法学概念,使得历史研究者研读起来稍显吃力,但同时也给人别具一格之感。葡萄牙学者卢西亚诺.门德斯和伊纳西奥于2012合作完成的《教化人民,构建国家》[3],摘录了巴西国家博物馆以及其他学术机构的第一手资料,在史料翔实的基础上,深入探讨了19世纪巴西中产阶层由萌芽到发展壮大,乃至对巴西帝国终结所起到的作用。此外,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的萨姆.阿达莫在《巴西现代史研究新著综述》[4] ,中将巴西帝国的“和平终结”归结于统治者自身无法适应时代的变化,改革的迟滞与时机选择的错误。

另一类研究主要是关于巴西的通史类著作,这些著作都涉及到了巴西帝国的终结。博勒斯.福斯托的《简明巴西史》[5],以宽泛的视角详细介绍巴西历史的很多重要事件,而且还把不同学者在研究这段历史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罗列出来以供参考,他在书中给予自己的解释,但也不排斥其他人的观点。正如他在序言中提到的,历史书不能仅仅描绘过去固定的面貌,而应该是一种由不同作者的观点组成的阐释。巴西历史学家若泽.马里亚.贝洛的《巴西近代史》[6],以对巴西帝国如何终结作了综合性的论述,书中大量引用原始材料,很多来自巴西国家档案馆的原始文件档案,甚至包括一些重要人物的对话,但整部书中唯心主义色彩浓厚,与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背道而驰。此外,苏联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集体编写的《巴西史纲》,这部书是冷战时代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关于巴西历史研究的集大成之作。这三部著作是研究巴西帝国历史的必备书籍。

二、国内研究现状

1980年以来,国内拉美学界对巴西历史研究给予了更多的关注。在此过程中,学者们对巴西帝国时期的历史研究力度日渐加强,分析角度也日趋多样化,先后出现了一些研究与巴西帝国时期相关的论文。这些论文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涉及了巴西帝国的终结问题。

如周世秀的《巴西奴隶制长期延续和最终废除的原因》[7]指出巴西帝国随着奴隶制的崩溃而终结,通过对帝国时期的经济数据进行对比,展现了巴西帝国终结前后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包括工农业发展、人平均收入差距、年龄结构以及教育情况等。着重介绍了并分析了南北地区的经济差距及其存在原因。于兆兴的《论近代巴西奴隶制长期延续的原因》[8],分析了巴西社会制度改革进程缓慢的原因,研究了巴西奴隶制废除的原因对于巴西国家的重要历史意义。

金计初的《外因在巴西近代资本主义发展中的作用》[9]研究了巴西帝国时期对外资的利用状况,包括其引进外资的原因,外资在帝国发展中的作用,以及全球贸易潮流对巴西社会的冲击。可以看出在巴西帝国终结过程中国际因素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张镇强的《巴西种植园的形成和特点》[10]对葡萄牙王室进入巴西后进行的种植园制度进行研究,种植园奴隶制是巴西成为殖民地之后的必然结果,也是巴西帝国得以建立的经济基础。与学界的主流观点相比,他认为尽管种植园经济产生了依附性发展的消极现象,而种植园主所积累的大量资本还是在南美洲适宜的气候下,为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资金。韩琦在《独立后至20世纪初阿根廷、乌拉圭和巴西土地结构的变动》[11]一文中,将巴西帝国时期土地结构的变动情况归纳为两个方面。首先,巴西帝国时代的大土地所有者,他们所拥有的土地所有权可以追溯到葡萄牙殖民时期,巴西独立后,巴西帝国王室通过出售和奖励,将原来隶属于葡萄牙宗主国的大片土地变为奴隶主集团的私有财产。巴西帝国的土地政策,变相发展了大地产所有制,严重制约了巴西帝国时期的资本主义类型农业的扩展。

总的来说,国内学者对巴西帝国时期的历史研究深度与广度不断深入,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和突破,但至今为止还从未有对巴西帝国终结的原因做出详细而全面的论述。因此,还有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必要。

[hr]

[1]José Jobson de Andrade Arruda. Decadence or Crisis in the Luso-Brazilian Empire [J].Hispanic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Copyright 2000 by Duke University Press.

[2]Keila Grinberg. Slavery, manumission and the law in nineteenth-centuryBrazil[J]. Version of record first published.2009,(02). This article was downloadedby: [UNSW Library]


[3] Luciano Mendes de Faria Filho and Marcilaine Soares Inácio . Civilise the people, build thenation[J]. Version of record first published. 2012,(18).

[4] Sam Adamo. Recent Works on Modern BrazilianHistory[J]. Latin American Research Review, 1992, 27(1): p.23-28.

[5] [巴西]博勒斯.福斯托(Boris Fausto),简明巴西史[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6年版.

[6] [巴西]若泽. 马利亚. 贝洛.巴西近代史[M],辽宁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

[7] 周世秀. 巴西奴隶制长期延续和最终废除的原因[J]. 拉丁美洲丛刊,1984,(6):11-17页.

[8] 于兆兴. 论近代巴西奴隶制长期延续的原因[J]. 郑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2):22-26页.

[9] 金计初. 外因在巴西近代资本主义发展中的作用[J]. 拉丁美洲研究,1994,(3):45-49页.

[10] 张镇强. 巴西种植园的形成和特点[J].世界历史,1987,(3):14-19页.

[11] 韩琦. 独立后至20世纪初阿根廷、乌拉圭和巴西土地结构的变动[J]. 拉丁美洲研究, 2000,(6):8-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