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海滨撰文:当美国人忙着要对付中国人,决心置之不理中东乱局时,将会让一个极端仇恨欧美主流社会的原教旨主义群体迅速泛滥渗透到各国。

当人们看见美元、美债、美股三者齐涨的时候,市场瞠目结舌。

没有人意识到我们正处在21世纪最危险的时代。

希拉里的自传曝光,在2010年美国就开始筹划遏制中国,把注意力转移到亚太区域;这也解释了2010年美国的前战略情报部门将军秘密访问缅甸,促使其改革,并离开中国的依赖,走向欧美社会。

美国实际上精心策划了对中国所有战略出海口的围堵,并一手挑起南海争端;安倍也因此走向极右,鼓动民粹。而安倍是一个务实的政客,没有美国的默许,日本不可能与中国发生激烈的冲突。

而美国在离开中东时,利比亚和埃及发生了茉莉花革命,叙利亚进而陷入混乱。美国本意以民主体系替代独裁政治,不料利比亚原教旨主义崛起,埃及兄弟会依赖一人一票获得了政权。之后,美国默许了埃及军政府上台,屠杀数百名兄弟会领导层。

在叙利亚,欧美原本希望纵容逊尼派武装颠覆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其中却夹杂了原教主义极端武装,基地组织派遣大量人员来到此地圣战。沙特也在集中力量支持反政府武装。

所以,当阿萨德越过红线使用化学武器后,奥巴马食言而肥,引发沙特不满。普京调停了叙利亚矛盾,因此获得普遍赞誉,奥巴马的美国声誉受损。然而在乌克兰危机中,奥巴马终于报了一箭之仇,让普京的俄罗斯陷入困境。

但在这一系列混乱中,极端组织迅速的崛起了,在美国撤离伊拉克,奥巴马兑现了把美国子弟兵带回美国的誓言,逊尼派总统马利基趁机为什叶派扩充实力,打击逊尼派,并与美国的敌人伊朗结为盟友,客观上也让沙特感受到了威胁。库尔德人闷声不响打造自己的独立王国。

不满的逊尼派与叙利亚的原教旨主义分子结合,isis诞生。

阿拉伯和黎凡特斯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攻城略地,势不可挡,曾一度逼近首都和原油主产地。欧美市场一片恐慌,黄金与原油迅速暴涨。

此时,奥巴马却踯躅不前,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居然抨击中国搭便车30年。要知道美国是全球货币收取铸币税的获益者,是目前石油美元的地缘最大受益者,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个经济体贡献了让美国佬维持世界和平的代价。

然而美国人却置自己的责任不理,跑去亚太围堵遏制中国。

美国很明显的不想介入乌克兰,不想介入中东,不想介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争斗。奥巴马抛弃了所有责任,留下中东的烂摊子,哪怕isis斩首了英国记者,也不想派出地面部队,因为他只想遏制中国。

在缺乏地面部队的攻势面前,isis可以在广袤的中东迅速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因为那里是一个教派势力错综复杂的地域。由于美国货币周期性的泛滥与收缩,导致全球财富贫富差距失衡,中东地区贫穷者日益绝望,投身于极端教义,寻求革命或者对世界的报复。

也就是说,欧美社会正在培育自己的敌人,数千名原教旨主义者甚至来自于欧美自身的国度。欧美货币泛滥导致的贫富差距,在宗教教义的指引下,正成为欧美价值观的质疑和报复者。

所以,当美国人忙着要对付中国人,决心置之不理中东乱局时,他们将会让一个极端仇恨欧美主流社会的原教旨主义群体迅速泛滥渗透到各国。在此之前,没有人想到基地或者某个其他的极端组织能够建立国度。

实际上,欧美人还没有真正意识到,一个和平崛起的中国不会有害于世界,但一个迅速扩张的极端组织,在成为暴力国家,掌握资本和人口后,会形成怎样的威胁。

王海滨,从事宏观经济趋势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