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暗战埃博拉的背后:美国已经站在了全世界道义的审判席上

中美暗战埃博拉的背后:美国已经站在了全世界道义的审判席上

就在缅甸的内比都,中美之间各自借助东盟地区论坛这个平台在国际社会面前就南海问题唱了一出对台戏之后,中美在非洲这个最后有待开发的大陆也借助“埃博拉”这个被某些势力(不仅仅是代表西方国家利益的势力,更包括代表西方资本利益的势力)近期极力渲染的话题唱了一出对台戏。

在这出对台戏中,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势力通过长达半年(从今年3月到现在)的精心编撰终于在国际社会面前搞出了一本新的剧本来,尽管这一剧本仍然处在边演边写的过程中,但是鉴于全球局势尤其是中东局势发展的需要不得不提前上演。

纵观美国最近推出的埃博拉这个剧本,山人认为其核心要件主要包括:以8月2—5日在美国召开的美非会议作为平台,以自己的国民(两个参与援助的医生)作为道具,以埃博拉疫情的或扩散或抑制作为剧情展开的主线,从而达到剧情发展的最后结果——或削弱、或阻止或者割裂中非经济的联系,并以此作为加强美非经济联系的基础或者条件。

有关埃博拉的功能与作用,除了山人在前面几篇博文中已经阐述的部分之外(请参见衡岳山人此前博文),编剧与导演们还有着更为复杂的综合性考虑,这里不妨进一步进行剖析。

首先,埃博拉为什么突然在7月27日左右突然恶化?因为恰好在这个时间发生了这样几个重大的事件:欧美借MH17事件联手发起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中国在陆地、东海及沿岸联合军演;日本代表西方在拉美地区展开访问;德国(其实代表欧盟)美国同时宣布从利比亚撤人,中国立即跟进;巴以冲突进入最激烈的时刻;伊拉克进内的ISIS南进遇阻后加紧向库尔人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推进。

正是在这样的地缘政治背景下,埃博拉疫情突然被媒体热炒放大,尤其是7月29日爆出美国两名在利比里亚从事援助工作的医生感染上病毒,埃博拉病毒一下子成为全球的焦点之一。

再来看看美国医生感染上埃博拉病毒后,美国是如何推进这一剧情的。在两名人员感染上病毒的情形下,美国有意的放出“仅有一人份的血清,染病医生果断决定将血清让与女传教士”,这一情节安排无疑将剧情的“紧张程度”瞬间在全球推到了令人屏息的高度,更让正在翘首以盼仰望依靠美国这个当今医学科技最发达的国家来解决埃博拉病毒的非洲大陆的所有国家(包括疫情严重的三个国家与担心疫情扩散的其他非洲国家)几乎陷入“绝望”的冰窟之中。

接着,回国接受治疗的医师布莱特利在接受实验药物ZMapp治疗后通过所属志愿组织发声明,称自己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

山人在这不妨节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月5日的一段高度浓缩版的剧情介绍:在利比里亚实施救援工作的布兰德利日前出现埃博拉病毒早期症状,病情迅速恶化,他甚至跟妻子交代了遗言。患病期间,布兰德利收到一份“神秘抗病毒药物”——经证实,这种药物来自美国圣迭戈的“Mapp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药品代号为“ZMapp”。这种药物处于试验阶段,仅在猴子身上取得较好疗效。CNN称,布兰德利接受这种药物治疗后,病情出现明显好转。知情人士透露,接受药物治疗的第二天,布兰德利已能下床活动。

再接下来我们看看剧情的发展:美国总统奥巴马6日在记者会上说,由于缺乏足够信息证实这种药的有效性,因而现在向西非国家提供它为时过早。他说,如果措施得当,埃博拉疫情可以“非常有效地”受到遏制和控制,现阶段重点是以公共卫生措施遏制疫情蔓延。

显然,在这样一部“惊悚悬疑大片”的剧情推进过程中,美国需要在全世界面前展示的最最核心的潜台词就是:(客观上)我能,但是(主观上)我又不能——也就是“能而示之不能”。

在美国展示了“我能但是我又不能”的潜台词以后,美国的意图与想要取得的效果立即就通过尼日利亚卫生部部长与利比里亚当局的表态中显示出来了:尼日利亚卫生部长奥涅布希·丘库说,他已经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讨论了美方提供这种药物的可能性。路透社援引利比里亚政府发言人的话报道,利比里亚当局愿意允许这种药在国内作临床试验。

美国此时之所以释放出“能而示之不能”当然是根据非洲有关国家(即包括疫情严重的三国,也包括可能被扩散的国家比如声称正联合应对埃博拉疫情的东非国家)的态度更准确地说是根据这些国家对与中国的合作态度而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接下来,我们不妨再看看在有关势力刻意推出这部“惊悚悬疑大片”之后,中国是如何应对的?

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王辰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王辰表示,中国在诊断试剂方面和抗体技术方面对埃博拉病毒已有一定准备。“我们已经具备了对埃博拉病毒进行及时检测的诊断试剂研发能力,但是因为没有病人,没有办法在病人身上进行测试;在抗体技术上,我国前期已经有了很好的多元性抗体的制备能力,包括已经掌握了埃博拉病毒的抗体基因,启动抗体的生产程序不会需要太长的时间。”

同时发言人宋树立还表示,目前,中国内地没有埃博拉出血热病例;世界卫生组织风险评估认为,疫情向非洲以外的国家传播风险低。同时,中国已具备诊断及时检测和抗体制备能力。

8月9日,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9日表示,为了支持非洲国家有效防控埃博拉出血热疫情,我国卫生计生委会同商务部、外交部、民航局等部门紧急采购和调集了卫生防疫用品,并且为我国已经在非洲的援外医疗队采购了卫生防疫用品。紧急调集中国疾控中心等单位的公共卫生专家组成专家组赶赴非洲,帮助非洲国家防控疫情。

8月10日,我国宣布将派出3支公共卫生专家组前往疫情发生地,对防控埃博拉疫情进行技术援助并提供紧急物资援助。

8月10日,中国各大媒体以醒目的标题“世卫组织:抗埃博拉问策中国”报道了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8日就应对埃博拉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所讲的一段话。

8月16日,世界青年奥运会如期召开,并且接纳来自非洲尤其是三个疫情严重国家的运动员。

在有关邪恶势力刻意拿埃博拉这部“惊悚悬疑大片”、用“我能但是又不能”的表达手法、用果断撤人的决绝态度不单单用来讹诈非洲、更是用来讹诈全球那些应对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能力薄弱的国家,试图以此来影响有关国家的政治立场、外交政策的背景下,中国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没有象美国那样从非洲撤出在非洲的医疗援助人员与其他工作人员、反而派出了9名公共卫生专家组成一个规模可观的专家组义无反顾地前往疫区充实与加强医疗援助力量。

面对埃博拉这部被世卫组织称为“在该病情出现将近40年的历史上迄今最大,最严重和最复杂的一次疫情爆发”的全球公共卫生事件面前,中国态度与做法不但客观上在国际社会大家庭里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而且事实上也表明了:绝不接受这部“埃博拉惊悚悬疑大片”的编剧、导演们的讹诈。

笔者相信,“已经具备了对埃博拉病毒进行及时检测的诊断试剂研发能力”,并且“已经有了很好的多元性抗体的制备能力,包括已经掌握了埃博拉病毒的抗体基因”,仅仅是苦于“没有病人,没有办法在病人身上进行测试”这最后一个环节的中国,在利比里亚当局公开表示愿意允许这种药在国内作临床试验、在中国派出9名公共卫生专家达到疫情最严重的西非三国以后,那个至今拿“我能但是我又不能”来继续讹诈那些公共卫生系统脆弱的国家配合其需要调整政治态度或者外交政策的国家还能有什么新的剧情推出呢?但我们必须警惕也可能无法避免的一点是:有人势必拿某事(比如诬陷中国用非洲人做临床试验品)向中国泼脏水的。

面对埃博拉病毒与疫情,一方乘人之危以果断撤人、“能而示之不能”为手段极尽讹诈之能事,一方却义无反顾果断派人、“能且更愿相助”的态度慷慨相助。两相比较,到底谁站在全球道义的制高点已经立判——不管奥巴马如何极尽挑拨、抹黑之能事,歇斯底里的声称“没有人指望他们做任何事情”,事实上,美国已经站在了全世界道义的审判席上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