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网8月26日讯(记者扈枫 实习记者 卢洁杨睿)8月21日,22岁女大学生金某独自一人乘火车到济南转车,遭52岁嫌疑人代某搭讪,并以30元价格搭乘电动车,随后被代某将其强奸后带回住处,大约四天的时间对金某实施了捆绑、堵嘴、殴打、恐吓、强奸,并利用性药品和性工具对金某实施多次性虐待。

30元上陌生人的电动车,惨遭强奸

受害人22岁女大学生金某于8月21日晚上7点左右独自一人乘火车到济南转车,要到济南西客站。当晚,嫌疑人代某骑着电动车在火车站想拉个客赚点钱。看到金某从火车站出来,一个人还拿着些行李,于是上前去搭讪。代某得知金某想去济南西客站转车,提出低价带她过去,两人讨价还价,以30元价格协商好便带着金某出发。本想能以低价到达西客站,没想到天上掉“陷阱”。嫌疑人代某本身并不知道西客站怎么走,便带着金某在市区转悠。错过火车时间,金某便要求代某将自己送回火车站,于是代某提出换辆三轮摩托车送金某。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代某也起了歹心。当车停在偏僻的地方时,金某已经意识到了处境的危险。这时,嫌疑人代某企图对其实施强奸。女大学生金某进行反抗,但遭代某威胁说:“再动就掐死你。”并在三轮车上对金某实施了强奸。

随后,代某将受害人金某带回住所,并对金某拳打脚踢,金某的眼睛被打红肿,身上多处受伤。据七贤派出所的副所长刘晓义介绍:“晚上睡觉的时候将金某捆绑好,上厕所时也看得很紧,大约四天的时间对金某实施了捆绑、堵嘴、殴打、恐吓、强奸,并利用性药品和性工具对金某实施多次性虐待。”

北京网友帮大学生报警,民警生死营救

8月25日,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接到一北京市民的报警电话,称其朋友金某向其发短信称被人绑架。报警人称金某趁嫌疑人不备,使用嫌疑人手机给孙某发了一个短信,短信上说金某被一个男的绑架到了一个叫“龙庄”的地方。

接到110指令后,七贤派出所民警全员出动,根据仅有的线索迅速对辖区进行大面积清查。当民警清查到双龙庄一处出租屋的时候,民警发现二楼一个房间内的人看见民警后迅速把门从里面关上。

民警认为十分可疑随即上前敲门,屋子内没有声音也一直不开门。随后,民警通过门缝观察发现可以后,民警继续敲门,开门的是一名大约50岁的男子,民警进屋后看见一年轻女子蜷缩在墙角的沙发上,身上裹着床单,脸上有伤。

七贤派出所的民警王鲁山介绍说:“我们发现她时,她已经失去了向我们求救的能力,整个目光呆滞,毫无反应。小姑娘的右眼也已经被打得充血有些发黑,肿的有正常人的两个眼睛那么大。身上有多处骨折以及被殴打的伤疤,非常可怜。”民警迅速将屋子内嫌疑人控制,并询问该女子姓名,女子出示身份证后民警证实该女子就是给孙先生短信报警的。

嫌疑人曾被四次刑拘,出狱不久再犯案

25日,民警将嫌疑人代某带回派出所询问,并将受害人金某送医院进行相关检查。在民警的强大的心里攻势下嫌疑人代某如实交代了对受害人金某进行强奸,并利用性药品以及性工具对金某实施多次性虐待的事实。

据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七贤派出所副所长刘晓义介绍,代某可不是什么“好心人”,而是一个有强奸、非法拘禁妇女、威胁等等多次犯罪前科的人,2013年刚刚刑满释放。

七贤派出所民警提醒女性朋友特别是年轻女孩,一定要提高自己的防范意识,不要轻易去相信陌生人,不要轻易搭乘不安全或陌生人的车,以免对自己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

另据鲁网报道:

强奸、猥亵、非法拘禁妇女 犯罪嫌疑人有四次前科

民警迅速将屋子里的嫌疑人控制。据了解,该男子叫代某,今年52岁,辽宁抚顺人,2003年来济。受害女孩金某被送医院进行相关检查,医生初步断定其眼眶骨折,具体待进一步诊断。

据介绍,代某曾有四次前科。未成年时曾因盗窃被抓。代某一直未婚,曾先后与三女子同居。1983年因强奸被判10年刑,2010年因非法拘禁妇女、2012年因猥亵妇女再被判刑,2013年10月刚刚刑满释放。民警介绍,在搜查代某住处时,还搜到了大量工具,如液压钳等都是用来盗窃电动车的。

嫌犯心理世界曝光

在审讯过程中,代某并不配合警方工作。记者在对其进行采访时,他一开始也采取了沉默的方式进行“回应”。而当记者问“你这样毁了女孩一辈子,你愧疚吗?”时,代某突然发声,“我当初被人毁了一辈子,又凭什么?”代某称,自己20岁时,就被诬告强奸,最后流放大西北,“我不也一样受害?谁管过我?”

记者:那你就害别人吗?

代某:……(沉默)

记者:你专挑20岁的下手吗?你20岁时发生的是什么事?

代某:对,我就专门挑20岁的,因为我失去了20岁,再也找不回20岁了。

记者:你觉得你当时是冤枉的吗?

代某:对。那时候是83年严打,我当时是和她处男女朋友关系。就因为她两、三天没回家,她家人就打她、骂她,说她不要脸。她为了解脱自己,为了自己要脸,就说我是强迫她。就这样我被判了强奸罪,被判了10年,流放到大西北。10年的概念,你们都知道,20岁到30岁,我失去了朋友、失去了亲人,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等我释放的时候,有了孩子,我都不知道什么叫责任、感情、爱情,都不知道了。失去的都找不回来了,自暴自弃了。

记者:自暴自弃,心理变态了?

代某:对。

记者:你去火车站干什么?

代某:本来是想去挣点钱。我见什么人都拉,老太太我也拉。当时只想骗她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