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抗日秘闻:彭德怀组织暗杀队为左权报仇

兴我中华诛尽诸夷 收藏 2 534
导读:1942年5月26日黎明时分,毛泽东在延安枣园窑洞里面色冷峻,略露倦容。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入睡,在等候太行前线的消息。25日午夜,第一二九师报告称,八路军总部遭敌袭击,北方局总部人员分路突围。总部电台信号中断,情况不明。 日军组成两支“挺进队”企图破坏八路军总部和第一二九师师部,彭德怀指示情报系统掩护总部转移 从1942年4月开始,日军就开始散布假消息,声东击西。4月29日,日军以5万余兵力对冀南、冀中地区实行“铁壁合围”。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提出:破坏中共组织,中枢机关乃为至要,应尽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2年5月26日黎明时分,毛泽东在延安枣园窑洞里面色冷峻,略露倦容。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入睡,在等候太行前线的消息。25日午夜,第一二九师报告称,八路军总部遭敌袭击,北方局总部人员分路突围。总部电台信号中断,情况不明。

日军组成两支“挺进队”企图破坏八路军总部和第一二九师师部,彭德怀指示情报系统掩护总部转移

从1942年4月开始,日军就开始散布假消息,声东击西。4月29日,日军以5万余兵力对冀南、冀中地区实行“铁壁合围”。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提出:破坏中共组织,中枢机关乃为至要,应尽量逮捕其主要人物。

随后,他们将目光从冀中又转向了太行山。日军第一军司令长官岩松义雄费尽心机,制订出“C号作战计划”,决定集中所属各兵团主力3万余人,从25日开始,进攻太行、太岳,对八路军总部和第一二九师首脑机关实行袭击。岩松义雄从日军精锐部队第三十六师团挑选了两个联队,组成两支“挺进队”,每队有4名军官和100名士兵,执行特殊任务。

一支叫“益子队”,由步兵第二二三联队益子重雄中尉为队长,其任务是破坏八路军总部,刺杀彭德怀、左权等;一支是“大川队”,以步兵第二二四联队大川桃吉中尉为队长,任务是破坏第一二九师师部,刺杀刘伯承、邓小平等。这些日军身穿八路军军服,还配发了便衣和雨衣,全副武装,携带电台和信鸽,均在夜间活动。他们携带八路军首长的照片和简历,边行军边不停地画图,不走大路,绕过村庄,有时攀登岩石、绝壁。

为了适应搜集战略情报的需要,太行军区各军分区除三分区外,其他五个分区相继建立了情报站,业务关系均由总部情报处领导。笔者的母亲林一当时担任八路军前总情报处一科(派遣) 科长,科内有张箴、刘岱、路展、周光耀等人。

在化装、派遣业务工作中,与太行、太岳、冀南军区情报部门关系密切,并且做到了情报联动与共享。但是,日军“挺进队”行动极为隐蔽,人员身着便衣,自带粮秣行李,不宿村住店,每队还配有20名伪军骨干。为掩饰作战意图,在发动进攻前,日军以部分兵力向正太路和平汉路发动“扫荡”,来转移八路军的视线。日军的精心伪装,使得八路军广泛的群众情报关系受到干扰。

八路军总部最近接到的情报引起彭德怀的注意,这些情报是:“一名‘八路军战士’在小曲峧村帮助‘土改’,被当地群众识破系日军特务化装而成后逃跑。”“黎城、涉县发现一支自称是八路军新六旅的部队,每人手里都有八路军首脑的照片、简历和我兵力部署图。”“潞城发现一支部队,身着便衣,面涂褐色,自称是我党政军工作人员,自带数日粮秣和雨衣行囊,脚穿草鞋,背大背包,不走大路,不生火做饭,不宿庄住店。”“武安发现一支‘八路军部队’,或分散,或潜伏于大道两侧之麦地、窑洞、山谷内窃听电话,或捕我单个行走人员询问前总地址,或用小型电台侦察报告我军动向。”种种迹象表明:的确有一支或一支以上可疑的“八路军小分队”在太行山地区谨慎行动。

随后,彭德怀指示各军区情报系统开始声东击西,散布各种假情报,造成八路军总部西撤武乡的假象,掩护总部向北转移。

八路军总部机关在转移途中遭日军袭击,副参谋长左权壮烈牺牲

1942年5月24日夜,云幕低垂,星月无光,八路军总部机关开始转移。由于机关庞大,还有许多妇女和老人,后勤部队携带物资过多,在崎岖狭窄的山路上摸黑行动,动作迟缓,未按原计划分路进行,一夜只走了10多公里。至25日拂晓,总部司、政、后,北方局机关和特务团的10000多人和大量牲畜,不期同时进入麻田东北部的南艾铺、窑门口、偏城地区。情况对八路军十分不利。

开始进行转移时,林一和战友们每人带着文件箱、行李、马匹,向南艾铺和十字岭走去,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接近南艾铺时天已微亮。大家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显然估计不足,不知是谁下的命令,炊事员在村外山沟里支起大锅,煮了一锅小米稀饭。饭还没有来得及吃,日军的数架红头飞机在头上掠过,开始狂轰滥炸。正当人们四下躲藏时,东、西两侧的山岭上响起日军的枪声,

他们在山下号叫着向十字岭山上冲来,八路军指战员非常清楚,总部机关中了日军的埋伏。彭德怀同罗瑞卿、左权等人商定:总部直属队和北方局向北突围到太行二分区,野政到太行六分区。下达突围命令后,彭德怀纵身上马,挥手高喊:“马上按指定方向突围!”他率先向北山口冲去。

林一和战友们迅速将文件箱和行李扔到村里的枯井中,上面又盖上了许多树枝和树叶。她身上仅有一支小手枪和最为机密的小本本,上面记有由她单线派往敌占区情报人员的代号、秘密通信地址和接头暗号等内容。考虑到当时的情况,林一预感到这次冲出包围圈几乎不可能,不是牺牲就是被俘。

紧急情况下,她一人在梯田旁边的土坡上伏下身子,用双手扒开一个洞,把小本本和文件夹埋入洞中,仔细把土压实,盖上树叶做好伪装。随后,她和其他战友一起顺着梯田向山下跑去。为了缩小目标,他们分散开来,几乎与日军擦肩而过。跑到山脚下时,日军已经到了山顶,哇啦哇啦地叫着向山下胡乱射击,林一藏在树枝下丝毫不动。由于后,就撤走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林一遇见了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和另外两名男同志,他们结伴摸黑走了很久后在当地老乡放羊避雨的山洞中待了一夜。夜晚山风很大,气温很低,他们又冷又饿又疲惫,大家挤在一起谁也不说话。此时的林一有些困了,慢慢地进入梦乡。

26日,天还没有完全亮,他们走到洞外,顺着山坡走,远远观察村子里的动静。他们见到有几个人来来往往,不像农民,也不是军人,估计不是好人,为了保护自己,就没有进村,仍旧返回洞内。

27日,弄清敌人已经撤走,他们开始向村内走去,恰巧碰上八路军总部派出的搜寻队,把他们带回了总部集合地。这次袭击造成的损失是惨重的。北方局秘书长张友清失踪后被俘,在太原监狱中牺牲。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壮烈牺牲。总部通讯科科长海凤阁牺牲,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

何云与40多名记者牺牲,其中一名女记者的丈夫藏在山洞里,他眼睁睁看着妻子和战友被敌人包围,奋勇还击后砸断手枪跳崖殉国。北方局调研室主任张衡宇和全室10余名工作人员牺牲。朝鲜共产党领导人金白渊亦在突围中不幸牺牲。这是抗日战争以来八路军遭受的最大一次损失。

彭德怀指定欧致富挑选指战员组成暗杀队,日军“益子挺进队”在祁县县城遭重创

1942年5月27日拂晓,延安接到第一二九师发来的电报,得知左权阵亡。毛泽东在极度悲伤中复电,提出为安全起见,将八路军总部机关移到晋西北去的意见。但是,彭德怀坚持要留在晋东南,中央综合考虑后予以同意。

27日夜,总部和北方局突围人员在小南山村集结。彭德怀站在打麦场上点着名字一个个地问:×××,到了吗?×××,到了吗?周围的人一个个地应答着,可是他就是没有问到妻子浦安修。彭总在想:总部、北方局队伍被敌人冲散了,安修身体那么瘦,一定是牺牲了。左权和数十位战友的牺牲给大家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场内场外都有人在抽泣、落泪。

一声集合令,人们马上振作起来,列队聚集到打麦场上。皓月当空,只听到彭德怀那不改的湘音,一字一句,震人心弦:“同志们,让我们擦干眼泪,咬紧牙关,为参谋长报仇!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为惨死的同胞报仇!”

浦安修和林一被带到彭德怀面前。浦安修看到丈夫,看到敬爱的副总司令疲惫的面容,他们见面互相讲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还活着?”浦安修因为赶路满脚打起了水疱,走路一瘸一拐的。见到疲惫不堪的浦安修,彭德怀转悲为喜,急切地攥着妻子的手,说:“我想你的身体是坚持不下来了,正要派人去寻你的尸体呢。”晚上,浦安修洗过脚,坐在坑沿上,彭总为她挑脚上的水疱,很心疼地埋怨说:“往后你走路,可要找平坦路走啊!”

林一抬起无力的手臂向彭德怀敬礼:“彭总,我回来了。”滕代远时任抗大总校副校长,是与彭德怀一同领导平江起义的老搭档,看到滕代远的妻子毫发无损,彭德怀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他眼眶里含着泪水,激动地说:“好,好,回来就好!”过了几天,林一带领情报处的工作人员返回十字岭,到那块梯田附近寻找埋藏的文件,始终未能找到。但是,凭着派往敌占区工作的人员都很安全这一点,估计秘密文件没有被敌人发现,可能还埋在梯田里面,成了永远的秘密。1943年5月,因为丢失秘密文件没有找到,北方局组织部部长刘锡五找到林一谈话,宣布给予她党内劝告处分,直到1956年才撤销处分。

1942年12月,八路军情报系统得知:春节时,“益子挺进队”有一个小队要在祁县参加庆功会。由于日伪频繁的“扫荡”,祁县的环境非常恶劣,我方的县长、独立营营长、公安局局长等先后叛变投敌,而这些叛徒就在县城公开替日伪做事,祁县的党政机关不得不转移到榆社办公。留在县里的情报人员都是林一派进去的,分别与她保持单线联系。接到任务后,林一马不停蹄赶到祁县,向时任祁县抗日政府县长的刘秀峰交代三项任务:摸清宴会时间与地点;设法将八路军暗杀队人员带进城;为暗杀队提供足够匕首,不响枪完成任务。彭德怀亲自指定总部特务团团长欧致富精心挑选30名指战员组成暗杀队,由团部参谋刘满河负责,经过严格训练后,伺机行动。一切工作都在秘密进行之中。

农历大年三十晚6时,祁县县城大德兴饭庄灯笼高挂,食客满堂。刘满河经过化装,带人大摇大摆地进入饭庄。暗杀队员有的化装成朋友异地重逢,有的化装成商人洽谈生意,有的化装成跑堂的忙前忙后,分别贴近“益子挺进队”队员。晚10时,以刘满河摔酒杯为号,暗杀队队员们亮出匕首,同时动手。日军特务们喝得酩酊大醉,毫无戒备。清醒过来的日军“挺进队”队员开始反抗,桌子、椅子、盘子……凡能拿到手的东西都成为他们还击的武器,整个饭庄乱成一团,满地狼藉。八路军战士机智勇敢,个个身手不凡。也就是一袋烟的工夫,日军“益子挺进队”小队的特务已全部被杀死,头颅也被割下装入面口袋,刘满河一挥手,下达了撤退命令。时隔一日,长治城、祁县县城、太原城等地分别挂出日军“益子挺进队”队员的人头。

八路军在山西祁县县城暗杀“益子挺进队”特务的行动,引起“益子挺进队”其他特务的恐慌。为避免八路军继续追杀,日军第一军司令岩松义雄经请示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同意后,下令解散了“益子挺进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