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只为一个人

honeywell 收藏 0 44
导读:一部清宫穿越大戏《宫·锁心玉》,将我们带回那个九龙夺嫡的紧张年代,那个时代的争斗纠缠,使得这一段历史悬念横生、跌宕起伏……在这场夺嫡风波中,势力最强大的莫过于以八阿哥胤禩为首、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礻我)、十四阿哥胤禵支持的“八爷党”。有人说:如果雍正是曹丕,那么胤禩就是曹植。历史上的胤禩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是才华横溢又多情,还是暴戾悖逆、不忠不孝、奸险阴刻?他的一生如何度过?又得到了怎样的评价? 身世·辛者库贱妇所生·一生的枷锁 清代各朝所有受封妃嫔中 母家地位最为卑下者 其母卫氏,系满

一部清宫穿越大戏《宫·锁心玉》,将我们带回那个九龙夺嫡的紧张年代,那个时代的争斗纠缠,使得这一段历史悬念横生、跌宕起伏……在这场夺嫡风波中,势力最强大的莫过于以八阿哥胤禩为首、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礻我)、十四阿哥胤禵支持的“八爷党”。有人说:如果雍正是曹丕,那么胤禩就是曹植。历史上的胤禩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是才华横溢又多情,还是暴戾悖逆、不忠不孝、奸险阴刻?他的一生如何度过?又得到了怎样的评价?

身世·辛者库贱妇所生·一生的枷锁

清代各朝所有受封妃嫔中 母家地位最为卑下者

其母卫氏,系满州正黄旗包衣人、宫内管领阿布鼐之女。宫内管领虽为五品文官,但因她是辛者库出身,故较后宫其余人等为贱。据杨珍《康熙皇帝一家》中介绍:“《清皇室四谱》中,也说卫氏'本辛者库罪籍,入侍宫中,康熙二十年生皇八子。’'辛者库’是满语'辛者库特勒阿哈’的简称,意为'管领下食口粮人’,即内务府管辖下的奴仆。清代八旗官员得罪后,他们本人及其家属被编入辛者库,成为戴罪奴仆,以示惩处。卫氏的先人当有类似经历,才成为辛者库罪籍。就现有材料看,她不仅是康熙朝,而且是清代各朝所有受封妃嫔中,母家地位最为卑下者。以此出身,卫氏仅能充当宫女,在宫内干些粗活,与皇帝接触的机会,大大少于其她宫人。但她竞被玄烨看中,并生育皇子,表明她自身条件很好,温柔聪慧,美丽出众。

父子·英雄偏问出处·皆缘霸气外露

康熙是什么人啊?人人传颂的千古一帝,他绝不会容许自己的卧榻旁边还有他人酣睡的机会。更何况此时的重臣和老臣如李光地,大学士马齐均站在八爷党一边。康熙肯定是气愤之极。更何况太子本就是康熙心中最痛楚的遗憾……

少年得志 早受皇恩

胤禩早年很受皇父喜爱,康熙于三十七年三月初二日第一次分封皇子时,他便与皇四子、皇五子、皇七子一同受封为贝勒,为当时年龄最幼者。此后又多次受康熙指派,适其出塞时与皇三子胤祉一同办理政务..

锋芒过露 保举遭妒

看到这么多重臣都倒向了八阿哥胤禩,康熙气愤难平,他大骂道:“今马齐、佟国维与胤禩为党,倡言欲立胤禩为皇太子,殊属可恨!朕于此不胜忿恚。况胤禩乃缧绁罪人,其母又系贱族,今尔诸臣乃扶同偏徇...

疑云重重 毙鹰事件

康熙前往热河打猎,胤禩因其生母良妃卫氏二周年的忌辰,所以他没有跟随而是单独前去祭奠已故的母亲了。胤禩祭奠完后住在城北的汤泉,没有去康熙的行在请安,却派太监给康熙送了两只垂死的老鹰...

书信事件 父子恩绝

何焯被抄家时,一封信落入康熙手中。信的结尾处说:“先生要着实节哀,保重身子,思将来上报皇恩。”后来康熙拿着这封信,追问胤禩“将来上报皇恩”什么意思,难道是把自己比作“未来的皇帝”?...兄弟·本是同根生·天家无骨肉九龙夺嫡之八王党

老大胤禔、老二胤礽、老三胤祉、老四胤禛(雍正皇帝)、老八胤禩和老十四胤祯,老九、老十是老八同党,助老八争位,他们自己并无野心;老十三助老四,他自己也无意争位...

筹建“八王党”

胤禩深知自己没有外戚的后台,无法与大阿哥胤褆和太子胤礽去竞争,但他又不甘心只做一个辅佐未来君主的“贤王”,他的目标是要自己做太子,以后当皇上。为此,胤禩一方面极力讨好康熙,另一方面则广结人缘...

最坚定的支持者

皇子里面支持胤禩的大有人在,譬如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礻我和十四阿哥胤禵,连大阿哥胤禔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支持胤禩的。在这些阿哥里面,九阿哥胤禟和胤禩关系最铁,可谓是胤禩最坚定的支持者...

对雍正的反击

他利用职务之便,给雍正制造了各种各样的麻烦。主持康熙葬礼时提出,可缩运送康熙梓宫夫役人数,同时改在陵寝当地采办建陵红土;制作大典所用的乘舆法物则用断钉薄板,敷衍塞责,致使祖宗牌漆流字漫,欲陷雍正“以不敬之名耳”...

雍正如何对待胤禩

雍正帝继位后,视允禩及其党羽为眼中钉、肉中刺。允禩心里也明白,常怏怏不乐。雍正帝继位,耍了个两面派手法:先封允禩为亲王;不久,借故命允禩在太庙前跪一昼夜,后命削允禩王爵,圈禁于高墙...

女人·“天下第一妒妇”·为你挫骨扬灰

胤禩福晋

其为安亲王岳乐之外孙女,父姓郭络罗氏(注:《清史稿》记为乌雅氏应为误记。)

康熙曾于四十七年十月初四日有言:“胤禩素受制于妻……任其嫉妒行恶,是以胤禩迄今未生子”,然而,据《爱新觉罗宗谱》载,胤禩之子弘旺于“康熙四十七年戊子正月初五日寅时生。

胤禩妻妾

康熙四十五年,嫡妃郭络罗氏、庶妃王氏。(来自康熙四十五年玉牒)

康熙四十七年,使女张氏生子弘旺、使女毛氏生一女。(妾张氏,张之碧之女;媵妾毛氏,毛二格之女);雍正年间的记载,侧福晋姓氏不详。乾隆年间的记载,弘旺生母张氏及允禩的其他两位侍妾。

传奇爱情

胤禩的爱情在那个时代是个异类,也是一段传奇。在所有皇子三妻四妾的同时,他却仅有一个嫡福晋

他为了她背负“惧内”的屈辱,而她也甘心被两代君王指责为“天下第一妒妇”。就算是最终被雍正赐为“挫骨扬灰”,她也无怨无悔。为了他,骄傲如斯的她甘于承担一切,即使代价是生命。

评价·谦洁自矢才优裕·不务矜夸品行佳

康熙

胤禩乃缧绁罪人,其母又系贱族;未曾经历政务;自幼心高阴险;与乱臣贼子结成党羽,邀结人心。朕深知其不孝不义行为,自此朕与胤禩父子之义绝矣!...

雍正

允禩若肯实心办事,部务皆所优为。论其才具、操守,诸大臣无出其右者;而其心术之险诈,诸大臣亦无与之比者。”“允禩较朕诸弟,颇有办事之才。”...

王公大臣

允禩在康熙朝众多王公大臣中的口碑,始终是诸皇子内最好的一位。人们称赞他“朴实”、“极正气”,特别是深为康熙帝所挚爱、与之感情笃深...

诸母妃

这些未亡人是康熙帝妃嫔中资格最老者,对于自幼看长大的诸皇子了解甚深,他们对新帝的冷漠态度,反映出内心对胤禛继位的看法,也间接表明对允禩的同情...

易中天

我们还是要同情允禩,因为他实在太冤。允禩究竟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该受康熙、雍正父子两代皇帝的一再打击和压制?他唯一的罪过,是德才兼备...

杨珍

允禩各方面的情况足以表明,他绝非是一“柔懦”、“软善”“易于挟制”之人,而是颇有领导才力,善于博取众心。事实上,允禩也有极残忍的一面...

祭胤禩

浮华如斯?却只有东流水

看过很多关于八阿哥胤禩的小说,在小说中的胤禩大多数是温柔的,笑起来让人感觉如沐春风。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历史上真实的胤禩,但是我知道,这绝对并非是空穴来风之说。

胤禩自幼便被众人夸耀,更是得裕亲王福全的喜爱,夸赞他“心性好,不务矜夸”。清史稿里说其母为辛者库贱婢,出身汉军旗包衣。所以胤禩自小便被剥夺了由亲母抚养的机会,一直跟随在惠妃身边。17岁,即被封为贝勒。后署内务府总管事。相信清史中的一切足以证明胤禩的才能和智慧。太子之位,众皇子都觊觎不已,但是毕竟是有能者居之,所以这时大阿哥便被推举到了风浪口上,但是大阿哥自知才能与性情都不及与自己从小手足的弟弟胤禩,便将自己个儿的支持者给了胤禩,在朝中不论满汉,都几乎有七八成的大臣支持着他。我欣赏这个男人,他用他的实力证明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他用他的野心想一扫母氏的卑微身份。但是……毕竟在那个年代,谁都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命。一废太子之时,众大臣口径一致,举保八阿哥胤禩为太子...

把你捧在手上With you nestling in my hands tight,

虔诚地焚香 I’m burning incenses in devoutness

剪下一段烛光 Out a wax candle snipping slight

将经纶点亮 To light up your darkness

不求荡气回肠Begging not a fabulous future

只求爱一场 But a soul-stirring love we would cincture

爱到最后受了伤 Love too deep until we’re heartbroken

哭得好绝望 And crying for no hope unspoken.

我用尽一生一世 I would sacrifice my life, whole

来将你供养 To worship you

只期盼你停住In wishing to cajole

流转的目光 The moving eyes of you

请赐予我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Bestow lasting power of mutual love on me

让我能安心在菩提下 In Buddhism I can rest my soul

静静的观想 To meditate in serenity.

把你放在心上 Keeping you in my heart

合起了手掌 Together my hands putting

默默乞求上苍 In silence to Heaven I pray

指引我方向For showing me the way

不求地久天长 Longing not for love everlasting

只求在身旁 But for staying with you not apart

累了醉倒温柔乡Dreary and drunk, I’m cradled in your arms

轻轻地梵唱Crooning a song for your charms.

我用尽一生一世 I would sacrifice my life, whole

来将你供养 To worship you

只期盼你停住In wishing to cajole

流转的目光 The moving eyes of you

请赐予我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Bestow lasting power of mutual love on me

让我能安心在菩提下 In Buddhism I can rest my soul

静静的观想 To meditate in serenity.

我用尽一生一世 I would sacrifice my life, whole

来将你供养 To worship you

人世间有太多的烦恼要忘In life there’re sundry worries to discard

苦海中飘荡着你In the abyss of misery plump hard

那旧时的模样Your bygone charms

一回头发现When turning round, I find

早已踏出了红尘万丈 You’ve been thousand miles away,declined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