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朱德1932年为何不再是蒋介石心腹大患?

国民党上将 收藏 0 483
导读:红四方面军刮起红色旋风,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四大战役歼敌6万余人,辉煌的战果令各战略区刮目相看,“张、徐、陈”的名头甚至响过了“朱、毛、周”。陶醉在胜利之中的张国焘狂妄地提出国民党只剩下7师人,今后的主要作战对象是帝国主义国家。正是由于他的错误指挥,红军在半年之内由大胜转为大败。 历史总是充满了矛盾和疑惑。现代人研究这段往事时,有着数不清的疑虑:为什么在中共历史上会出现这么惨烈的内部屠杀?这种丧失理性的屠杀为什么不能得到有效的制止?为什么红军在遭受空前严重的内耗后还能取得空前大捷? 这些

红四方面军刮起红色旋风,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四大战役歼敌6万余人,辉煌的战果令各战略区刮目相看,“张、徐、陈”的名头甚至响过了“朱、毛、周”。陶醉在胜利之中的张国焘狂妄地提出国民党只剩下7师人,今后的主要作战对象是帝国主义国家。正是由于他的错误指挥,红军在半年之内由大胜转为大败。

历史总是充满了矛盾和疑惑。现代人研究这段往事时,有着数不清的疑虑:为什么在中共历史上会出现这么惨烈的内部屠杀?这种丧失理性的屠杀为什么不能得到有效的制止?为什么红军在遭受空前严重的内耗后还能取得空前大捷?

这些现代人看起来无比迷惘的问题在当事者眼里十分简单:因为当时国民党的严酷统治、国民党军队的凶残屠杀、地主阶级钻骨吸髓般的盘剥是工农群众的最大危机,革命者被自己的敌人逼上了对抗到底这一条路;一旦面对国民党军队的进黄安战役中红四方面军前线总指挥部旧址─郭受九村攻,觉悟了的根据地军民就会舍生忘死、前仆后继地投入战斗,因为他们知道失去了苏区,就会失去一切。根据地军民是用自己的根本利益、觉悟、牺牲和创伤暂时抑制住了革命阵营内部的错误,去争取对敌斗争的胜利。

1931年11月7日,红四方面军在黄安七里坪宣告成立。根据中央的决定,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总部下辖红四军和红二十五军共4个师3万余人。此后,红四方面军开始用“张、徐、陈”签发电报、布告或命令。

红四方面军的成立,标志着长江以北苏维埃运动的崛起。1932年,红四方面军取得的战果和威名甚至超过了中央红军,由于徐向前的天才指挥,张国焘的名声一时间盖过毛泽东。这只要列举一下两军的战例就能说明问题:

1931年11月至12月,红四方面军发动黄安战役,共歼敌15000余人,俘敌师长赵冠英以下官兵近万人,缴枪7000余支、迫击炮10余门。

1932年1月中旬,红四方面军乘胜组织商(城)潢(川)战役,用10个团的兵力,击溃蒋介石嫡系部队19个团,歼敌5000余人,汤恩伯指挥的第二师遭到毁灭性打击。战后,汤恩伯被恼羞成怒的蒋介石撤职查办。

潢光战役决战地之一潢光战役决战地之一潢光战役决战地之一─光山县槐店─潢川县仁和集─潢川县双柳

1932年3月18日至5月8日,红四方面军大踏步地进击皖西,发动苏家埠战役,共歼灭国民党第七、十二、四十六、五十五、五十七师和警备一、二旅等30000余人,其中俘虏皖西“剿共”总指挥厉式鼎以下官兵20000余人,缴步枪12000余支、机枪171挺、炮43门、电台1部。

1932年6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回师鄂豫边,发起潢(川)光(山)战役,仅用5天,就歼敌8个团,毙伤俘敌近万人,缴枪7000余支。

短短的6个月内,红四方面军实施不停顿进攻,先后歼灭国民党军60000人,其中成建制被歼的国民党正规部队达40个团,仅苏家埠一战就聚歼国民党5个师2个旅,这在红军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最大胜利,这一胜利超过了中央红军同期的作战成果。

四大战役使鄂豫皖苏区进入鼎盛时期。根据地的版图东起淠河,西迄平汉铁路,北达潢川、固始,南至黄梅、广济,总面积达4万余平方公里,仅次于中央苏区。根据地内建立了26个县的革命政权,拥有人口350余万,占据黄安、商城、英山、罗田、霍丘5座县城,建立2个军6个师5个独立团的主力部队,总兵力为45000余人,同时各县独立师、游击队、赤卫军发展到20万人。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向鄂豫皖苏区发来嘉奖令,各战略区域的军政领导人联名给张国焘、徐向前发来祝捷电,各群众团体的致敬信雪片般地通过各种途径送至根据地。在中央苏区召开的全国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张国焘虽然没有到会,也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其地位仅次于主席毛泽东。

随着鄂豫皖苏区日益强大和红四方面军大战连捷,张国焘在党内一扫“老机”的名声,成为苏维埃运动的最高领导人之一。张国焘迅速崛起的地位甚至从侧面得到国民党、蒋介石的承认。1932年在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蒋介石把鄂豫皖苏区作为最大的危险列为国民党军队第四次“围剿”的首要目标,而将过去视为“心腹大患”的江西朱(德)毛(泽东)列为次要的攻击目标。在蒋介石心中,张国焘、徐向前的威胁超逾了朱毛。

这是张、徐的成功,同时也是张、徐的不幸。

胜利使张国焘冲昏了头脑,失去了分寸。1932年1月,他在中共鄂豫皖省第一次党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说:“国民党主力只剩下七个师,其余都是杂色部队。中央苏区可以搞掉它两个,鄂豫皖搞掉它两个也不成问题,剩下三个师,围剿还算什么?红军现有这样的力量,已经不论多少敌人都不怕了。”

根据他的意见,沈泽民首创“偏师说”,强调:“今后在进攻苏区与红军的战场上,主要火线将由帝国主义者直接担负,而国民党政府和其他军阀部队只担任偏师的任务。”

1932年3月31日,张国焘在给中央政治局的报告中提出,“不但以打破敌人包围、推翻国民党统治为主要口号”,还要以“准备与帝国主义作战为中心口号”。

在苏家埠战役大捷之后,他又变本加厉,将战斗口号改为“彻底消灭围剿,与国民党决战”。

对于荒诞离奇的“偏师说”,连执行王明‘左”倾路线的临时中央都感到太过分了。他们在给鄂豫皖中央分局和张国焘的回复中批评道:

这里对于反动统治崩溃程度的估计是过分的。以为国民党政府及其他军阀部队在进攻苏区红军中只担任偏师的任务,这是不顾事实的胡说。迁都洛阳后的国民党政府,口头上说长期的抵抗日本或征讨东北伪国,而实际上却以全部力量来进攻鄂豫皖苏区。汪精卫电询各省主席清剿计划,军事计划早在蒋介石及其外国顾问的指挥之下订立了,三月一日起正在调动军队之中,用于进攻鄂豫皖苏区的武力约在五十师以上,设立了三个清剿司令部(鄂南、鄂东、皖西),可以把它当作无关重要的偏师吗?不,绝对不能够的。对于国民党这个进攻有丝毫的忽视与轻敌将会造成极大的罪恶!

骄纵轻狂的张国焘将中央的警告置诸脑后,一意孤行,下令部队向武汉方向进击,要求进行“不停顿的进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