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我是少校的时候 ,那大概是1989年,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儿,我的团长,从哪一天起,不再是一个兵了,我亲自把他送到了车站,20多年了,我至今回忆着;一个从25岁就参军的老兵,穿着毛子料的军官制服,没有黄黄的军衔领章,军功章和奖励放在箱子的最底层,那是他所有的荣誉,孤独的走在热闹的人群众,成为一个普通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