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法草案

我国新修订的广告法草案,其实是重典治乱的被动应战。虽来得太晚,但依然不失法律的良心。在公众形象的魅力感召下,追着明星代言的产品消费现象,全世界哪儿都有。但与中国明星什么都敢代言的宽松环境相比,很多法治健全的国家,明星们的日子并不是太好过。相关报道表明,美国广告法规定,代言广告必须是证言广告和明示担保,也就是说,明星必须使用产品并有禆益后,才能为该产品代言,否则会被处以重罚。


新修订的广告法草案,其实是法治的一场国际接轨。将问题产品让代言人承担法律责任,其目的在于监督贵为公众人物的明星,能够慎为代言,不负形象。否则,“明知或应知广告虚假仍作推荐证明的,将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


明星代言的产品出了质量问题,“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的限制是轻是重,是否得当,另当别论。但是,这条新闻要想摆脱“娱乐新闻”的误读和嫌疑,回归到法治新闻和时政新闻的应有位置,则是需要一系列的法治完善才能实现的。


作为产品的荐证者,代言产品广告的明星,无疑是一个质量与信誉把关的重要责任主体。尽管“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未接受过的服务作证明”,看起来有点苛刻,甚至貌似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对于企业与明星来说,这个限制,便意味着产品与明星之间,有着既相互认可、又相互连带的责任关系。由此,明星代言,必须找到“对”的产品。而产品推广,必须找到“对”的明星。因而,这种限制,既是对广告发布的规范,也是对产品可靠的约束,两者都有必要。


但是,明星荐证的设限,必须与媒体荐证的法律限制同步,才能将荐证的法律责任,落到产品广告发布的各个环节。倘若产品被曝问题,只打了代言的明星五十大板,发布的媒体无关痛痒,这种荐证限制,便失去了公正公平。


当然,产品质量出现的问题,最大的责任主体还在监管。将监管的责任,在更加严厉的法制框架里“洗洗更健康”了,“知心爱人”们代言的时候,才会觉得责任不孤单,洗洗更健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