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民企遭了黑包又遭黑院,新厂区就成了一级危房

城事干玻 收藏 0 36
导读:分裂的墙体,散落的石料,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花了几年都还没有完工,这就是安徽省正大源饲料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正大源”]正需要搬进去的新建厂房,如今法定代表彭庆付先生看着黑包工头所建的危房断壁残垣,新厂区里举目沧桑,心如刀绞,难道一个在淮北这样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就这样濒临倒闭吗?想起自己创业的艰辛,在遭遇黑包工头后又得不到法院公正的判决,彭庆付先生义愤填膺,尤其是想到政府某些人在整个事件背后做幕后推手,彭庆付先生此时才真正感觉到,大盖帽真的得罪不起。   黑包拿钱不办事,新厂房建7年[?]成一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安徽一民企遭了黑包又遭黑院,新厂区就成了一级危房

分裂的墙体,散落的石料,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花了几年都还没有完工,这就是安徽省正大源饲料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正大源”]正需要搬进去的新建厂房,如今法定代表彭庆付先生看着黑包工头所建的危房断壁残垣,新厂区里举目沧桑,心如刀绞,难道一个在淮北这样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就这样濒临倒闭吗?想起自己创业的艰辛,在遭遇黑包工头后又得不到法院公正的判决,彭庆付先生义愤填膺,尤其是想到政府某些人在整个事件背后做幕后推手,彭庆付先生此时才真正感觉到,大盖帽真的得罪不起。

黑包拿钱不办事,新厂房建7年[?]成一级危房

2007年4月,就相山区工业园新厂区的工程,正大源与包工头张峰签订以清包工的方式承包的合同,合同规定一年内完工,而黑包工头却干了三年有余,只完成了70%,还是一级危房。工程内容包括:钢结构库房五栋、厂区道路、停车场、下水道、大窨井、雨水井、锅炉房等各项工程。

完成工程的70%还不到,在还没有验收的情况下,出现了质量严重不合格问题,墙体分裂,钢架变形,经权威检测:一个新建的厂房,成一级危房!

而且在新厂区建筑过程中,张峰利用购买材料为由,多拿走正大源近500万元,所建工程至今还是半拉子工程。6年多来,正大源集团直接损失一千多万元,间接损失不可估量。

遇了黑包又遭黑院,在法院得不到公正的判决

在工程未完工、出现了质量严重不合格问题、追缴多支取工程款未果的情况下,黑包工头张峰反而把正大源告上了法庭,正大源反诉黑包工头是恶人先告状,2009年4月,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一个长达6年的庭审就此拉开黑幕,……一个没干完的工程,一个一级危房,包工一分钱都没投资。总工程量全部竣工,工程款只不过620万元,而包工头从正大源拿走了近900万元,淮北中院判决更是奇葩,还要正大源再给黑包工头710万元……最使人难以置信的是,彭庆付的两个侄子,在法院累加了一系列莫须有罪名之后,一个被判了5年半,一个被判了4年半!

有知情人提醒彭庆付:“你得罪人了,这是在报复你,几个案子判决结果可以肯定幕后绝对有人在操控。”

这话彭庆付绝对相信,正大源集团用五辆车和房产证,总价值近伍佰万元,保全了冤案执行款250多万元,但法院用了价值不足50万元的四辆破旧车,在合议庭没有合议,反保全的四辆小车没经过评估,就把250多万元划给了黑包工头,法院赤裸裸的帮助黑包工头掠夺正大源钱财,但显然矛头是对着彭庆付而来的。

如今看到投了近千万元的一级危房,经过6年折腾的彭庆付如今是心力交瘁,甚至上三楼都感到十分困难,浑身淌虚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更让彭庆付心痛的是27年来花了毕生心血的正大源也濒临困境,1000多名职工眼巴巴的期待能有公正、合理的审判,我们不禁为彭庆付、为正大源集团、为淮北市及安徽省民营龙头企业呼吁,渴望有公平、公正的法律纪检部门介入,还正大源一个公平、还法律一个公正,还当事人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