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欺骗朱镕基为何十年安然无恙?


当年欺骗朱镕基的官员现况如何?

文/奇之傅

目睹俄罗斯总统普京视察时怒斥办事不力官员视频,当年中国总理朱镕基视察时遭欺骗往事又浮现在了眼前。为何俄罗斯官员就没人敢糊弄总统,而中国官员究竟凭啥就敢戏弄总理?如果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任因奥运会场馆建设不力就要被解除职务的话,那么,昔日制造假下岗职工再就业中心的主要官员到底受到什么处分没有?其目前状况如何?是退休闲赋在家颐养天年?还是原地踏步官职依旧?或是青云直上成了更大的领导?亦或是时运不济已和亡魂为伴?实在令人充满了好奇,颇觉有必要予以探究。

在《朱镕基讲话实录》中,有如下记述:“还有一件事,我到某省会城市考察下岗职工再就业服务中心。原来是一个大仓库,空空落落的,他们在几天之内把许多个体户都搬进去,里面人山人海。我去参观的时候,那欢呼啊!人人都想跟我握手,挺有劲的,热情的很。我一回到北京,就收到一封人民来信,说那些都是假的,不信现在你再去看看,一个也没有了。我就派国务院办公厅的同志微服私访,果然来信反映的情况属实”。

从这段记述中不难看出,能挥就如此“大手笔”者恐非当地的一把手外无人有此胆魄和能量。以朱镕基从政经历推断,这件故事应发生在其任总理的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之间。“他们”之所以能像变戏法似的在几天将大仓库变作“下岗职工在就业服务中心”,一是因为“他们”手中握有相当的权力资源,二是因为“他们”在屡骗不鲜的应付视察中早已练就了游刃有余的“过硬本领”。否则,就凭朱镕基因长江大坝溃堤痛斥“王八蛋工程”的新闻故事,也足以令造假的当地官员在朱镕基面前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又岂敢抱着“不骗白不骗,骗了也白骗”的官场潜规则在“太岁”头上动土?

从《讲话实录》没有提及该地的省名市名情况分析,当地官员在事后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处分。试想,若不是这本书出版,这段朱镕基被骗故事有多少人能知晓?如果涉事的主要官员既没受处分,也没告老还乡或因病魔缠身而撒手人寰,那么,此时他(们)又在何处?是在原岗位继续“为人民服务”?或是进步有方已成了更高职位的“人民公仆”?按照常理,像这种欺骗总理的严重渎职行为,无论是纪委监察部门,还是新闻舆论监督机构,或是其他负有监督义务的团体,都应将其作为反面典型紧抓不放公布真相以儆效尤,遗憾的是时隔多年迄今也未看到下文。是笔者孤陋寡闻见识太少?还是相关部门心有苦衷故意三缄其口?实在令人不得而知。不过,从和此事相关的种种蛛丝马迹推测,似乎后者可能性明显较大。

1998年迄今不过15个春秋,2003年迄今仅有10个年头,倘若当年拍板定案欺骗朱镕基的官员当时正值不惑之年,那么,他就有可能仍在某个领导岗位上“潜伏”着。若是目前他已戴上了更大的顶戴花翎,那么,其对社会所产生的副作用恐怕就不是制造一个假“下岗职工再就业服务中心”那么简单了。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在如何进行视察、检查工作的问题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为中国官员上了一课。在这个问题上相关部门实在有必要予以反思,且莫等这类污点官员走进了深渊,再搬出旧账,在其罪行录写下什么“在其担任……期间,曾利用大仓库欺骗国务院总理……”内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