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盲实可笑,教授也扯淡



时下教授常被揶揄为“叫兽”,笔者素来尊师重教,初不以为然。后来有颇多报道教授骗奸学生,无异衣冠禽兽;教授骂港人狗骂国人三妈汉奸打八十老人,确如狂吠野兽。才觉得“叫兽”之称,对某些教授实至名归,惟妙惟肖。

南京解放电影院修缮恢复首都大戏院的原名,或将成为民国电影博物馆,属于南京秦淮区文旅集团开发文化市场品牌企业营销行为,地方企业有自主权;只要不违法损害其他业者和消费者权益,别人无权干涉,媒体也不必小题大做。一些左得可爱的人,其中也有教授,异愤填膺,起哄瞎叫唤。红歌会网2014-8-26集中抛出巩献田《检举信:请查处南京市政府严重政治错误和违法行为》张宏良《南京“红色文化大屠杀”让人震惊!》艾跃进《今日南京是共产党执政,还是国民党及其代理人在统治?

巩献田、刘金华2014年8月25日给“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检举信,认为恢复首都大戏院名称“是极为严重的政治性错误。请党中央将我们的举报信批转江苏省委和南京市委,责令他们依法查处!并请他们把查处结果依法告知我们”。巩献田是北大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共老党员,不是“叫兽”。但思想有些守旧。为薄案叫屈,认为是“国内外反动势力联手,通过罗织罪名嫁祸和诬陷重庆主要领导人”;“根据我国法律界公认的、人民法院判案通行的犯罪构成具备的“四个要件”的理论,说被告人构成犯罪是不成立的。”巩教授重视证据的真伪,却把伪造的基辛格报告《可怕的重庆模式,中美新世纪对决》,当做证据。可见主观倾向影响判断力。巩教授所谓“极为严重的政治性错误”不一定是犯罪,怎么“责令他们依法查处”?根据犯罪构成“四个要件”理论,影院改名构成犯罪成立吗?“X献田”就是回到民国献田从而复辟民国统治吗?依什么法必须将查处结果告知你们?法学教授的法在哪里?

张宏良是中央民族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教师,冒牌教授,是“叫兽”,叫喊毛泽东思想就是“造反有理、为人民服务”九个字,“毛泽东是人民之神。有神在,人民就是主人;没有神在,人民就是屁民,甚至连屁都不是。”连屁都不是的混混说“南京市委市政府为了讨好国民党,对红色文化进行全面大屠杀,把中国历史变成黑白颠倒的历史,对国家和民族的颠覆作用,甚至不亚于日本南京大屠杀”;“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立场问题了,也不仅仅是一个党性的问题了”,“作出这个决定的完全是一帮灭绝人性的法西斯野兽。”

南京大屠杀是中华民族的血海深仇,永远的痛。张宏良比作电影院改名一样轻松,十足的民族败类日寇奴才汉奸腔调。联想到此人污蔑中国是男为奴、女为娼的野兽国家,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立场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认识问题,而是没有最起码的人性!说出这种话的完全是一帮灭绝人性的法西斯野兽。中国人民绝不允许这帮法西斯野兽得逞。

艾跃进是五花八门称号高于多于学术水平的南开大学奇葩教授,没什么像样的学术著作,到处讲演招摇撞骗,声嘶力竭叫喊。《“抗战胜利日”再问——南京究竟是谁家天下?》是《试问今日南京是何人天下?北京是否要改回北平?》《南京要变天,党中央习主席你们知道吗?》的翻版。说电影院改名是“否定中国人民的伟大革命,否定伟大的抗日战争,否定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否定人民解放军的渡江战役,践踏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历次革命战争中牺牲的千百万革命先烈的鲜血和生命”;“是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势力的一个阴谋,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孝子贤孙们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发起的又一次进攻,是中外反动派共同炮制的一场颜色革命”;“要让中国直接回到首都林立、小国寡民的时代,这是多么得荒谬、多么得混账、多么得恶毒啊”,“其用心何其毒也”!装模作样“向苍天发问:发生在南京的这一切,党中央、中央政府和习主席你们都知道吗?面对南京的逆天、变天和改朝换代的复辟图谋,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我们的中央政府、我们的人民军队和13亿中国人民该怎么办?我们坐视不管吗?我们姑息养奸吗?我们束手待毙吗?”。

此人号称著名讲演家,从文章可以看出其学识肤浅和嘴皮子功夫。不愧学哲学的团干部出身,论起政治棍子得心应手,文革后这种文风很少见了。试问,此人名“跃进”,就是复辟大跃进的阴谋?文末注明“写于曾经被日寇炸毁过的南开园”,日寇轰炸此人还没生出来,南开也是日伪国民党时的称呼,如此怀念是为日寇国民党招魂?“南京”是国民党政府定都名称,此人反复使用“南京”一词,按照此人逻辑,更是“一国两都”搞南北分治,这是要逆天啊!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孝子贤孙们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发起的又一次进攻,是中外反动派共同炮制的一场颜色革命。其用心何其毒也!弱智者总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人胡扯杭州恢复其南宋的首都地位,沈阳恢复其前清的首都地位,北京是否要改回北平。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南宋时杭州叫临安,是皇帝行在,首都仍是金陵(今南京)。前清首都不是沈阳,那时叫盛京。北京是明朝永乐年定名,民国迁都南京后改名为北平,七•七事变后日伪统治时期改回北京,日本投降后重新改回为北平,中华人民共和国定都改回北京。按照艾教授的逻辑,也是“逆天、变天和改朝换代的复辟图谋”?为封建王朝、日伪汉奸“复辟的罪恶行径”?“其直接责任人明目张胆地犯下了颠覆国家之滔天大罪”?此人不成了他自己说的“反共、反华、反社会主义、反人民、反毛泽东的五反分子”吗?

南京是六朝古都,文化名城,允许有自己的文化名片。秦淮河、夫子庙、莫愁湖,总统府,中山陵,行政院旧址,毛时代就作为标志景点存在。笔者多次到南京,住过中央大酒店、白宫大酒店,金陵饭店住不起。北京也有天安门、王府井,皇城根,天坛。如果有人说这些名胜古迹商家企业名称都是逆天复辟,是两个政府,两个中央,美国总统府搬到南京,不仅愚昧可笑,多半是失心疯妄想狂之类。此人还叫唤“突破了动物的底线”。突破了动物的底线是什么?植物?矿物?说“共产党在高校成为准地下党”,据说此人是共产党员,躲在地下吗?说“胡汉三们要回来反攻倒算!要刨坟鞭尸,要杀光中国95%以上的广大人民群众”。都杀光了谁当奴隶?说“我们要正告那些反共分子,你们的金陵春梦可以休矣”,“金陵”也是旧称,就是钟山,“钟山风雨起苍黄”,怎么说?笔者一向怀疑某些混迹于高校讲台的教授的水平,但像这位教授如此浅薄低下实在少有,号称“思想之父、人生导师”,自己怎么做人都没有搞懂,招摇撞骗误人子弟,只能说是大学的耻辱。

电影院改名,叫兽瞎叫唤。左盲实可笑,教授也扯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