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觉:一生最大的遗憾是当年没有死在衡阳

honeywell 收藏 3 599
导读:[壹] 曾固守长沙妙高峰,被称为“泰山军” 固守衡阳的第十军军长方先觉,是黄埔军校第三期高材生。他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战功卓著。1942年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他率部固守长沙妙高峰,顽强坚守,被称为“泰山军”。 1943年11月常德保卫战中,师长余程万最后率104人突围,危急时刻,方先觉率第十军强行百余华里,直逼常德要害德山,解围常德,师长孙明瑾当场殉国。   常德收复后,方先觉获得蒋介石“忠义表天地”的赠匾。但当时国民党军界的斗争微妙险恶,方先觉被撤职。1944年,日军突然发起了有

[壹] 曾固守长沙妙高峰,被称为“泰山军”

固守衡阳的第十军军长方先觉,是黄埔军校第三期高材生。他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战功卓著。1942年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他率部固守长沙妙高峰,顽强坚守,被称为“泰山军”。 1943年11月常德保卫战中,师长余程万最后率104人突围,危急时刻,方先觉率第十军强行百余华里,直逼常德要害德山,解围常德,师长孙明瑾当场殉国。

常德收复后,方先觉获得蒋介石“忠义表天地”的赠匾。但当时国民党军界的斗争微妙险恶,方先觉被撤职。1944年,日军突然发起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进攻,不久攻下长沙,直逼衡阳,新任军长一再推脱不肯就任,方先觉临危受命,代任军长,一场大仗在仓促中拉开序幕。


[贰] “方先觉壕”粉碎日军“三天夺城”的妄想

6月20日,衡阳开战前夕,蒋介石凌晨1点即起床祷告。他知道,因救援常德,第十军的损失尚未补充完整,实际守城部队只有一万七千多人,而准备攻城的日军共五万五千人。敌我力量如此悬殊,中日交战以来前所未有。虽然军令部报告上说衡阳像长沙一样“只能守三天”,他依然下令“坚守衡阳十天到两个星期”。

衡阳原有工事是为四个军兵力设计,防御线因此被收缩。方先觉将重兵集中在城南和城西南的丘陵地带,修起了坚固的防御战壕。老兵彭中荣记得,战壕“上面是钢轨、沙包,下面都是大洞,做得蛮好”,以至日军将其称之为“方先觉壕”。

方先觉经常到一线阵地视察,有次去西禅寺阵地时,日本人的一发炮弹打过来,就掉在离他两三公尺的地方,好在炮弹没有炸。 他一边率兵死守城内,粉碎日军“三天夺城”的妄想,一边等待援军,却只见蒋介石一封接一封“援军将至”的电报,而未见一名援军。


[叁] 他常说,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年没有死在衡阳

8月2日,方先觉收到蒋介石和弟弟方先守的两封电报,都说援军即将达到,弟弟还要他做好里应外合的准备。方先觉立即派特务营营长曹华亭率领150人的突击队冲出来接应援军,但到达城外的五里亭时,却不见援军,只好杀了回去,150人仅剩15人。

8月5日,攻城日军已达十万,城中守军能拿起枪的只有一千多人,炮弹仅剩两发。到底是突围还是死守?第十军军部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据在场的督军蔡汝霖回忆:“ 空气紧张得几乎要裂开了……方军长默默地退了席,痛苦得说不出话来。彭高参手里拿着一本《常德会战检讨会议录》,翻着书中委座对余程万的训示:‘你如何当人家的长官,能忍心将你负伤的官兵舍弃私自逃出!’方军长开始放声痛哭,在场的所有人无不落泪。”

8月7日上午,衡阳城西北部青山街阵地的守军全部阵亡,上千名伤兵也被机枪射死。中午,一名日军举黄旗来到指挥部,要求第十军放下武器,遭到方先觉拒绝。随后,日军继续全力猛攻。已知衡阳无法再守的方先觉拔出手枪,准备杀身成仁,却被副官夺取手枪,他继续以头撞屏风,也被其他侍卫抱住。

8月8日,为了全城七千伤兵着想,方先觉最终同意部下提出的协议停战,衡阳沦陷。 后来日军强迫方先觉等人组建“先和军”,驻城外整理,方先觉常去看望部下,临走时随手用粉笔或黑炭划一向南的箭头,暗示官兵向南逃走。11月18日,在重庆方面的配合下,方先觉逃走,并于12月11日回到重庆,受到民众的欢迎。蒋介石设宴款待方先觉,颁发青天白日勋章。

方先觉后来随蒋介石赴台,因为常被人指责有投降污点而屡被攻击,躲无可躲,辩无可辩。1968年退役后,方先觉在蒋介石面前抱膝痛哭失声,后落发为僧。1983年在台北去世。他常说,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年没有死在衡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