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潜艇战略揭秘:曾“误入”日本领海

杀倭灭日 收藏 1 8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在潜艇力量发展上的惊人速度表明,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外部势力介入台海冲突,维护国家的统一,已成为中国高层的现实战略选择。

2004年11月10日,一艘大陆“汉”级攻击核潜艇(091型)误入日本领海,到16日清晨返抵位于青岛附近的姜哥潜艇基地。尽管沸沸扬扬的潜艇事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但在海外却始终余波荡漾,外界仍在思考其中可能透露出的多种动向,以及事件背后深层背景原因与涵意。

潜艇事件传达的信息

从潜艇后来透露出的信息看,基本可以确定的事实有:一是中国核潜艇首先在关岛海域与美军近距离接触,美方并通报日方;二是核潜艇随后穿越了日本先岛群岛海域,并被日方追踪;三是大陆出动了潜艇救援船至该海域,但未携带深潜器。

由此可以推定,这次中国核潜艇事件的确只是一次技术性失误而已,并非如日方和某些军事观察家所臆测的那样,这是中方精心策划的一次战略杰作。若是蓄意的战略试探的话,为何要派遣一艘发出巨大噪音、容易被发现行踪的“汉”级核潜艇,而不是派遣难于被发现的先进潜艇?而且是以早已为美日所熟悉的“汉”级核潜艇进入世界上反潜能力最强的日本领海,显然此说难以作出合理的解释。再说核潜艇被发现后并没有躲藏,只是行驶在离水面只有300米深的浅水区,这使它相对更易为日本自卫队发现。

至于在日方机舰发话询问潜艇国籍时,中方潜艇为何始终不予理睬,很可能是带领潜艇出航的艇长和其他军事主官对突如其来的误闯日本领海事件,一时不敢自作主张,贸然行事,原因之一是怕处置失当,引发不必要的外交纠纷和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反弹,二是怕被长官指责。中国军队的传统文化就是下级对上级要不折不扣的服从。对于如此重大的军事外交事件,谨慎行事,及时向上级报告请示,也是合情合理,势所必然的举动;三是对潜艇是否进入日本领海无法作出准确判断。由于中国核潜艇是经太平洋外海穿越冲绳列岛回国,则石垣岛与宫古岛之间有狭小公海水道可供潜航,如此并不构成所谓侵犯日本领海的事件。

如果以上推理还不足以驱逐质疑者心中的迷雾的话,那么又如何解释近年发生的类似事件呢? 2001年2月9日,在距夏威夷瓦胡岛约16公里海域正在浮出海面的美军核潜艇同一艘日本船只发生相撞。事故发生时,美军太平洋潜艇部队的一位高官应邀正在潜艇上观摩演习。按照常理,潜艇在进行紧急浮出演习时,通常首先使用潜望镜和声纳定位系统确定海面附近是否有其它船只,然后下沉到海面下400英尺的深度,并在10~15分钟内实施紧急浮出。问题是美军潜艇在紧急浮出前,为何没有探测到在其正上方的长近60米的日本船只呢?连当今掌握世界顶级潜艇技术的美军还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对于处于成长期的中国海军潜艇误入日本海的情况还又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呢?

那么中国潜艇事件所显示的真正意义究竟何在?也许这要把潜艇事件放在整个东亚战略格局和中国国家安全所面临的严峻威胁与挑战的大背景下来看,才能深刻认知中国潜艇出入太平洋的正当性和合理性,误入日本海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潜艇是未来战略重点

潜艇按战斗使命区分,有普通鱼雷攻击潜艇和战略导弹潜艇;按动力区分,有常规动力潜艇和核动力潜艇。核潜艇又可分为导弹核潜艇和攻击核潜艇两大类。特别是核潜艇具有功率高、速度快、续航力大、配备武器多、隐蔽性好、攻击力强等众多优点,具有比常规潜艇更优越的作战性能和更广阔的活动范围。因此,潜艇从诞生之日起就日益成为世界各濒海国家瞩目的重要武器。

尽管美国具有当今世界无可匹敌的侦潜反潜技术,但对抗与反对抗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反潜技术的提升也激励着潜艇技术向更高层次发展,这使对方很容易突破美军的防线,通过近距离供给对美军海上作战力量构成致命性的打击。据美军的作战模拟评估报告显示,潜艇与航母交换率为3~5∶l,即损失3~5艘潜艇即可击沉1艘航母。核潜艇的强大攻击能力使其成为最理想的核报复力量。核大国普遍认为,在两个势均力敌的核大国决战时,遭到突然核袭击的一方,固定导弹发射井的生存概率只有4%~9%;路面机动导弹发射车为30%;战略轰炸机为30%;弹道导弹核潜艇的生存概率可达90%。幸存一艘核潜艇,即可使对方受到毁灭性报复打击。 资料图:33G1型潜艇是中国第一艘发射飞航式导弹的潜艇,也曾是唯一的一艘水面发射飞航式导弹的潜艇

现在拥有导弹核潜艇的国家只有美、中、俄、英、法五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许是否拥有核武器并不重要,今天是否拥有战略性核潜艇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该国能否真正跻身大国俱乐部的通行证。因此,早在20世纪50年代当赫鲁晓夫拒绝中国引进核潜艇的请求时,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中国第一艘被西方称为“汉”级的核攻击潜艇,在1968年开工,1970年下水,1974年试航后命名为“长征一号”,编入海军序列。西方估计,自1980年至1991年,陆续有4艘“汉”级潜艇服役,全部分配在北海舰队。

事实表明,新中国老一辈领导人关于发展核潜艇的英明决策和远见卓识,对于维护国家的主权与领土完整上发挥了难以估量的重要作用。众所周知,在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中,美军太平洋舰队调派到台湾海峡的航母有两艘,其中一艘“独立”号突然后退200海里,另一艘“尼米兹”号一直未敢到达预定海域,据说就是因美侦察卫星发现大陆核潜艇突然离开基地不知去向,才急忙采取如此行动。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1954~1955年西方所谓的“第一次台海危机”中,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就曾叫嚣,必要时将对中国大陆实施核打击。而1955年4月23日,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发表声明:“中国人民不要同美国打仗,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讨论缓和远东紧张局势的问题,特别是缓和台湾地区紧张局势问题”,这一友好表态后来也被美方解读为是美国的核威慑在起作用。这从一个侧面凸显了强大的核威慑能力是维护中国国家安全的根本保证,也是确保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坚强后盾。

正是基于对历史的经验与教训的深刻体认,新中国第二代和第三代领导人对中国潜艇,特别是战略性核潜艇的发展都继续给予了高度关注。这使中国潜艇的技术与作战效能迅速得到了提升,其发展速度与力度达到了令西方情报部门吃惊的程度。就常规潜艇而言,世界上目前只有中国在同时制作三种常规动力的潜艇,连欧美都没有;就核潜艇而言,中国现在也在发展两种核潜艇,一种是战略性核潜艇,这是对美国本土构成打击的核潜艇。中国在092潜艇(即西方所称的“夏”级)之后发展了094核潜艇;在核攻击潜艇方面,目前,除了091攻击核潜艇外,中国还在研发093攻击核潜艇。在第三世界国家,也只有中国在发展两种攻击核潜艇。中国潜艇不仅在技术上日趋成熟,而且单从数量发展来看,也一直处于迅速上升势头,迫使美日开始对中国的潜艇研制和生产给予高度的关注和重视。

最近,美方宣称,中国首艘可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的094级新型核潜艇,已于2004年7月下水进行测试,美国情报单位是在北京西北约400公里的葫芦岛造船厂发现这艘潜艇的。西方军事专家认为,若该型潜艇果属新型导弹核潜艇,其导弹舱的数量将可能从现在“夏”级的12个增加到16个,可携弹头数量将是“夏”级的4~8倍。它所携带的“巨浪”二型导弹射程长达8000公里,能从中国海域直接攻击美国本土任何地方。因此,美国情报官员说,094级核潜艇将是“中国的第一个真正的洲际战略核子发射系统”。

中国094级核潜艇的研发进度之快令美军方深感震惊。虽然美国国防情报局在1999年就曾提出一份机密报告,指出中国发展新型潜艇的战略动向。但美国国防部2004年5月公布中国军力报告时,还认为中国最快要在2010年才会有新式核动力导弹潜艇服役。中国在潜艇力量发展上的惊人速度正反映了中方对台海局势不断恶化的焦虑感和紧迫感日益增强,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外部势力介入台海冲突已成为中国高层的现实战略选择。

潜艇是未来战略重点

潜艇按战斗使命区分,有普通鱼雷攻击潜艇和战略导弹潜艇;按动力区分,有常规动力潜艇和核动力潜艇。核潜艇又可分为导弹核潜艇和攻击核潜艇两大类。特别是核潜艇具有功率高、速度快、续航力大、配备武器多、隐蔽性好、攻击力强等众多优点,具有比常规潜艇更优越的作战性能和更广阔的活动范围。因此,潜艇从诞生之日起就日益成为世界各濒海国家瞩目的重要武器。

尽管美国具有当今世界无可匹敌的侦潜反潜技术,但对抗与反对抗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反潜技术的提升也激励着潜艇技术向更高层次发展,这使对方很容易突破美军的防线,通过近距离供给对美军海上作战力量构成致命性的打击。据美军的作战模拟评估报告显示,潜艇与航母交换率为3~5∶l,即损失3~5艘潜艇即可击沉1艘航母。核潜艇的强大攻击能力使其成为最理想的核报复力量。核大国普遍认为,在两个势均力敌的核大国决战时,遭到突然核袭击的一方,固定导弹发射井的生存概率只有4%~9%;路面机动导弹发射车为30%;战略轰炸机为30%;弹道导弹核潜艇的生存概率可达90%。幸存一艘核潜艇,即可使对方受到毁灭性报复打击。

现在拥有导弹核潜艇的国家只有美、中、俄、英、法五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许是否拥有核武器并不重要,今天是否拥有战略性核潜艇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该国能否真正跻身大国俱乐部的通行证。因此,早在20世纪50年代当赫鲁晓夫拒绝中国引进核潜艇的请求时,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中国第一艘被西方称为“汉”级的核攻击潜艇,在1968年开工,1970年下水,1974年试航后命名为“长征一号”,编入海军序列。西方估计,自1980年至1991年,陆续有4艘“汉”级潜艇服役,全部分配在北海舰队。

事实表明,新中国老一辈领导人关于发展核潜艇的英明决策和远见卓识,对于维护国家的主权与领土完整上发挥了难以估量的重要作用。众所周知,在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中,美军太平洋舰队调派到台湾海峡的航母有两艘,其中一艘“独立”号突然后退200海里,另一艘“尼米兹”号一直未敢到达预定海域,据说就是因美侦察卫星发现大陆核潜艇突然离开基地不知去向,才急忙采取如此行动。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1954~1955年西方所谓的“第一次台海危机”中,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就曾叫嚣,必要时将对中国大陆实施核打击。而1955年4月23日,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发表声明:“中国人民不要同美国打仗,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讨论缓和远东紧张局势的问题,特别是缓和台湾地区紧张局势问题”,这一友好表态后来也被美方解读为是美国的核威慑在起作用。这从一个侧面凸显了强大的核威慑能力是维护中国国家安全的根本保证,也是确保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坚强后盾。

正是基于对历史的经验与教训的深刻体认,新中国第二代和第三代领导人对中国潜艇,特别是战略性核潜艇的发展都继续给予了高度关注。这使中国潜艇的技术与作战效能迅速得到了提升,其发展速度与力度达到了令西方情报部门吃惊的程度。就常规潜艇而言,世界上目前只有中国在同时制作三种常规动力的潜艇,连欧美都没有;就核潜艇而言,中国现在也在发展两种核潜艇,一种是战略性核潜艇,这是对美国本土构成打击的核潜艇。中国在092潜艇(即西方所称的“夏”级)之后发展了094核潜艇;在核攻击潜艇方面,目前,除了091攻击核潜艇外,中国还在研发093攻击核潜艇。在第三世界国家,也只有中国在发展两种攻击核潜艇。中国潜艇不仅在技术上日趋成熟,而且单从数量发展来看,也一直处于迅速上升势头,迫使美日开始对中国的潜艇研制和生产给予高度的关注和重视。

最近,美方宣称,中国首艘可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的094级新型核潜艇,已于2004年7月下水进行测试,美国情报单位是在北京西北约400公里的葫芦岛造船厂发现这艘潜艇的。西方军事专家认为,若该型潜艇果属新型导弹核潜艇,其导弹舱的数量将可能从现在“夏”级的12个增加到16个,可携弹头数量将是“夏”级的4~8倍。它所携带的“巨浪”二型导弹射程长达8000公里,能从中国海域直接攻击美国本土任何地方。因此,美国情报官员说,094级核潜艇将是“中国的第一个真正的洲际战略核子发射系统”。

中国094级核潜艇的研发进度之快令美军方深感震惊。虽然美国国防情报局在1999年就曾提出一份机密报告,指出中国发展新型潜艇的战略动向。但美国国防部2004年5月公布中国军力报告时,还认为中国最快要在2010年才会有新式核动力导弹潜艇服役。中国在潜艇力量发展上的惊人速度正反映了中方对台海局势不断恶化的焦虑感和紧迫感日益增强,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外部势力介入台海冲突已成为中国高层的现实战略选择。资料图:解放军新型潜艇归航

潜艇重点针对台独

潜艇在提高中国海军国防能力的同时,无疑是大陆封锁台岛和威慑美日军事介入台海冲突的一大杀手锏武器。

近年岛内台独活动步步升级,大陆认定美台实质性准军事同盟已经形成。特别是中方在竭力避免中美战略冲突的情况下,力图通过中美合作遏制台独活动恶性膨胀的趋势。但是美国在公投制宪和陈水扁的所谓善意谎言面前,不断对台发出错误的信号,使台湾当局频频冲撞大陆底线,推行游走于战争边缘的台独政策,严重干扰大陆和平崛起大战略的推进与实施。这使大陆军方内部和高层智囊中强力主张不能对美国遏制台独期望过高的呼声空前高涨。尤其是陈水扁连任后,在岛内推行唯我独尊的台独法西斯主义的各种举措,使岛内主张维持现状的政治力量受到严重打压,台独势力空前嚣张,更加坚定了大陆军方“台海必有一战”的判断和决心。在此情势下,加强对美日可能军事介入台海冲突预案的设想和研究就不足为奇了。

潜艇事件发生后,据《华盛顿时报》“五角圈内”专栏透露,美国情报部门已将最近中国核潜艇潜航出海至西太平洋的路线图,以机密文件方式送交相关单位参考。美国国防部官员形容中国这次潜艇行动为“罕见的炫耀武力”,这表明了中国潜艇直指关岛的战略举措已强烈震撼到美军高层。<ins class="sinaads sinaads-done" id="Sinads49447" data-ad-pdps="PDPS000000044089" data-ad-status="done" data-ad-offset-left="0" data-ad-offset-top="0" style="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text-decoration: none; "><ins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 margin: 0px auto; 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width: 200px; height: 300px; "></ins></ins>

另外,开展海洋调查和摸清未来作战环境的各种情况,是中国作为一个海洋大国的必然战略抉择。美日军事同盟的日益强化,日本防卫合作指针中对周边事态涵义的扩展,美日台或明或暗的军事合作不断向深度和广度拓展的新动向,不能不令中方极为忧心。透过对美军介入台海危机的历史与现实的深入考察,大陆军方早已作好了最坏的打算。而且事实上,美军已经愈来愈深地介入到台海争端中来,在军备性能上打着防御性的幌子不断加大对台进攻性武器的出售,在人员往来上,从低阶层军方往来到高层官员的秘密互访,在作战指挥和战略谋划上,从加强对台军方高层的渗透与拉拢,到对台军军事演习的全程指导,从武器性能的提升到联合作战指管通情系统的构建,从加强关岛的军力部署到驻日美军基地南移,从驻韩美军拟议中的东北亚司令部的筹设到最近美国考虑将驻韩美军所扮演的角色,由目前局限于遏制朝鲜半岛内发生战争的角色,扩大为介入东北亚区域纷争的机动部队,其中,包括“当中国大陆与台湾的矛盾加剧时,驻韩美军将会采取军事制衡举措”在内。

所以,从这一意义上来讲,美国军事介入实质上只是平时与战时在方式与强度上的差异,根本就不存在着美军置身度外的问题。因此,中国潜艇为了应对美日可能的军事介入,早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积极走向太平洋,特别是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使大陆军方更加坚定了阻止美军从第一和第二岛链向台军提供援助的决心,中国潜艇经常遭遇美日潜艇的跟踪根本也就不足为奇。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