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电台现7位中共特工 戴笠称其为对共斗争最惨失败

当时,张蔚林是军统局四处一科的科员,又是重庆卫戍司令部稽查处电讯监管科的报务员,负责监听重庆地区军用和民用无线电通讯有无可疑信号,这对收集情报十分有利。而冯传庆、赵力耕等人由于掌握了总台的收发报业务,对军统在全国的300多个电台的呼号、波长分布情况都了如指掌,经过张露萍领导的电台小组源源不断地报告至周公馆。

挫败戴笠策划的绝密行动

一天夜里12点,冯传庆忽然来到牛角沱。一进门,他掏出一份发给胡宗南的绝密电报,高兴地对张露萍、张蔚林说:“我猜这里面有名堂,就赶紧抄录下来了。”

在戴有黑布灯罩的台灯下,三人开始译电。他们翻看了一本本密电译本,就是翻译不出它的原文来。张蔚林说:“这一定是戴老板发给胡宗南的绝密电报,否则是不会这样难译的。”冯传庆是破译疑难电报的行家里手,他借助美国密码专家奥牧莱斯在军统密码破译训练班的那份讲义,经过一遍又一遍试验,终于把电文译出来了。原来,是戴笠亲自派遣一个潜伏小组,一行三人,携带小型电台,要通过胡宗南的管区混入陕甘宁边区,请胡宗南设法协助。无疑,这是一份关系到解放区安全的重要情报。度过一个不眠之夜后,张露萍把这份情报送到了南方局军事组。

结果,戴笠派遣的敌特小组刚在解放区露面就被抓了起来。戴笠盛怒之余,听说共产党“好像事先有防备”,一股凉气从脚底冒了上来。他弄不明白,这次行动是绝密的,连手下的处长们都不知道,共产党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信息了呢?难道自己身边有共产党的特工?为防患于未然,军统内部督察人员,像猎犬似的到处嗅起来。

意外事故暴露电台小组

1940年春节,张露萍回成都探亲。在电台值班的张蔚林不慎烧坏一只真空管,科长萧茂如判定他是不安心工作而故意破坏,命令把他送到稽查处看守所禁闭。张蔚林沉不住气,擅自从看守所逃跑,直奔周公馆,请示怎么办。曾希圣认为这是工作事故,不会出什么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放弃这一阵地。于是,张蔚林又返回军统。

正当张蔚林擅自跑到周公馆时,稽查处在四处寻他。在牛角沱张蔚林的住所,人未找到,却发现一本电台密码、军统局分布在各地的秘密电台表格和几张记载着绝密情报的便条。稽查处认为这是桩严重的违纪行为,立即向戴笠汇报。戴笠看到那张电台分布表格及几张字迹不一的便条后,意识到:情况比违纪要严重得多。他立即派人再次搜查张蔚林的住所,同时下令逮捕了张蔚林。

当天下午,戴笠召集电讯处和稽查处的负责人研究此案。经辨认后,他们认为这些记载着绝密情报的便条,分别是军统局电讯总台报务主任冯传庆,报务员赵力耕、杨洗、王席珍、陈国柱几人抄写的,情报内容,大都与陕甘宁边区的中共组织有关。于是,认定张蔚林等人是中共地下党员。这一结论惊得戴笠浑身冒冷汗!当即,戴笠令稽查处的特务把电讯总台包围起来,逮捕了共产党员赵力耕、杨洗、陈国柱、王席珍。冯传庆发现敌人的行为后,迅速翻墙逃走。

电台小组7位成员全部被捕

次日晨,冯传庆来到周公馆,汇报敌人在电台大搜捕的情况。叶剑英亲自安排他去延安,还送他一件皮袍子和两百元路费。但冯传庆已被特务盯上,最后还是被逮捕了。冯传庆等人出事时,张露萍还在成都。戴笠借张蔚林名义,抢先给她发了个“病重望妹速返渝”的电报。张露萍匆忙赶回重庆后被特务抓了起来。这样,军统局电台小组的7位成员全部被捕。重庆军统电讯总台深受重创,几乎瘫痪。戴笠严令停止收发报,更换电台密码。

张蔚林等人被抓后,敌人未能从他们嘴里掏出一点东西。戴笠决定在张露萍身上做文章。他命令特务向张露萍道歉,说抓错了人,把她放了。张露萍出来后,径直朝曾家岩周公馆的方向走去。不知是她识破了特务的诡计,还是她有意要向南方局报告自己的处境,只见她走过周公馆门前,连头也不回,径直朝天门码头走去。就在她准备登船离去之时,跟踪的特务只好再次逮捕了她。

军统电台发现7位中共特工,令蒋介石极为恼怒,大骂戴笠。戴笠不得不承认:“这是我同共产党斗争最惨重的一次失败。”但不管他怎样对张露萍等人严刑逼供,都是一无所获。眼看从张露萍等人身上都找不出任何攻击、搜捕中共的借口,戴笠气急败坏,蒋介石也恼火,下令枪毙张露萍等人。戴笠想把他们作为人质,同时也幻想用时间来磨灭他们的锐气,因此迟迟没有执行,7位虎穴英雄被囚禁于重庆歌乐山白公馆。

40年后英烈身份终被确认

1941年3月,张露萍和她的战友被押送到位于贵州中部的国民党军统息烽集中营。这时集中营已建立中共秘密支部。张露萍虽被判了死刑,但敌人没有确凿的材料证实她是共产党派来的,以为她是张蔚林的女朋友,是误抓的“特务家属”,对她的看管松动了一些。张露萍除尽可能照顾难友外,还通过各种渠道,把狱中党组织的指示和决定,秘密传递给难友,鼓励大家斗争到底。

1945年初夏,戴笠又一次到息烽查监,他考虑张露萍等人的利用价值不大了,回渝后即令息烽集中营主任周养浩加以秘密杀害。最后,特务以“奉令将张露萍等人解押重庆”为由,于7月14日在途中将张露萍、张蔚林、冯传庆、陈国柱、杨洗、王席珍、赵力耕7人杀害。那一年,张露萍才24岁。

然而,由于各种原因,张露萍领导军统电台特支的事一直不为人所知,在牺牲后近40年中,甚至背负着“叛徒”的骂名。直到1983年,“军统电台疑案”的复查材料送到叶剑英手里时,他沉痛地为这个特别支部作了证明:“这些人是我在重庆时单线领导过的。”这些英勇特工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