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军士长,有多牛?

米唐上蚂蚁 收藏 2 15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转摘《解放军报》特级军士长,有多牛?


对于芮银超来说,那次排除武装直升机故障的经历,使他瞬间明白了几年来一直没想通的问题:搞机务维护,勇气、热情是一方面,但细心和用心才是重中之重。那年,陆航某旅列装6架引进型的武装直升机。试飞阶段,其中4架飞机自动驾驶仪出现故障。俄方专家现场检查了一番,不知原因所在。又从国内叫来几个经验丰富的武装直升机专家。其中有一个60多岁的老专家,戴着一副老花镜,检查了凡是与自动驾驶仪相关联的所有设备,还专门调整了控制部件、滤波器、补偿传感器,测量了电阻值。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找到故障所在。开故障分析会议时,芮银超列席。那位老专家说:这是一起罕见的故障,应当是各部件之间的耦合出了问题。

芮银超思忖了一会儿说,应当是液压鸵机出了问题。俄方专家笑说,这不可能!芮银超说,我们可以现场试验一下。实在找不出原因,会议决定,就用芮银超的办法试试。结果,换掉液压鸵机后,故障排除了。俄方专家惊讶不已,连说,真没想到,这么一个难题,被一个中国士兵破解了。

芮银超的第一学历只是初中,参军到成都军区某陆航部队之后,虽然也参加过多次培训,但主要还是靠自己摸索。刚入伍时候,他深知自己文化底子薄弱,凡事讨不得巧儿,必须用笨办法来弥补。自己掏钱,买了大量参考书;遇到不懂不会的,就标出来,再找专业主任、机务队长和其他战友请教。有些设备说明书上英文居多,自己看不懂,就查字典一个一个用汉字标出来。

笨功夫也可以成为一项硬功夫,再加上他的耐心、细心、用心,使得他的业务技术突飞猛进,经过多次“实战”,芮银超开始独立执行任务。到雅安某地随机保障,到西藏保障新机试飞,去云南参加军事演习……每一次排除故障,都是芮银超首当其冲,并且“手到病除”。

2005年,芮银超面临走留问题。此时,有一家地方公司通过芮银超带过的一个徒弟找到他,开价35万年薪,还承诺给他配一台城市越野车。芮银超拒绝了。他这样说的时候,对方完全不理解。部队工资不高工作累,还两地分居,照顾不了孩子,图什么?

这时,总参陆航部组织人员编写武装直升机相关材料,抽调芮银超参加。芮银超到那里一看,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不是在机务保障岗位上工作了二三十年的老技师,就是相关学院的教师和教授,就他一个士官。芮银超开始还有点怯阵,可实际编修起来,陆航部的领导发现,芮银超几乎门门通,经验之丰富,分析之到位,出乎大家的意料。最终决定,让芮银超担任编写组组长。这在陆航部及至全军历史上也是前所未闻的。

回到老单位,正值老兵退伍,就在芮银超准备卸下领花帽徽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总部特批了一个特级军士长名额,专门给芮银超。芮银超听到消息,喜极而泣。

20多年了,芮银超一直在机场、演习、训练一线用心守护战鹰。当其他战友向他请教的时候,芮银超总是说:“搞机务这一行,首先是严谨,要下足硬功夫。技术好、经验足也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心,耐心、细心、用心,时刻要想着怎么样才能确保战机在万里长空自由飞翔,指哪打哪,这才是做机务保障工作的核心!”

心声

心呵护战鹰

■芮银超

我永远忘不了,2008年“5·12”地震后,我从单位的招待所路过,老远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知道,那是牺牲的飞行员邱光华的家属在哭。那一刻,我眼含热泪暗暗对自己说,一定要当一个好特设师,一个直升机全能“冠军”,再也不要有战友牺牲了。从那以后,我把飞机当成另一个自己,时刻用心体察,及时发现和排除故障。慢慢的,我的直觉越来越灵,似乎和武装直升机心神相通。别人觉得我们的工作辛苦,可对我而言,每天看着直升机完成任务安全返航,便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对于芮银超来说,那次排除武装直升机故障的经历,使他瞬间明白了几年来一直没想通的问题:搞机务维护,勇气、热情是一方面,但细心和用心才是重中之重。那年,陆航某旅列装6架引进型的武装直升机。试飞阶段,其中4架飞机自动驾驶仪出现故障。俄方专家现场检查了一番,不知原因所在。又从国内叫来几个经验丰富的武装直升机专家。其中有一个60多岁的老专家,戴着一副老花镜,检查了凡是与自动驾驶仪相关联的所有设备,还专门调整了控制部件、滤波器、补偿传感器,测量了电阻值。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找到故障所在。开故障分析会议时,芮银超列席。那位老专家说:这是一起罕见的故障,应当是各部件之间的耦合出了问题。

芮银超思忖了一会儿说,应当是液压鸵机出了问题。俄方专家笑说,这不可能!芮银超说,我们可以现场试验一下。实在找不出原因,会议决定,就用芮银超的办法试试。结果,换掉液压鸵机后,故障排除了。俄方专家惊讶不已,连说,真没想到,这么一个难题,被一个中国士兵破解了。

芮银超的第一学历只是初中,参军到成都军区某陆航部队之后,虽然也参加过多次培训,但主要还是靠自己摸索。刚入伍时候,他深知自己文化底子薄弱,凡事讨不得巧儿,必须用笨办法来弥补。自己掏钱,买了大量参考书;遇到不懂不会的,就标出来,再找专业主任、机务队长和其他战友请教。有些设备说明书上英文居多,自己看不懂,就查字典一个一个用汉字标出来。

笨功夫也可以成为一项硬功夫,再加上他的耐心、细心、用心,使得他的业务技术突飞猛进,经过多次“实战”,芮银超开始独立执行任务。到雅安某地随机保障,到西藏保障新机试飞,去云南参加军事演习……每一次排除故障,都是芮银超首当其冲,并且“手到病除”。

2005年,芮银超面临走留问题。此时,有一家地方公司通过芮银超带过的一个徒弟找到他,开价35万年薪,还承诺给他配一台城市越野车。芮银超拒绝了。他这样说的时候,对方完全不理解。部队工资不高工作累,还两地分居,照顾不了孩子,图什么?

这时,总参陆航部组织人员编写武装直升机相关材料,抽调芮银超参加。芮银超到那里一看,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不是在机务保障岗位上工作了二三十年的老技师,就是相关学院的教师和教授,就他一个士官。芮银超开始还有点怯阵,可实际编修起来,陆航部的领导发现,芮银超几乎门门通,经验之丰富,分析之到位,出乎大家的意料。最终决定,让芮银超担任编写组组长。这在陆航部及至全军历史上也是前所未闻的。

回到老单位,正值老兵退伍,就在芮银超准备卸下领花帽徽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总部特批了一个特级军士长名额,专门给芮银超。芮银超听到消息,喜极而泣。

20多年了,芮银超一直在机场、演习、训练一线用心守护战鹰。当其他战友向他请教的时候,芮银超总是说:“搞机务这一行,首先是严谨,要下足硬功夫。技术好、经验足也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心,耐心、细心、用心,时刻要想着怎么样才能确保战机在万里长空自由飞翔,指哪打哪,这才是做机务保障工作的核心!”

心声

心呵护战鹰

■芮银超

我永远忘不了,2008年“5·12”地震后,我从单位的招待所路过,老远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知道,那是牺牲的飞行员邱光华的家属在哭。那一刻,我眼含热泪暗暗对自己说,一定要当一个好特设师,一个直升机全能“冠军”,再也不要有战友牺牲了。从那以后,我把飞机当成另一个自己,时刻用心体察,及时发现和排除故障。慢慢的,我的直觉越来越灵,似乎和武装直升机心神相通。别人觉得我们的工作辛苦,可对我而言,每天看着直升机完成任务安全返航,便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对于芮银超来说,那次排除武装直升机故障的经历,使他瞬间明白了几年来一直没想通的问题:搞机务维护,勇气、热情是一方面,但细心和用心才是重中之重。那年,陆航某旅列装6架引进型的武装直升机。试飞阶段,其中4架飞机自动驾驶仪出现故障。俄方专家现场检查了一番,不知原因所在。又从国内叫来几个经验丰富的武装直升机专家。其中有一个60多岁的老专家,戴着一副老花镜,检查了凡是与自动驾驶仪相关联的所有设备,还专门调整了控制部件、滤波器、补偿传感器,测量了电阻值。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找到故障所在。开故障分析会议时,芮银超列席。那位老专家说:这是一起罕见的故障,应当是各部件之间的耦合出了问题。

芮银超思忖了一会儿说,应当是液压鸵机出了问题。俄方专家笑说,这不可能!芮银超说,我们可以现场试验一下。实在找不出原因,会议决定,就用芮银超的办法试试。结果,换掉液压鸵机后,故障排除了。俄方专家惊讶不已,连说,真没想到,这么一个难题,被一个中国士兵破解了。

芮银超的第一学历只是初中,参军到成都军区某陆航部队之后,虽然也参加过多次培训,但主要还是靠自己摸索。刚入伍时候,他深知自己文化底子薄弱,凡事讨不得巧儿,必须用笨办法来弥补。自己掏钱,买了大量参考书;遇到不懂不会的,就标出来,再找专业主任、机务队长和其他战友请教。有些设备说明书上英文居多,自己看不懂,就查字典一个一个用汉字标出来。

笨功夫也可以成为一项硬功夫,再加上他的耐心、细心、用心,使得他的业务技术突飞猛进,经过多次“实战”,芮银超开始独立执行任务。到雅安某地随机保障,到西藏保障新机试飞,去云南参加军事演习……每一次排除故障,都是芮银超首当其冲,并且“手到病除”。

2005年,芮银超面临走留问题。此时,有一家地方公司通过芮银超带过的一个徒弟找到他,开价35万年薪,还承诺给他配一台城市越野车。芮银超拒绝了。他这样说的时候,对方完全不理解。部队工资不高工作累,还两地分居,照顾不了孩子,图什么?

这时,总参陆航部组织人员编写武装直升机相关材料,抽调芮银超参加。芮银超到那里一看,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不是在机务保障岗位上工作了二三十年的老技师,就是相关学院的教师和教授,就他一个士官。芮银超开始还有点怯阵,可实际编修起来,陆航部的领导发现,芮银超几乎门门通,经验之丰富,分析之到位,出乎大家的意料。最终决定,让芮银超担任编写组组长。这在陆航部及至全军历史上也是前所未闻的。

回到老单位,正值老兵退伍,就在芮银超准备卸下领花帽徽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总部特批了一个特级军士长名额,专门给芮银超。芮银超听到消息,喜极而泣。

20多年了,芮银超一直在机场、演习、训练一线用心守护战鹰。当其他战友向他请教的时候,芮银超总是说:“搞机务这一行,首先是严谨,要下足硬功夫。技术好、经验足也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心,耐心、细心、用心,时刻要想着怎么样才能确保战机在万里长空自由飞翔,指哪打哪,这才是做机务保障工作的核心!”

心声

心呵护战鹰

■芮银超

我永远忘不了,2008年“5·12”地震后,我从单位的招待所路过,老远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知道,那是牺牲的飞行员邱光华的家属在哭。那一刻,我眼含热泪暗暗对自己说,一定要当一个好特设师,一个直升机全能“冠军”,再也不要有战友牺牲了。从那以后,我把飞机当成另一个自己,时刻用心体察,及时发现和排除故障。慢慢的,我的直觉越来越灵,似乎和武装直升机心神相通。别人觉得我们的工作辛苦,可对我而言,每天看着直升机完成任务安全返航,便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