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发表于:http://news.takungpao.com/special/SovietUnionw//?wd=0

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历史事件之一,它不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深刻地影响了事件发生地——苏联人民的生活,也影响了全世界。就连俄罗斯总统普京也不止一次地公开发表讲话称,苏联解体是20世纪地缘政治上最大的灾难,对俄罗斯人民来说这是一个悲剧。2005年5月,普京在接受采访时甚至还形象地比喻说,苏联解体就像“我们在泼水的时候,连同孩子一起倒掉了。”

“孩子”被倒掉了,自然“母体”的身份和性质也不再如从前。那么社会制度改变,到底会给百姓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灾难?大公网专访俄塔社驻华记者安东•马利宁,了解了在这位亲历者眼中的苏联剧变和中俄发展。

苏联解体为什么是个悲剧?

安东说,普京所说的“苏联解体是个悲剧”,的确道出了大多数俄罗斯人的心声。那时突如其来的大变故,就像流行病一样波及到了苏联摇身变成的俄罗斯。

“这是因为作为俄罗斯人,我们都觉得自己是前苏联、这个超级帝国的继承者。事实上,俄罗斯这个新面貌的国家是由前苏联无数的民众用努力、汗水和鲜血换来了。上世纪90年代这个大帝国的轰然倒塌并没有给人民带来什么欢乐,人们受到了贫穷和犯罪的折磨,失去了目标和理想,陷入了迷茫。这样的僵局使得国家政策的制定都无法放眼长远,一切都是前所未有的尝试,没有经验借鉴,许多部门机构或被解散或是匆忙地进行了改革。

具体说来,苏联的解体确实对俄罗斯人民的生活产生了很多影响。

首先是教育系统。解体的初期少年儿童都还是延续苏联的旧的教育模式,随后逐渐演变为资本主义的教育体制。不过很多人都觉得老式的苏联模式更科学。“对此我也有点认同,因为过去苏联确实有很多十分优秀的工程师,当时的教育、甚至是高等教育全部都是免费的,也就是说只要能够通过考试,人人可以毫无负担地上大学。”安东说:“而现在俄罗斯国内绝大多数都是私立学校。而且在我看来,教育质量还不如从前了。而且还有一点变化,现在毕业后和中国一样都不包分配工作了,这也有利有弊,你有权自由选择了,但是工作还得花大力气去找。”

另外,在安东看来,在社会治安方面,虽然当时苏联形势被很多国家认为是动荡不安,但是总体看来当时的法律体系还是非常高效和完备的。但在政权刚刚解体的时候确实爆发了犯罪潮。后来国家也和这种局势斗争了很久,不止上世纪90年代那10年。

在一定程度上,90年代社会安全对俄罗斯而言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不论是街道治安还是边疆治安,比较大的事件就是发生的两次车臣武装冲突。“近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完善法律,但是要知道,修复俄罗斯这样一栋雄伟的‘大厦’难度是多么的大。”

至于物价,苏联末期很多商店都入不敷出,商品的多样性也消失不见。而国家解体之后,雨后春笋般地冒出了很多商品市场,商品质量虽良莠不齐,但品类繁多,琳琅满目,这最让人欣喜若狂。“社会主义的经济形态使得苏联有些人掌握着某些产品数月或数年。现在完全不同了,一方面产品多样化恢复了,另一方面就是购买力提高了。很多人当时没有足够的钱去买他们想要的东西,现在这个时代人们新的观念已经树立起来了——想过好日子,就必须想办法赚足够的钱。”

再有,苏联解体后,在很多人看来,俄罗斯也变成了一个更加自由的国度。人们可以自由出入境了,发牢骚不用左顾右盼了,知识分子可以自由表达和坚持己见了,还可以多党制和自由选举。

当然,国内的各界名人可能会对苏联解体是悲是喜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的确是通过这个历史的转折成为巨富,或称为名流了。甚至在文化界也因此出了不少作品和名家,怀念苏联的“乡愁”作品比比皆是。

因此,在安东看来,总体来说,俄罗斯正在快速变得越来越繁华,解体后经历了一个较为成功的转型。“俄罗斯的失业率并没有欧洲有些国家那么高,一般来说健全的人都可以找到相应工作。当然郊区情况会略差,需要进行生产系统的改革。毕竟,这个传统的军工型重工业大国在手工产品制作上还需要提高效率。”

普京让俄罗斯华丽转身

90年代头几年的时候国内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任何一场转型的前十年都很艰难,要探索出一条截然不同的新的出路来。一个国家的新生政权总是备受考验,尤其是对于俄罗斯这样的面积大、民族复杂的大国。泰国也有政权的变更,甚至经常爆发政变,现在是军队掌权。所以推翻之前的制度和影响不是易事。这个过程很长,几代的人都要改变观念,接受现实,形成新的价值观,来适应新的“主义”,无论是国家制度还是经济生活。

“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对俄罗斯而言,普京就是这样的绝佳人选。”

普京并没有从一开始就掌权。1999年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辞职,他推举了一位特工出身、看上去不苟言笑的时任总理普京接替他的职位。2000年3月27日,俄罗斯总统大选的第二天,中央委员会就宣布,普京的支持率已超过了50%,当选俄罗斯第三届总统。

不过,据安东透露,虽然普京当时获得了支持,但民众起初对他并不看好。在2000至2008年他连任总统期间,使俄罗斯在军事与政治实力上均有相当的提升,群众也慢慢给予了他绝对的支持,甚至还对他的执政意犹未尽——2012年大选时又将他送上了总统的宝座。

似乎俄罗斯有这样的传统,政治上受领导人个人的影响很大。在很多西方国家看来可能俄罗斯总统的身份权力已经超越了总统,而在普京上任之后,把各方面力量统筹,使他们能够形成秩序,为国家的建设出力。

在安东看来,普京政府的最大贡献,就是把俄罗斯的经济送上了现代化的轨道,并且还有效利用了很多前苏联的设备。“俄罗斯和中国不同,并没有那么丰富的外资注入。不过我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也在加紧打造一个强大的制造业经济。和中国签署的天然气协议也是一大进步。这样我们就必须利用丰富的资源好高端的技术,这个过程还是较长的。”

“由此看来,”安东总结道,“世界领土面积第一大国,并没有像世界很多国家那样,。因为政权的变更而频繁发生国内动荡,很大程度上来说,都是因为这位‘铁腕’总统。”

中俄是彼此的“保护壳”

如今,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全球备受关注,两国领导人频繁互动、国土安全问题上互相支援。

在被问到俄罗斯普通民众如何看待中俄两国的走近时,安东说,两国拥有共同的利益。“我们都是再次重生的国家,都在追求一个独立自主的政策,重视彼此的合作。历史上,在这些条件下,有些国家走到一起,发动了冷战,争夺世界霸主的地位,但现在这个时代并非如此了。目前,世界金融系统诸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依然是少数发达国家掌握,我们国家不允许绝对自由的资本主义式发展,还是要限制。俄罗斯人普遍认为,和中国的共同之处很多,这把我们团结在一起。”

他补充道,“我们也有共同的边界。在双方成功解决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在黑龙江的边界问题后。两国成为了最稳定的伙伴。中国目前的发展飞速,急需大量能源,而与俄罗斯合作便可以避开海上运输,也就是避开和日本、印度等国在海洋上的争端,因此通过和俄罗斯的陆上运输则可以成为最可靠的方式。”

同样,在俄罗斯人看来,中国也是一个可以信赖的邻居。我们之间没有敏感的政治要求,有的是空间广阔的合作市场。俄罗斯也需要中国的帮助。俄罗斯没有像中国那样强大的、现代化的经济、金融、资源和经验,因此要创造一个现代工业基地和完善基础设施,中国是个关键的朋友。

在俄罗斯人心中,中国人的形象也大为改观了,由最初的小商品经营这变成了如今的商业巨贾,为俄罗斯的商贩也提供了模板。

最后,安东强调:“当今世界存在太多的不稳定因素,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战争的地方在哪里,中东、朝鲜半岛、南海?似乎都有可能。在这个意义上,中俄是彼此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是彼此的保护”苏联人如何看解体:悲剧需要铁腕人壳拯救物。

苏联人如何看解体:悲剧需要铁腕人壳拯救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