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新型导弹即将问世 美军忧打破其反导壁垒

解放军新型导弹即将问世 美军忧打破其反导壁垒

1原文配图:波音公司推出的X-51验证机在2010年5月26日首飞。这是X-51A飞行器概念图

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报道,中国8月7日进行了高超音速飞行器的第二次飞行测试。距离今年1月份进行的同类测试仅时隔几个月,显示中国军力正在“以指数形式增长”。不过这份报道具体内容完全捕风捉影,道听途说。记者查阅网络相关资料发现,8月7日确实有一次中国航天发射活动,一枚火箭助推器落在内蒙古境内,已经见惯不怪的当地居民发出火箭残骸照片的微博,随即成为美国报纸的“第一手消息源”。

“高超音速武器竞赛”?

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报道,8月7日中国进行了WU-14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的测试。以上消息得到多名美国政府官员的确认,他们熟悉内部渠道得到的试验细节。

五角大楼发言人杰佛理·波尔中校被问及此次试验时说:“我们对国外的国防行动进行例行监视,但是我们不能通过我们的情报渠道来证实任何外国武器系统的消息。”他补充说,五角大楼希望中国增进“透明度”,以免它的军事项目“引起误解”。波尔确认,今年1月中国进行了首次测试,但是他拒绝对最近的测试进行证实。不过另外两名美国政府官员说,8月7日的测试与WU-14高超音速滑翔器有关。

WU-14飞行器的第一次测试发生在今年1月9日,当时飞行速度约为10马赫,即音速的10倍——约1.2万多公里每小时。高超音速飞行对于姿态控制、导航和控制方面的挑战,需要武器工程学方面的极高造诣,生产能够耐受高温高速的金属部件则是另一个难题。

《华盛顿自由灯塔报》表示,中国的这次高超音速测试是美国情报圈内“一场高超音速武器竞赛正在展开”说法的新证据。除了中国,美国、俄罗斯和印度都在制造这种高超音速战略武器。这种武器很难被现有的战略反导系统击败。

据美国媒体1月13日报道,美国国防部表示,中国军方完成了针对突破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首次高超音速导弹弹头载具测试。“载具”意为搭载器具,美媒称,此次测试是中国隐秘的战略核打击力量和导弹项目的一次巨大迈进。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称,这种试验飞行器已经被五角大楼暂时命名为WU-14。

针对此事,中国国防部当时回应称,中方在境内按计划进行的科研试验是正常的。这些试验不针对任何国家和特定目标。

不靠谱的“中国军事情报”

中国官方媒体没有提到8月7日的试验,但是中国网络报道指出这次试射可能是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起飞的。有网络报道和照片显示,进行这一试验的助推火箭坠落在内蒙古境内。分析员认为,这枚坠毁的助推器被认为与高超音速试验有关。因为高超音速滑翔器是在高层大气和近地空间飞行,所以发射它的火箭应该并未脱离大气层,所以来不及在大气层内烧完。

香港报纸《东方日报》8月11日报道,一个中国的微博用户说这枚残骸标志着WU-14失败了。不过这家报纸称,坠落的火箭其实是完成使命后坠毁的。

军事观察员称,综合国内网络消息来看,这次美国媒体显然又拿着中国微博消息来“跑火车”了。很多西方军事观察家对中国军力现实并没有很深入的了解,一些民间杂志上刊出的一些猜测和说法就成了西方媒体了解中国军事的“情报来源”,尽管其中大部分说法恐怕离题万里。

根据禁航通告和现场目击报告,8月7日中国太原卫星发射中心(不是酒泉)进行了一次未公开的发射活动,火箭飞向西部地区。有目击者称发射后听到巨大的嗡鸣声从高空传来,并有拍摄到形状奇特的“云带”。

国内军事分析家指出,《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确实与五角大楼有一些联系,因此往往会“首发”得到美国官方“泄露”的关于中国军力的最新消息,以帮助渲染“中国威胁论”。只不过,美国官方当然不可能透露详细情报,以免意外泄露其真实情报来源,因此《自由灯塔》报也就只能对这些消息加以演绎,道听途说了。

“基本上无法拦截的导弹”

军事专家陈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超音速武器采用的滑行载具,可使导弹弹头在重返大气层后,由原本的弹道飞行转变为飞航式飞行。这对现有的反导系统来说,基本上是无法拦截的。

陈虎在采访中指出,从目前美媒发出的文字和相应模拟图来看,高超音速滑行载具实际搭载的是一枚弹道导弹弹头。这枚弹头与普通弹头不同的是,作为一个升力体,可在导弹弹头末段,通过滑行使得弹道由原来的弹道式弹道形成飞航式弹道。

载入器的原理类似于神舟飞船返回大气层的外壳,要求其材料能够承受重返大气层的高速高温恶劣环境,保证弹头能够完整完成飞行段。

陈虎进一步分析称,在过去的意义上,弹道导弹的飞行完全按照自由抛物线,按照固定弹道飞行。

在具备高超音速滑行载具后,弹头进入大气层后立刻产生升力,从而像滑翔机一般,在大气层内按照飞航式弹道完成末段飞行。

陈虎提到目前美国的反导系统,反导系统要准确拦截对方导弹,首先要解决的是预警问题,为自身拦截动作留下足够的反应时间。而弹道导弹因采用固定式弹道,恰好就为反应时间留有余地。因为对于固定弹道,只要能够准确测得任何一点的速度和角度等参数,就可推算出整个弹道。

而采用滑翔式载入器后,弹头一旦释放、接触到大气层,弹道马上改变。陈虎指出,如此一来,若要对这样的弹头实施拦截,就失去了反应时间。


美海军担忧中国打破“反导壁垒”

美国《航空与空间技术周刊》1月27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题为《美国海军视中国高超音速飞行器为更广泛威胁的一部分》的报道指出,在美国海军看来,中国1月9日对一种高超音速飞行器(HGV)进行10马赫速度测试,反映了其对未来战争的预见。一旦中国将这项技术交付使用,北京将拥有一种能够挑战现有导弹防御体系和扩大其弹道导弹打击陆海目标范围的武器,不过这种武器应用于进攻尚需数年时间,而且取决于目标命中和导航难题的解决。

报道称,这种高超音速飞行器试验似乎标志着比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ASBM)项目超前了一步,而且可能表明第二代反舰弹道导弹将要问世。

报道认为,在有些分析家看来,这一试验强调美国有必要将定向能武器投入战场,因为拦截导弹可能无法应对出现时没有前兆而且速度超过5马赫的目标。美国正在研制定向能武器,但是不清楚什么时候需要或可以交付使用。

中国的高超音速飞行器被五角大楼称为WU-14,是由一个洲际弹道导弹助推器送入太空的,之后重返大气层,滑翔速度高达10马赫。

报道指出,高超音速飞行器在进入大气层后可以执行拉起动作,以相对平直的滑翔接近目标。因此,它被发现晚于弹道导弹弹头;对它做出反应或未击中再次向它射击的时间较短。因为高超音速飞行器可以执行空气动力学操作,所以击中它的难度大得多——防御导弹必须在机动性上超过它才行——而且它可以利用精确制导奔向目标。滑翔扩大了导弹的射程,因此相对脆弱的弹道飞行中段可在离目标及其防御更远的地点出现。

据五角大楼说,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东风-21D即将投入使用,因此高超音速飞行器的研发最终导致一种射程更远、操控更加灵敏的反舰武器问世的可能性增加了。

报道称,任何弹道导弹都可以携带高超音速飞行器。中国弹道导弹可以利用它来帮助确保对美国的防御造成威慑。不过射程较短的导弹携带高超音速飞行器的可能性似乎更大,至少最初是这样。美国传统基金会分析家成斌说:“我揣测,高超音速飞行器更大程度上将用于反舰艇或其他战术目的,而非用作针对美国(或他国)城市的战略轰炸系统。高超音速飞行器可能有助于解决用弹道导弹打击机动目标的难题。”

然而这取决于高超音速飞行器多久能够投入使用。

报道指出,用机敏灵活的弹头或高超音速飞行器携带的弹头打击舰艇并不简单。对目标要做到发现、识别、准确定位和跟踪。传感器必须将数据传送到指挥系统,而且也许要传给导弹,用于中段矫正。导弹的制导系统必须能够在不定区域内发现目标。不定区域取决于目标在定位和拦截之间可以移动的距离。制导系统必须抗干扰,而且能够区别舰艇的类型,比如航母和驱逐舰。如果有引信的话,这中间一定不能出问题。

美国海军参谋长乔纳森·格林纳特5月份提到了重要的“一系列事件”。他说,美国海军正在开发或已经开发出干扰或对抗东风-21D的系统、手段和程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