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版的“敌对势力”(转帖)

狐狼001 收藏 0 221
导读:钱钢先生电子检索《人民日报》创刊以来的报纸,语象报告说“敌对势力”是斯大林时代苏联的舶来语,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上出现的总次数不算多。该报1946年创刊,“敌对势力”首次出现是1948年。截至1958年,在《人民日报》上,“敌对势力”一语还从未涉及中国国内问题。1959年情形改变,《人民日报》有10篇文章提到“敌对势力”,是五十年代出现次数最多的一年;其中6篇与有人反对“大跃进”有关。而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党代会从八大到十三大,政治报告里都没有“敌对势力”这个词语。 其实,敌对势力(有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版的“敌对势力”(转帖)


钱钢先生电子检索《人民日报》创刊以来的报纸,语象报告说“敌对势力”是斯大林时代苏联的舶来语,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上出现的总次数不算多。该报1946年创刊,“敌对势力”首次出现是1948年。截至1958年,在《人民日报》上,“敌对势力”一语还从未涉及中国国内问题。1959年情形改变,《人民日报》有10篇文章提到“敌对势力”,是五十年代出现次数最多的一年;其中6篇与有人反对“大跃进”有关。而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党代会从八大到十三大,政治报告里都没有“敌对势力”这个词语。

其实,敌对势力(有时又叫“外来势力”)这个词语,并非共产主义阵营、并非苏共和中共的词汇里独有,美国等“西方”反共阵营里也有、也用。在冷战时期双方都有这种思维,都用这种政治策略。在这种“汉贼不两立”的极端思维中,都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简称“对着干”)。

且看作为“自由世界”、“民主阵营”头领的的美国,处理国际关系的两例:据说是为了阻击共产主义在南美蔓延,1973年在美国支持下,皮诺切特通过流血政变,推翻了民选的左翼总统阿连德,建立了独裁的军政府。17年间,他一方面进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改革,另一方面残酷镇压异己,血腥地践踏人权。

再看韩国现在称作“民主化运动”的“光州事件”。1979年12月12日,全斗焕趁着朴正熙被刺后的混乱发动政变,取得最高军权。光州等地工人、学生发起示威游行,要求撤销戒严令及恢复国家的民主制度。全斗焕残暴镇压光州人民是得到美国默许的。“在‘光州事件’期间,美国海军珊瑚海号航母驶到光州近海时,光州市民还满心欢喜,以为美国会帮助他们,岂料此航空母舰并无任何动作。”因为光州人民要民主自由,被全斗焕军政府定性、美国默认为“金大中等亲共主义者主导的内乱阴谋事件”。

冷战时期美国与独裁者合作可不止这两起(还有中情局在伊朗策划推翻民选政府,扶持巴列维王朝上台等),其典型言论是那句名言:“(某独裁者)他虽然是个狗娘养的,但他是(对)我们(有用)的狗娘养的!”

上面说的是冷战时期美国政客的实用主义思维,那时候什么“人权外交”、“价值外交”都提不上台面。

处理国际关系如此,国内政治呢?这种利用“敌对势力”来抹黑对方,赋予己方不择手段的正当性,在美国也颇常见。不谈麦卡锡主义肆虐时期的美国和麦卡锡这样的政客,看其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中,南方白人种族主义者(及它们的政府和民间组织“白人公民委员会”等)也常借口“外来势力”的煽动,来打压要求平权的黑人及其白人支持者。(以下引文均出自东方出版社今年8月第一版、陈国平著《光辉岁月:美国民权英雄心灵史》)

亚拉巴马州首府蒙哥马利市的黑人民众反对种族隔离,这其实是基于人的本性,用1955年12月1日宁肯被捕也断然拒绝给白人让座的黑人女裁缝罗莎帕克斯的说法,她是“受够了(种族歧视)”,她拒绝让座并非这天下班时身体格外累,而是不愿继续忍受“屈服之累”。可是她的行为被这座城市的当局和白人种族主义者认定“是外来的极端分子和北方佬在煽动生事”。蒙哥马利市在南北战争期间是南方邦联的“首都”。白人种族主义者的这种宣传,抹黑“北方”与当事人,类似于指责“外国”颠覆势力和他们的第五纵队在制造事端。18名本地黑人民权运动活跃人士,决定组织全市5万黑人拒乘公交车支持罗莎的行动。为了避免这种指责,当地的黑人民权活动领袖尼克森等人虽是NAACP(全国有色人种进步协会,总部在纽约)的成员,却不用这个全国性组织的名义,而是新成立了一个叫“蒙哥马利进步协会”的本地组织来领导拒乘行动,并选举刚出道来本市传教的小马丁路德金牧师做“蒙进协”的头。

在之后挑战餐厅等公共场所种族隔离制度的“入座”行动中,在曾经的“南方邦联”的北部边城纳斯维尔市,黑人牧师詹姆斯劳森这位被小马丁路德金称之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非暴力理论家和策略家”,因为支持和指导学生的和平抗争,被倾向于种族隔离的当地媒体描绘成“鼓吹暴动者”和“外来的蛊惑分子”,使之成为当地白人主流社会的标靶。范德比尔特大学校长和董事会给该校神学院院长下达指令,要求把詹姆斯劳森教职予以除名,企图借以使“入座”行动因群龙无首而草草收场。这些种族主义分子虽然不好意思给通电支持学生的前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等著名白人,也扣上“外来(敌对)势力”的帽子,但是总是不愿承认平权要求的自发性和正义性,总要归咎于“极端分子”的“煽动”。结果是除名劳森之举,在范德比尔特大学神学院激起巨大反弹,全院四百多名教职员工宣布短期罢教以示抗议。此事被全美媒体广为报道,甚至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范大神学院也因此而颜面尽失。

所谓“敌对(外来)势力的煽动”,就是一种阴谋论。甚至民权运动的领袖人物在思维上也不能免俗。

著名的黑人民权运动鼓动家马尔科姆X,当他的思想还没有转变之前,还是“(黑穆斯林)伊斯兰邦”的成员之时,受其最高领袖伊莱贾穆罕默德的影响,持另一种(黑人优越的)种族主义,宣扬“白人的天堂就是黑人的地狱”,主张种族分离,建立黑人的邦国。他在接受迈克华莱士的电视采访时,谈及对NAACP的看法说:“绝大多数所谓代表‘黑鬼’的组织,通常总会号称是为我们谋取利益。但是当我们仔细审视他们时,会发现这些组织的领袖们,以及谋划的势力,政治的势力,还有其他不论什么名目的势力,其实都受到白人们的操纵。”乃至于1961年1月,他与三K党派出的代表在亚特兰大会晤,竟对三K党徒的蛊惑之言深信不疑——“犹太人躲在种族融合运动的后面,他们把黑人当枪使。”

马尔科姆X当时这样说,一是出于对白人的成见和偏见,另一方面也是出于鼓动黑白对立的宣传需要。事实是,犹太人虽是白种人,也饱受种族歧视之害,甚至常被当作“有色人种”对待。他们支持和参与消除种族隔离的斗争,是出于本心,用不着谁来操纵。(这里需要说明的是,马尔科姆X后来抛弃了黑白对立的观念,采用“人类”一词,相信了实现种族融合的前景。这也是他被“伊斯兰邦”谋杀的原因之一)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民权运动的英雄、民权组织NAACP(全国有色人种进步协会)的头牌律师,后来成为美国黑人首位总检察官、黑人首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瑟古德马歇尔,他当然是个极聪明的人。他不赞成小马丁路德金等人组织的黑人民权运动,这好理解,因为他认为这不是改变种族隔离现状的好办法,担心“这会刺激白人种族主义者起而抵制黑人的商业”;进一步,如果只占总人口1/10的黑人的抗争引起白人强烈反弹,美国可能成为黑人的屠场(想想印地安人反抗白人的下场——鄢注,这层意思马歇尔可没有说出口)。瑟古德主张通过法律诉讼,通过立法(平权判例)改变美国,在这方面他取得了非常大的成果,是当之无愧的“法庭上的革命者”。但是,受了联邦调查局(FBI)头号人物埃德加胡佛(这是一个白人种族主义者,一个麦卡锡主义者)的蛊惑,瑟古德“相信新崛起的非暴力主义黑人领袖,甚至NAACP组织内部也正受到极端势力的浸染与渗透。”

瑟古德马歇尔这样的精英,为何也会受“阴谋论”的蛊惑,尤其值得深思。我想,他这是囿于自己的经验,把自己的经验绝对化和神圣化了。他作为律师在联邦最高法院提起的上诉案共32起,赢得了其中29起。这个“体制内的爆破手”因而对体制、对体制内抗争的路径产生了充分的信任。同时,“以己度人”,使他对别人的生活经历、生活感受和诉求方式不理解,觉得那是不应该出现的想法和做法,而之所以出现必是受了他人别有用心的操纵。本书作者分析说:“与众多伟大人物一样,瑟古德也逃不脱自己的宿命,‘布朗案’(在学校废除‘隔离但平等’的恶法)给他创造了辉煌时刻和声誉巅峰,但同时也限制了他的时代视野与嗅觉,甚至从本能上拒斥那展示了洪流般伟大力量的崭新趋势。”这是教训。事实上后来瑟古德对自己的思维局限有所认识,也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对群众抗争行动的态度。

从美国版的“敌对(外来)势力”论,我们能悟出什么呢?从政治上讲,不论在哪里,两极思维甚至冷战思维,不是一下子可以清除的;“扣帽子”、“打棍子”虽是汉语词汇,作为斗争策略却绝不是中国才有的。从人性的弱点和缺陷讲,妖魔化对手以实现自我合理化,自我中心想当然都是常有的心理疾患,不分种族和国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