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赛中国团长急得落泪:戴着国旗输了怎么交代

[我军96A坦克从俄罗斯归来]


“坦克两项”赛究竟发生了什么

实战化到底怎么组织,“通过这一次有一些心得,不仅仅是打实弹,体现在方方面面”

红色的俄罗斯T-72B3M坦克,以超过50公里的时速“飞”过斜坡,“咣”地一声砸在地上,毫发无损,继续前进。

这一幕,看得中国装甲兵惊心动魄。

绿色的中国96A坦克快速行进间转动炮口,瞄准开火,直中靶心。

这一发,让俄罗斯装甲兵目瞪口呆。

“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于8月4日至16日在莫斯科郊外的阿拉比诺训练场举行。中国军队首次亮相这一赛事,获得铜牌。

这场极其小众的竞赛,在千里之外的中国国内掀起一阵莫名的波澜。用中国代表团领队、陆军第一集团军某装甲旅旅长王向东的话说,“网上舆论的压力非常大!”

喧嚷过后,这位大校和他的战士们正用军人的视角重新审视在莫斯科的经历。他们将向总部和装备生产企业提交总结报告。实战化,是其中的关键词。

跑得快的T-72

时间回到2014年6月,在南京军区三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一个与“坦克两项—2014”类似的场地建了起来。

王向东对《瞭望东方周刊》回忆说,他2月份领受命令,当时就觉得“可以干”。

因为,他率领的装甲旅从2005年开始换装96A坦克,是全军最早形成战斗力的部队之一。

另一个原因是训练水平。曾有总部机关首长到他的部队考察,看到所有坦克都以超过25公里的时速行进间射击,当即说“能打仗”。

行进间的高精度射击,最终也成为中国代表团在“坦克两项—2014”上的“撒手锏”。

通过选拔和考核,来自全旅的三个最好的车组被派往莫斯科。从7月19日抵达到8月4日开赛,中国装甲兵只被允许进行了一次适应性训练,“限速2挡跑一圈,十几公里时速,怕破坏场地。”排长王春卫对本刊说,另一次进入场地是用半天时间进行武器实弹校正。

此后,他们只能“练练体能,营区里跑跑步”。

开幕这天,仪式因故推迟了一个多小时,中国军人用良好的军姿赢得全场尊重,虽然这把王向东急得够呛:“这么站着,一会儿怎么比赛!”

更重要的是,中国军人发现:场地上满是石头,与在国内训练的道路和适应性训练时的赛场完全不同。

作为第一个项目的第一个出场车组,809车驾驶员戴田财并没有注意,自己被后发车的俄罗斯坦克逐渐追上。

一个转弯,他感觉到自己的坦克被并不剧烈地撞击,“一般路面还可以坚持,但是挤进石头后,履带很快就不行了。”

“坦克两项—2014”分为四个阶段。首先是单车赛,12个国家的36个车组被编为9个小组,20公里竞速,期间进行机枪、火炮射击。每次射击失利,都会被罚圈或罚时,最终以用时排名。

“去之前就知道T-72速度快,但没想到那么快。”王向东说,在直道上,这种俄罗斯制造的坦克“就像轿车一样”。

除了中国代表团自带坦克,所有参赛国家都使用俄罗斯提供的、装备900马力发动机的T-72BV坦克。为此他们还可以用6周时间在场地内接受俄方的指导。

但俄罗斯人自己使用的是更好的T-72B3M,它是T-72系列坦克的最新型号,1100马力。

中国代表团使用800马力的96A坦克,而且没有经过改装。

动力差异是此次赛事中的焦点。其实高机动性一直是俄罗斯装甲部队的传统,其战术战法均与这种武器特点有关。

比赛前,中国代表团曾参观俄罗斯的坦克博物馆。令王向东印象深刻的是,反映二战库尔斯克坦克大战的展台,清晰描述了苏联军队利用速度快速进行“两翼包抄”的战术思想。

“那时苏联坦克射程不如德国,只能高速接近对方然后射击。”他说。

“坦克两项—2014”期间,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王洪光撰文说,96系列坦克主要适用于中原和长江以南地区,由于城乡道路多,水网丘陵地多,对坦克的越野机动能力要求相对不高,所以“高机动性”不是必需的战技指标。

打得准的96A

被T-72B3M撞击后,809车的侧裙板惨不忍睹,“96A的侧裙板防弹,但不像T-72是铁的。”戴田财说,种种因素之下,他们只能换车继续比赛。

中国代表团为此提出申诉。在每个代表团国家都有一人参加的委员会进行了表决。结果以为涉及各参赛队的利益,申诉以5:7未能通过。

809车组的成绩原本排在第七八名,就此落后到第27名。中国代表团也由本来的第5名,落后至第8名。

不过,王向东承认,俄罗斯坦克的确“皮实”:比赛中间他们从来不用打开动力舱维护,甚至利用自己的优势针对中国坦克制定比赛规则。

俄式坦克的这种特点独树一帜。就像家用轿车一样,低故障率和高电子程度似乎很难共存。但火控系统是它的软肋,瞄准时间长,射击成绩与中国代表团相比不够理想。

第一阶段比赛结束,中国坦克被撞得“七零八落”的图片在网上疯传,但很少有网友谈及,中国坦克取得了最好的射击成绩。

96A是59式之后最受解放军装甲兵欢迎的坦克。因为采用了第三代坦克的火控系统和第二代坦克的车身,被称为“二代半”坦克。

它的列装为中国陆军的地面突击力量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尽管变革的过程总有悲壮色调。

王向东回忆说,列装96A时他还是团长,“教练射击,成绩不理想,即使水平最好的营长也不行。”

他叫停训练,给工厂打电话,集中全团炮手研讨,终于发现了原因。

原来59式、62式等老式坦克使用目测距离,加之炮手对训练场地很熟悉,一般不用再次测距就直接射击。

96A自动化程度很高,操作更简便,但每射击一次就要重新赋予射击诸元,“我说这是用62式的方法训练96A。”他问有多少人采取老办法,三分之二的炮手举了手。

最终结果是越老资格的炮手命中率越低,“老特级炮手打不过新炮手,一些人最终被淘汰。”

96A与T-72优势各异,从历年上合联演的新闻报道中,也可以看到两支装甲兵的不同优势。

“私下交流,挂二挡行进间打,他们说,不行。”王春卫说。

第二阶段短程赛,本来只需在周长4公里的场地上跑一圈半,临时被竞赛组委会增加为两圈半。

这个阶段开始前,中国代表团压力空前,王向东“整夜睡不着,抽烟”。

他要求战士们:决不放弃,务必保持稳定,“一被超车就着急,一急就动作变形,一争就乱。”

第一阶段结束后,王向东掉了眼泪。他给在国内的旅政委打电话,“后来我说是信号不好,其实是说不出话来了。”他告诉本刊记者,“我们是戴着国旗出来的。不到国外参加比赛,不知道什么是责任,国家多重多轻。如果输了,怎么交代。”

前往俄罗斯,他的三辆参赛坦克和一辆备用坦克,带了三台发动机和两个变速箱,“拼了”。最终有两辆坦克更换了发动机,这又考验了综合后勤保障能力。

实战不仅是打实弹

在96A接近90%的命中率和T-72系列似乎从来不会出现车损的高机动性之间,竞争逐渐白热化。

俄罗斯坦克最后甚至放弃射击:一发不中罚跑一圈,T-72B3M跑一圈可以达到32秒,96A则需要50多秒,甚至超过1分钟。

射击似乎成了俄罗斯人的死结。在网络上传播的视频中可以看到,96A在接近标靶时几乎不用降速,就可以连续射击命中,其他国家即使停下来也容易炮炮全失。

但是从竞赛设置的内容看,俄罗斯军队仍然进行着高度实战化的训练。

在中国,实弹演习中每辆坦克都有保障小组,为坦克搬运炮弹。“坦克两项—2014”需要装甲兵自己装弹和加油。

“自己抱着炮弹,战战兢兢,不要小看,就这样一个动作,体能、技能、心理素质都得到了锻炼。这是训练理念问题,我们下一步训练都要这样。”王向东说,实战化到底怎么组织,“通过这一次有一些心得,不仅仅是打实弹,体现在方方面面。”

他还称赞阿拉比诺训练场:从住地到比赛场,几公里的道路两边有七八个和比赛场类似的训练场地,“除了个别科目,大多数比咱们设置的难度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