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中国主动缓和钓鱼岛危机,安倍怕是不会买账

平静_之心 收藏 1 132
导读:[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size] [size=1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经济新闻》(Nihon Keizai Shimbun)在线版“深度真相”(Deep Truth)专栏于8月1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集中分析了中国向有争议的钓鱼岛周围海域“侵入”的次数急剧减少现象。

《日本经济新闻》编辑委员会委员秋田浩之(Akita Hiroyuki)在文章中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话透露说,2014年上半年,中国舰船进入日本声称拥有主权的钓鱼岛周围海域总计达40艘次,相当于平均每月6.6艘次。相比2013年上半年的这个数字是94艘次,平均每月15.6艘次。因此,今年中国的“侵入”次数减少了一半。

而且,中国舰船在日本声称拥有主权的钓鱼岛领海的逗留时间也有缩短。去年中国舰船逗留时间超过四个小时的情况并不少见。自从今年春季以来,逗留两三个小时已成为普遍情况。

从日本的角度来看,不只是中国“侵入”钓鱼岛领海的次数和逗留时间减少了,而且某些“挑衅”行为也已经终止了。去年中国海警船扣留了日本渔船,并且威胁要起诉这些渔船上的全体工作人员,同时还对日本巡逻船进行航线堵截。

近来中国的这些行动已经减少了。秋田写道:“情报显示,中国当局已经下令不要再强行驱逐日本渔船。”

秋田强调,日本政府内部没有人认为中国旨在“收复”钓鱼岛的决心已经松懈或者中国的公开立场已经软化。中国仍在要求安倍政府承认这些岛屿的主权存在争议,以此作为中日两国召开旨在解决钓鱼岛争端的首脑会议的一个前提条件。与此同时,中国继续回绝日本提出的办法(毫无疑问是在美国施压下提出的),即举行旨在建立一个“危机管理机制”的会谈。

那么中国为何明显缓和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施压呢?秋田援引日本安防当局的话声称,这很可能是中国采取的一个战术性策略,其促发因素在于:中国感觉到,最近在南海与菲律宾和越南的领土争端不断升级正在导致中国失去道德威信,并且容易给人造成自己咄咄逼人的负面印象。

秋田援引一位美国分析人士的话报道说,中国把其海军和海警的大量舰船部署到局势动荡的南海海域,致使可用于东海海域巡航的船只数量减少。

然而,秋田指出,这一切似乎都无法让日本当局放心,他们通常赞同的看法是,中国已经选择采取一种“温水煮青蛙策略”,即进行规模很小而不足以引起反应的“入侵和吞并”行动,但累积起来可以推进其立场。日本当局认为,中国估计,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便目前的巡航次数也将足以否认日本宣称对钓鱼岛拥有的实际“行政控制权”。

对于秋田的上述分析,我的看法如何呢?这些事实很重要,而且显然有利于证明中国在日本大约两年前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从而挑衅性地改变现状之后,在缓和这个危险对峙局势方面拿出了诚意。

中国似乎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安倍政府应该至少放弃其所谓钓鱼岛主权“不存在任何争议”的荒谬观点,以此与中国各退让一步。

中国完全有理由把日本承认钓鱼岛主权处于争议状态作为召开两国首脑会谈的一个先决条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的中日首脑峰会很可能会在今年秋季——即11月份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进行。

中日首脑峰会将会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或者其他地方进行吗?如果是的话,那将是因为安倍已经被美国推到谈判桌前并且改变日本的立场。但也有对此持怀疑态度甚至悲观的诸多理由。

并不是说华盛顿的方方面面——奥巴马总统,苏珊·赖斯(Susan Rice)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以及国防部——在如何对安倍施加压力以及要达到什么具体目标方面意见一致。

不应否认,目前中日钓鱼岛主权争端中的暧昧以及冲突,无论是从全部还是从部分来看,都是美国方面喜闻乐见的,而且符合美方方方面面的利益,尤以五角大楼为甚,现在五角大楼正在为规模庞大的新冲绳基地破土动工进行庆祝,这个新基地表面上是为了取代普天间基地,但实际上远不止于此。不过其中还有美国国务院内部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的“遏制”派,以及苏珊·赖斯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内部同样迷恋“遏制中国论”的美国“自由主义霸权”战略家们,而首先赖斯她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

至于安倍晋三和日本,完全可以预测,而且肯定已经预见到,钓鱼岛“国有化”会成为“中国对日本构成威胁论”的一个自我应验的预言。这种自我编造的“威胁”对于为安倍政府力推其解禁集体自卫权计划得以通过一直发挥着极为重要的“药引”作用,安倍政府的计划是,提高日本国家安全部队的级别,并且重新组织其军队,以便日本军队能够更加独立地向他国发动进攻以及实施更加广泛的防御性行动。

但是,要想实现安倍对日本国家安全部队的坚定重组,日本政府仍然任重道远,尤其是在安倍内阁对日本宪法加以重新解释之后,让日本国会通过安倍内阁对《自卫队法》的修订,从而在法律上使得“集体自卫权(即进攻权)”成为可能。安倍内阁修宪之举的目的就是要允许日本进行此类军事行动。

在这个立法方面错综复杂的障碍被清除之前——或许也包括之后,安倍晋三可能会认为,他仍然需要利用“中国威胁论”来克服日本民众到目前为止对他越来越强硬的修正主义议程明显表示出来的极为保留的态度。

“集体自卫权”的授权法案要到明年春季才会由日本国会进行表决。对于有望在今年11月份召开的中日首脑会议而言,这个情况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译 陈玮 校 李其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