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政商灰色朋友圈:培养一批富可敌国的煤老板

官官何时相护休 收藏 0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山西政商灰色朋友圈:培养一批富可敌国的煤老板

2014年08月25日 01:51

第一财经日报

[indent][推荐阅读]

山西官场姐妹花政商影子生意:都知背后是金道铭

山西煤老板亏损降薪 卖吨煤利润不够买两瓶饮料[/indent]

山西政商的灰色朋友圈

孙山

平静两个月后,山西反腐再掀高潮。

23日上午,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和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两名山西省委常委被宣布落马的时间前后只隔一分钟。上午11:57,中纪委发布消息:“聂春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一分钟后,中纪委再发消息:“陈川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一天内宣布两名省部级官员被查,山西已不是第一次。两个月前的6月19日,山西省委原常委、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由此,山西也像此前的四川和石油系统一样,陷入了腐败案件高发的旋涡。随着“老虎”和“苍蝇”纷纷现形,这背后的山西政商朋友圈也逐渐浮出水面。

吕梁二三事

浸淫吕梁8年,聂春玉经历了煤炭“黄金(1279.00, -1.20, -0.09%)十年”的最好时光,见证并缔造了堪称山西经济奇迹的“吕梁速度”,结识培养了一批富可敌国的煤老板,但也为自己以后的落马埋下了伏笔。

8月22日,一辆满载中纪委工作人员的考斯特中巴车,开进了山西煤炭重镇吕梁市。此前,这里曾因山西最大民营企业联盛集团的重整事件名噪一时。

十多个小时后,曾在吕梁主政8年之久的聂春玉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

此时,距离聂春玉离开吕梁已三年,但这三年里,他始终受到来自吕梁方面点点滴滴的影响甚至干扰。

主政吕梁之前,聂春玉的主要工作经历以政研为主,从山西省委政研室干事到山西省政府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党组书记,一干就是19年。

多名当地官场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聂春玉性格温和,很少发火,这与其继任者杜善学形成鲜明对比。

吕梁当地官员讲了个颇能证明聂春玉本人好脾气和善待媒体的例子。一次,某央媒山西记者站站长安排会计找到聂春玉,会计寒暄后随即掏出一张80万元的支票,让其解决。

据当时在场人士称,聂春玉拿着支票看了半天,脸色铁青,一声不吭。数分钟后,他微笑着说:“这么点小事哪还用站长亲自来呢,你来就行了。”随即安排手下找到当地财政局,解决了80万元经费。

“换了我我也生气,和我要钱不提前打声招呼,人也不来,能不生气?但聂就是能沉得住气。”上述在场人士称。

如此“温和”的聂书记,在吕梁并不好过,尽管在吕梁主政多年,但其一直受到以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为首的当地官员排挤甚至架空。张中生此前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调查。

张中生为人嚣张,从其在下属面前所说话语可见一斑。“我当副县长的时候干的是县长的活,县长时干的是书记的活,书记时干的是市长的活,市长时干的是书记的活。”类似话语不胜枚举。

但张中生也有服软的时候。此前被带走调查的杜善学任吕梁市委书记后,张中生在一次会议上公开说:“新来的市委书记可是厉害了,比我还厉害,你们要好好干,小心吃家伙。”

主政时,要面对如此强势的当地官员,即便是离开吕梁后,聂春玉仍要为以前的好朋友奔波。

当地煤老板邢利斌在经历“7000万嫁女”和联盛重整风波后,原本与其熟识的当地官员纷纷敬而远之。为了请当地一位刚刚履新的重要领导吃饭,邢利斌动用各种关系均未能请动,最后在聂春玉打电话邀约后才成行。

聂春玉升迁争议

2003年,聂春玉履新吕梁,彼时的吕梁仍有“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这样的评价,各项经济指标全省落后。

主政吕梁8年,聂春玉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凭借自己较高的理论水平,以及吕梁当地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再加上一路猛涨的资源价格,待其于2011年升任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之时,吕梁已成山西经济重镇。2010年,吕梁经济总量持续攀升,首次突破800亿元大关,达到了845.5亿元,同比增长21.0%,总量全省排名第四,增速全省排名第一。

带着这样的成绩单走马上任常委,聂春玉似乎有着足够的砝码,但在与竞争者的考核评比中,他的各项排名均靠后,排在他前面的,还有杜善学。

即便如此,聂春玉仍如愿以偿升任统战部部长。据当地知情人士称,此前已被带走的邢利斌,就曾为聂春玉的上位提供了资金和关系。还有消息显示,邢利斌同时也是杜善学背后的金主。

艰难获得提拔的聂春玉,很快引来非议,他本人一度成为惊弓之鸟,尤其是对涉及其吕梁时期的媒体报道更是表现得高度紧张。

2011年3月,山西某媒体刊登了一篇关于吕梁进行环境卫生、街道装饰和交通秩序三项整治的报道,文中提及吕梁经济高速增长、城乡建设严重滞后这一现状,并将其时的大力整治与聂春玉主政时期的吕梁做了比较。对此,聂春玉本人大为恼火,安排秘书连夜联系该报社,责令写稿记者第二天上午去见他。

面谈过程中,聂春玉拿着打印好放大了字体的该篇报道,大声问记者:“涉及一个省委常委的稿件,你在提到领导名字的时候,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为什么?”对文中几处未署真名的政府人士,聂春玉一一询问了真名实姓。

聂春玉烟瘾极大,半个小时的时间里,烟不离手。说到激动处,他双手颤抖,要么是烟无法放入口中,要么是连烟都无法点燃。只能由秘书上前,一手轻按住拿烟的左手,一手将烟点着。

谈话结束前,聂春玉直白地问记者,写这篇报道的初衷是什么,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在得到一个满意的回答后,他的语气才缓和下来,叮嘱随行的报社领导,以后此类报道一定要注意,随后转身去了一旁的会议室继续开会。

政商网络

受益于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吕梁在创造了一个个经济增长神话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成为贪腐重灾区。

目前,除了后来升任省委常委的杜善学和聂春玉外,被带走调查的还有前市长丁雪峰、曾分管煤炭工业的副市长张中生。

据本报记者了解,当地还有一名高官此前也已被带走调查,但有关部门尚未披露。

上述几人中,丁雪峰曾被媒体报道称因借款买官被调查。而据当地官员的说法,竞选时找老板借款或由老板资助上位,在当地官场已是公开的秘密,具体价位则视官位不同而定。

比如网上有说法称,在吕梁市,一顶县委书记或县长的“乌纱帽”已经价值千万元。记者实地调查得知,“千万买官”在当地并非虚谈。另据知情人士称,当地还有一名副县长在争取上位时花费七八百万元,最终也未能成功。

买官之说仅仅反映出政商黑金关系的冰山一角。随着丁雪峰案发,以及聂春玉、杜善学等官员的落马,这背后隐藏的山西政商朋友圈逐步浮出水面。

去年,邢利斌曾因债务问题滞港数月,刚一回来,不是先去应对如潮涌般进入联盛大厦的债权人,而是先去会见了当地市县两级的主要领导,在听取领导的意见后,才回到柳林当地和债权人见面。同样是在那时,邢利斌将汇总了地市领导意见和企业实际情况的材料打印出来,前往省城向更高级别的领导汇报。

“每一个落马官员背后都有一批老板受到牵连,每一个老板被抓也都会迁出一大批官员,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这么具体。”山西某官场人士如此评价称。

以早先落马的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申维辰为例,其被带走前,常年任职的山西太原有两名地产商人被同时带走调查,随后申维辰被宣布调查。其中地产商胡树嵬与申维辰是大学同学,申维辰在太原任职后,胡树嵬从一个门外汉迅速成为太原的拿地王,多家国内大型房企拿地都得通过他。

同样在山西吕梁,邢利斌被带走之后,与之交往密切的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上述吕梁前副市长张中生也被迅速带走调查。按照吕梁当地政商两界人士的说法,杜善学和聂春玉也都卷入了邢利斌事件。

“很简单的权钱交易买卖关系,比如说在吕梁,当官的要往上爬,没钱行不通,主要就是靠和老板们拿,老板的钱也不是白拿的啊,谁也不可能把钱白给你啊,除非你们以前就是好关系,但这好关系又有几个是君子之交,还不就是权钱交易。如果你拿着老板的钱上去了,之后能不为他办事?到时候要想公事公办,怎么可能?已经绑在一起了。”吕梁的一名企业家表示。

长此以往,吕梁政商两界已经不分你我。官员需要钱的时候,老板们双手奉上,老板遇到问题了,官员出面摆平。以致在吕梁当地,人们说起某家企业时,直接就以某某领导的企业称呼。

除去上述稍显隐晦的关系外,政商两界有时也显得颇为高调和“大度”。同样是在吕梁,同样是牵扯华润和联盛两大企业,三者之间就有一桩皆大欢喜的“婚姻”。

2009年6月,山西华润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华润联盛)注册成立,法人代表为闫国平。

2010年7月13日,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华润电力)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闫国平任华润煤业控股有限公司(华润煤业)副总经理。

资料显示,闫国平在入职企业之前,是吕梁市汾阳(县级市)市长,在2008年因打击煤炭盗采不力而被撤职。

一个被政府撤职的官员,很快谋得了事业第二春,出任企业高管。正是闫国平2002年在吕梁市柳林县当县长时,提出了“一退两置换”(国有资产有偿退出、产权置换、职工身份置换)政策,并决定以兴无煤矿为试点进行改制。

兴无煤矿正是数年后,媒体所称的“邢利斌白菜价所购”的煤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