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79
导读:不看不知道,原来报刊亭可以这么美!这么美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而且,你让我们去哪里买水! 报刊亭从它 100 多年出现起,就一直都是路边行人驻足阅读的地方,包括 1934 年“巴黎小姐”获得者 Elisabeth Argal。 这幅由著名摄影师 Berenice Abbott 拍摄的照片将告诉你,即使在美国的大萧条时代,报刊亭的生意也依然红火。 也许因为如今人们都不读书了,或是转移到了电子阅读的阵地,但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向我们一样要去消灭报刊亭。我知道我们没有什

不看不知道,原来报刊亭可以这么美!这么美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而且,你让我们去哪里买水!

报刊亭从它 100 多年出现起,就一直都是路边行人驻足阅读的地方,包括 1934 年“巴黎小姐”获得者 Elisabeth Argal。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这幅由著名摄影师 Berenice Abbott 拍摄的照片将告诉你,即使在美国的大萧条时代,报刊亭的生意也依然红火。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也许因为如今人们都不读书了,或是转移到了电子阅读的阵地,但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向我们一样要去消灭报刊亭。我知道我们没有什么文化,但可不可以稍微装得有文化点儿?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起码在夜晚,那些街头巷尾的报刊亭还能够温暖路过的人们吧。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在纽约清晨的街头,人们可以在报刊亭边用一次轻松愉快的聊天开始新的一天。假如没有了报刊亭,我们就只能在门口包子铺打个照面。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在希腊,你会在报刊亭里买到明信片和旅游手册。在雅典部分报刊亭里你甚至还可以买到欧美的A电影。在北京,我也不知道哪儿能买到。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在西班牙马德里,你可以在一些报刊亭里换到自己喜欢的旧书。(我只求书市能再回到地坛)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报刊亭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浪漫的存在,万物尽在其中。我们这儿就不要想了,城管还没掏出秤砣,你就感觉膝盖要软。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在英国,有的报刊亭甚至是由大牌设计师完成的,比如伦敦奥运会主火炬设计师托马斯·赫斯维克的作品: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另外一些国家的报刊亭则纯粹是简单的美,比如在德国: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比如在捷克布拉格: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在意大利帕尔马: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日本东京的报刊亭则是另外一种简洁的现代风格: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一夜之间北京街头少了 72 间报刊亭,虽然现在大家都不怎么到报刊亭上买东西了,但好歹这也是城市街头最有文化气息的东西吧!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也许在中国报刊亭并没有那么炫目,但它们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不炫目,没能“美化你们的街道”并不是报刊亭被消灭的理由。

看:报刊亭这么美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傻到要把它们都摧毁呢?!

别再摧毁报刊亭了,你拆掉的不只是一个装满杂志的房子。

来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