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五年前的4月5日,我的团长,不再是一个兵了,那时,我是团副,空军中校,我第一次看到了他没穿军装时的样子,我亲自把他送到了车站,我至今还想象着,一个15岁就入伍的老兵,穿着毛子料的军官制服,没有黄黄的军衔领章,没戴帽子,军功章和奖励放在最底层,那是他毕生的荣誉,因为部队不要他了,更有学问更年轻的团长代替了他,他被军队现代化的进程拉的很远很远,他被扔在边境,当了防爆队长,二级警监,对付武装贩毒贩枪的,据说他现在已经牺牲了,我的内心十分难过,他在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就是我的排长了,他和我一样,火线提干,火线提干,我和他,都是为数不多的战士提干的干部,现在都是从军事院校毕业的学生,八年后,我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我也离开了我深深爱着的军队,成为了一个普普通的老百姓,开始了我的新生活,我的军队不要我了,要换做是你,遮盖是一件多磨痛苦的事儿哇,更年轻,更有文化的大校取代了我,从此,我和我的团长一样,穿着毛子料的军官制服,没有黄黄的军衔领章,没戴帽子,孤独地走在热闹的人群中,成为一名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一想想就心酸,不过我也得到了很多,我得到了自由,至少不用妻离子散,不不不,家破人亡可称不上,至少可以回家了,不用上各地开各种各样的会议,轻松了不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